推荐阅读:赣第德曼殊斐尔小说集涡堤孩永井荷风异国放浪记夏目漱石浮世与病榻日本侘寂德川时代的文艺与社会“意气”的构造西方文学史十二讲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高城堡里的人最新章节!

    看着以前的老板蹒跚地走下楼道,进入温德姆————马特森公司的主生产厂区,弗兰克·弗林克想,温德姆————马特森身上有种奇怪的东西。他不像拥有一家公司的老板,而像田德隆区的无业游民,像刚刚有人施舍过的醉鬼:让他洗过澡,换了新衣服,刮了胡子,理了头发,注射了维生素,然后给他几块钱,打发他到社会上去寻找新生活。这老头看上去软弱而紧张,躲躲闪闪,一副总想讨好人的样子。似乎在他看来,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敌人,都比他强大,他只能迎合奉承。他的样子似乎在说:“他们要来打我了。”

    事实上,老温德姆————马特森很有权势。除了是温德姆————马特森公司的老板,他还拥有许多公司、投资和地产项目的控股权。

    跟在老头后面,弗林克推开了主厂区的大铁门。厂区里机器轰鸣,这是他很久以来每天都会听到的声音————他看见空气中到处是闪亮的电火花,地上满是废尘,工人们在机器旁忙来忙去。老头去了那边,弗林克赶紧跟过去。

    “您好,温德姆————马特森先生!”他大声喊道。

    老头停在毛胳膊工头埃德·麦卡锡身边。弗林克向他们走过去的时候,两人都抬起了头。

    温德姆————马特森紧张地舔了舔嘴唇,说:“对不起,弗兰克。你想重新回来工作,为时已晚。我已经雇了另外一个人来顶替你。你说了那些话,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他圆圆的小眼睛躲躲闪闪,在弗林克看来,这似乎是他天生的特质。这种躲躲闪闪是渗透在他血液里的。

    弗林克说:“我是来拿我的工具的,没有其他意思。”他的声音沉着坚定,甚至有些粗鲁,这让他很高兴。

    “噢,好的。”温德姆————马特森低声说道,显然他并不清楚弗林克的工具在哪儿。他对埃德·麦卡锡说:“我想应该在你的部门,埃德。或许你能解决弗兰克的问题,我还有事。”他看了一眼口袋里的怀表。“听着,埃德,回头再跟你谈货物清单的事,我得走了。”他拍了拍埃德的胳膊,然后头也不回地急匆匆走了。

    埃德·麦卡锡和弗林克一起站在那儿。

    “你是想重新回来工作的吧。”过了一会,麦卡锡说道。

    “是的。”弗林克答道。

    “你敢和他顶撞,我为你感到骄傲。”

    “我自己也骄傲。”弗林克说,“但是,老天,我在其他地方找不到工作。”他感到沮丧和绝望。“这你明白。”他俩过去是知己。

    麦卡锡说:“我不明白。在太平洋沿岸国,你的电缆机技术是一流的。五分钟就能车出一个零件,包括过氧化铁粉抛光。从毛坯到成品,样样拿得出手。焊接除外————”

    “我从未说过我会焊接。”弗林克说。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做生意?”

    弗林克吃了一惊,结结巴巴地问:“做什么生意呢?”

    “珠宝首饰生意。”

    “哦,上帝!”

    “独创的订制珠宝,不是商店里卖的那种。”麦卡锡把弗林克招呼到车间的一个角落里,这儿安静。“只要两千多块钱,你就可以建一个地下商店,或者车库商店。我曾经设计过女人戴的耳环和耳坠。你应该记得————绝对时尚。”他拿了一张草稿纸,认认真真地画了起来。

    弗林克从他身后看过去,看到一幅手镯设计图,是几条流线构成的手镯轮廓。“这有市场吗?”他平常所见的都是些传统的————甚至古老的————东西,“没有人想要当代美国的东西,不会有市场的。二战以后就再没有人想要美国当代的东西了。”

    “可以开拓市场。”麦卡锡说道,一边做了一个愤怒的鬼脸。

    “你是说,我自己销售?”

    “让零售商经销。就像那个————叫什么来着?蒙哥马利大街上那家大的时尚工艺品商店。”

    “那家叫美洲手工艺品商店。”弗林克说道。他从没进去过那种时尚昂贵的商店。也很少有美国人进这种商店。只有日本人有钱去那家店买东西。

    “你知道这些零售商都靠什么发财?”麦卡锡问,“都是些从新墨西哥弄来的一钱不值的腰带银扣子————印第安人制作的。还有蹩脚的旅游纪念品。它们都冒充是美国的本土艺术。”

    弗林克盯着麦卡锡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说:“我知道他们还卖些什么,而且你也知道。”

    “对。”麦卡锡说道。

    他们俩都知道————因为他们都曾直接参与其中,而且干了很长时间。

    温德姆————马特森公司对外宣称的合法经营项目是:生产铁制楼梯、栏杆、壁炉和新建公寓的装饰用品,都是按照标准设计,大批量生产。对于一幢四十个单元的住宅,同样的东西一次可以生产四十件。表面上温德姆————马特森公司是一家铁器铸造厂。但除此之外,它还经营另一项生意,这才是真正给公司带来利润的买卖。

    用各种繁复的工具、材料和机械,温德姆————马特森公司源源不断地仿制战前的美国工艺品,然后小心翼翼、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些仿制品投放到艺术品批发市场,和那些从美洲大陆搜集来的真品混在一起销售。就像在钱币和邮票收藏市场一样,没有人能够算出到底有多少赝品在流通。而且也没有人————特别是从事这个行业的商人和收藏家————想要弄明白。

    弗林克离职后,他的工作台上还放着一把拓边时期的柯尔特左轮手枪的半成品。是弗林克自己做的模子,也是他自己浇铸的,临走之前他还在手工打磨这些部件。美国内战和拓边时期的轻武器有着广阔的市场。弗林克的产品颇受欢迎,无论他生产多少,温德姆————马特森公司都能卖光。这是弗林克的特长。

    弗林克慢慢地走到工作台前,拿起那把还很粗糙的左轮手枪的推弹杆。再有三天,这把枪就可以完工了。是的,他想,工艺真不错。只有专家才能够鉴别出真假……但日本收藏家们不是真正的行家,他们不具备检测标准和检测手段。

    事实上,据他所知,日本人从未怀疑过这些在西海岸销售的所谓美国历史文物的真假。或许将来某一天,他们会怀疑……然后便是泡沫破灭,市场随之崩溃,那些真品也不能幸免。按照格雷欣定律,赝品会让真品的价值大打折扣。这就是没有人愿意调查真假的背后动机。不调查的结果就是人人皆大欢喜。许多城市的工厂都生产这种仿制品,从中牟利。批发商批发给经销商,经销商把它们摆上展台,并大声吆喝。收藏家付了钱,心满意足地把东西拿回家,给亲戚朋友看,给情人看。

    就像战后出现的假钞,在没人怀疑之前,一切太平无事。没有人受到伤害————直到算总账的那一天,大家一起破产。但是现在还没有人谈论真假的问题。那些靠制造赝品谋生的人更是无心过问真假,只一门心思地解决技术难题。

    “你搞独创设计有多久了?”麦卡锡问。

    弗林克耸了耸肩,说:“好多年了。我能精确地模仿原物。但————”

    “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想你是感染了纳粹人的观点,认为犹太人不能创造,只能模仿和销售。只配做经纪人。”麦卡锡冷峻地直视着弗林克。

    “也许是吧。”弗林克说。

    “试试吧,做些原创设计。或者直接在金属上做。做着玩,就像小孩玩玩具一样。”

    “不行,做不了。”弗林克说。

    “你没有信心。”麦卡锡说,“你对自己没有一点信心————对不对?这太糟糕了。因为我知道你能做好。”说完,麦卡锡离开了那张工作台。

    确实太糟糕,弗林克想。但事实就是这样,我无法改变。我无法因为愿意做某事或者决定做某事就拥有信心和热情。

    麦卡锡这家伙,弗林克想,真是个顶呱呱的工头。他知道怎样刺激人,让人不由自主地全力以赴干一件事情。他天生就是个领导。恍惚间我差点被他说动了。但是————现在,麦卡锡已经走远了,他这次的努力失败了。

    我没有带上《易经》,真可惜,弗林克想。关于这件事,我可以问上一卦。让《易经》五千年的智慧来回答这个问题。他忽然想起来温德姆————马特森公司办公区的休息室里有一本《易经》。于是他离开生产区,迅速沿走廊穿过办公区,来到休息室。

    弗林克坐在一张镶有铝合金的塑料椅上,在一个信封背面写下自己的问题:“别人刚才劝我自己经营创意工艺品,我是否应该尝试?”然后他开始掷钱币。

    初爻是“七”,二爻和三爻也是“七”。他知道前三爻是个乾卦。那是吉兆。乾卦预示创造。第四爻是个“八”,是阴爻。五爻是“八”,也是阴爻。天哪,他兴奋地想,如果最后一爻还是阴爻,那整个卦象就是泰卦第十一,预示和平。那是吉卦。或者————他的双手摇晃钱币的时候不停地颤抖。如果是阳爻,那就是大畜卦第二十六,预示君子兼善天下。两个卦象都是吉卦,反正是二者择一。他把三枚钱币掷了出去。

    是阴爻。泰卦。

    弗林克打开《易经》,卦辞上说:

    和平。小的离去,

    大的到来。

    好运。成功。 [1]

    因此,我应该照埃德说的去做,经营自己的小生意。上爻是“六”,这是我的动爻。他翻着书。爻辞是什么?他记不清楚了。可能预示吉祥,因为卦象本身是大吉大利。天地融合————但初爻和上爻总在卦体之外,因此,上爻“六”……他找到了爻辞,迅速扫了一遍:

    城复于隍。勿用师,自邑告命。贞吝。

    我倒霉了!他大叫一声,胆战心惊。他又看了看对爻辞的解释:

    卦象中间的变化已经开始。从护城河里挖出的泥土建起的城墙又坍塌进护城河里。凶时即将到来……

    毫无疑问,在《易经》的三百多条爻辞中,这是最糟的之一。但卦辞是吉祥的。

    他该听哪一个呢?

    卦辞和爻辞怎么会如此截然相反?以前从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吉兆和凶兆混合在一起。这是一个多么诡异的命运啊!神谕像发了疯的厨子,把桶底剩下来的东西刮一刮,把各种残渣碎粪搅一搅,端到你的面前。他想,一定是我同时揿了两个按钮,把工作程序给卡住了,所以神谕才给出了对现实世界的混乱看法。还好只是片刻的工夫,并没有持续很久。

    见鬼,他想,只能有一个结果,要么吉要么凶,不可能又凶又吉。

    或者……可以同时兼有?

    首饰生意会带来好运,卦辞是这样说的;但是爻辞,该死的爻辞,它总是预示着更加深邃的东西,某些未来的灾难,尽管这些灾难未必和首饰生意有关。不管怎么说,一定有什么厄运在等着我……

    战争!他忽然想到。第三次世界大战!我们有二十亿人被杀,我们的文明也灰飞烟灭。氢弹像冰雹一样落下来。

    哦,天哪!他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战争是因我而起的吗?或者是其他某个做金属工艺的人,一个我从来不认识的人?或者————是我们所有人。要怪就怪那些物理学家和所谓的共时理论。他们说,每一个粒子都和其他粒子联系在一起。你放个屁,整个宇宙的平衡就会被打破。这使生活成了滑稽的笑话,但周围并没有人笑。我打开一本书,得到了对未来事件的预言。但事实上,连上帝都不会把这些事放在心上。我算老几?不该由我负责,这一点我敢肯定。

    我应该从麦卡锡那儿拿走我的工具,带走我的电动机,自己开家小店,做点不起眼的生意,一直做下去,管它什么凶爻吉爻。就这么做下去,按照自己的路子创造,直到最后。尽量活得开心,活得精彩,直到城墙坍塌进护城河,我们大家都完蛋,所有人都完蛋。这就是《易经》中神卦的意思。无论如何,命运最终会将我们全部击垮,但在这之前,我得做自己的事情。我得动手、动脑。

    那个卦像是说我一个人的,说的是我的工作。但那爻就不一样了,它是说我们所有人的。

    他想,我无足轻重。我只能读一读《易经》上的内容。读完了,抬头看一看,再低下头,在原来停下的地方继续前进,好像根本就没有看过神谕似的。神谕并没指望我在大街上四处奔跑、大喊大叫,提醒公众注意我看到的预言。

    他想知道,即便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爆发,是否有人能够改变这个命运。我们所有的人加在一起……或者某个伟人……或者某个重要人物碰巧处在某个关键位置上。机遇。偶然。我们的生命,我们的世界,全都命悬于此。

    弗林克合上《易经》,离开了休息室,重新回到生产区。他看到麦卡锡,挥手招呼他到一边来,继续他们的谈话。

    “我越想,”弗林克说,“越觉得你说得有道理。”

    “好,”麦卡锡说,“听着。现在你得先从温德姆————马特森那儿弄点钱。”他眨了眨眼睛,眼睑惊恐地猛抽了一下。“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也会辞职,和你一起干。看我的设计,怎么样?我知道它们棒极了。”

    “当然。”弗林克感到有点恍惚。

    “今晚下班后我们再见。”麦卡锡说,“去我的公寓。你七点钟左右过来,跟我和琼一起吃晚饭————假如你不介意孩子太吵的话。”

    “好的。”弗林克说。

    麦卡锡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就走开了。

    弗林克自言自语说:“我已经骑虎难下了。就在刚刚过去的十分钟里。”但他并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兴奋。

    确实来得太快了,他一边想,一边走到工作台边收拾工具。我想,这类事情通常都是这样发生的。机遇,当它到来的时候————

    我的一生都在等待这样的机遇。当神谕说“必有所成”的时候,一定是这个意思。关键是时辰。现在是什么时辰?是什么时刻?泰卦第十一中,上爻变动可以把整个卦象变成大畜卦第二十六。阴爻变成阳爻。爻在变动,新的时刻会出现。我当时慌慌张张的,竟然没有注意这一点。

    我敢肯定,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有那个可怕动爻的原因。有了这个动爻,泰卦第十一才能转变成大畜卦第二十六。因此,在这场纷纷扰扰中,我是不会完蛋的。

    然而,尽管他现在既兴奋又乐观,还是不能摆脱那个动爻带来的阴影。

    不过,他又自我解嘲地想到,不管怎么说,我的生活有了新的开始。今晚七点的时候,或许我已经忘了这事,就像它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

    他想,我当然希望如此,因为这次和埃德的联手意义重大。他一定已经成竹在胸。我看得出来。我可不愿意看到自己没有赶上这个趟儿。

    现在我一无是处。但假如这笔生意做成了,我或许能让朱莉安娜回心转意。我知道她想要什么————她配得上嫁给有头有面的人,社会上的重要人物,而不是一个小混混儿。从前,比如二战前,男子汉就是男子汉。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

    难怪她四处漂泊,换了一个又一个男人,一直在寻找。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个中原委,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但是我知道她需要什么。这次与麦卡锡的重大合作————无论如何————就算是为了朱莉安娜,我也要让它取得成功。

    午饭的时候,罗伯特·齐尔丹关上了美洲手工艺品公司的大门。通常他都会穿过街道,到对面的咖啡馆里吃午饭。一般情况下,午饭不超过半小时。今天他只待了二十分钟。一想起昨天和田芥先生以及日本商会职员在一起时所受的折磨,他心里就特别难受。

    当他回到店门口的时候,他对自己说,或许以后应该定个规矩:概不外访,所有生意都在店里进行。

    外出两小时展示物品,时间太长了。再加上一来一回,一共得要四小时。再开店就太晚了。昨天整个下午就卖了一块米老鼠手表。东西虽然贵,但是————他打开店门,走到后面把衣服挂起来。

    他挂好衣服回来的时候,发现来了一位顾客。是个白人。好啊,他心想。真是惊喜。

    “先生,您好。”齐尔丹说着微微鞠了一躬。像是皮诺克斯政府的官员,身材瘦削,皮肤黝黑,穿着考究时尚。但是有点不自在。脸上的汗珠微微发亮。

    “您好。”那人轻声说道,一边在店里的展台前认真地查看展品。然后,他突然走到柜台前,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皮制的小名片盒————还闪着亮光,把一张精致的彩印名片放在柜台上。

    名片上印着日本帝国的徽章,还有一枚军队的徽章。海军的。海军上将,春田。罗伯特·齐尔丹仔细地看了看名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上将的军舰,”那位顾客说道,“现在就停泊在旧金山湾。是翔鹤航母。”

    “啊。”齐尔丹答道。

    “春田上将以前从未来过西海岸。”那个顾客解释说,“如今他来这里,有许多心愿。其中之一就是亲自到你这家赫赫有名的商店来看看。在日本本土,他早有耳闻美洲手工艺品公司的大名。”

    齐尔丹欣喜地鞠了一躬。

    “但是,”那人继续说道,“因为要会见很多人,将军抽不开身,不能亲自光顾贵店,所以派我来。我是他的侍从。”

    “将军是个收藏家?”齐尔丹问道,脑子转得飞快。

    “他酷爱艺术,是个鉴赏家,但不是收藏家。他想买一些珍品作为礼物送人。他想给他军舰上的军官每人送一件珍贵的历史文物,一件美国内战时期使用的随身武器。”那人停了停,继续说道,“一共有十二名军官。”

    齐尔丹思忖,十二件美国内战时期的随身武器,差不多要花费一万元。他打了个激灵。

    “众所周知,”那人继续说道,“贵店有美国历史上有价值的珍贵文物出售。唉,这些东西很快就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齐尔丹不想因任何闪失而丢掉这么一大笔买卖,因此措辞十分小心:“对,您说得没错。在太平洋沿岸国的所有商店里,鄙店拥有最好的内战时期的随身武器。能为春田将军效劳,我感到十分荣幸。要不要我将最好的手枪藏品收集起来,带到翔鹤航母上去?今天下午怎么样?”

    那人说:“不,我要先在这里检查一下。”

    十二件,齐尔丹心里盘算道。他手上还没有十二件————事实上,他只有三件。不过,假如自己运气好的话,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在一周内弄到十二件,比如,可以从东部航空邮寄。另外,地方的批发商那儿也可以问一问。

    “先生,您————”齐尔丹问道,“是不是对这种武器很在行?”

    “还凑合。”那人说道,“我自己收藏了几把手枪,包括一把微型秘密手枪,看上去像多米诺骨牌。1840年前后的。”

    “那可是精品。”齐尔丹说道,一边向上了锁的保险箱走去,准备取几把枪让春田将军的侍从检查。

    当他转身回来的时候,他看到那人正在写一张银行支票。那人停下来说:“将军想提前支付。先预付一万五千元。”

    齐尔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但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稳,甚至设法让自己显得毫不在意。“您想预付的话,当然可以。但并不是非预付不可。这不过是做生意的一种形式而已。”他放下一个由毡和皮革拼接制成的盒子,说道:“这是一把1864年的柯尔特点四四口径手枪。”齐尔丹打开盒子,“黑色的火药,黑色的子弹,是发给美国北方部队使用的。北方士兵拿着这些枪参加了第二次布尔朗战役。”

    那人把枪仔细地看了又看,然后抬起头来,平静地说道:“先生,这是赝品。”

    “嗯?”齐尔丹愣住了。

    “这把手枪的枪龄不足六个月。先生,你提供的枪是一个仿制品,我感到很难过。你看,这里的木头是用酸化的方法人为做旧的。真遗憾。”他放下手枪。

    齐尔丹拿起枪来,站在那儿用双手托着,一时无话可说。他把手枪翻来覆去看了半天,最后说道:“不可能是假的。”

    “这是真品文物手枪的仿制品,仅此而已。先生,我想你是上当受骗了,或许是被某个卑鄙无耻的小人骗了。你得把这件事报告给旧金山警察局。”那人说着鞠了一躬,“我感到很痛心。贵店可能还有其他仿制品。先生,你作为老板,经营这项生意,竟然分不清赝品和真品 吗? ”

    一阵沉默。

    那人拿起已经填好一半的支票,把笔收起来,鞠了一躬,说:“真遗憾,先生。很显然,我不能和美洲手工艺品公司做这笔生意了。春田将军肯定会感到很遗憾。但我的立场你已经看到了。”

    齐尔丹的眼睛盯着那把枪。

    “再见,先生。”那人说道,“请听从在下的愚见,请个专家检查一下贵店收集来的珍品。贵店的声誉……这一点,我相信你是明白的。”

    齐尔丹嗫嚅道:“先生,请您千万————”

    “放心,先生。我不会向任何人提起这事。我就告诉将军贵店今天正好歇业,毕竟————”那人在门口停了停,说道,“毕竟我们都是白人。”他又鞠了一躬,然后就离开了。

    齐尔丹一个人站在那儿,手里还握着那把枪。

    这不可能,他心想。

    但又的的确确是这样。老天!我完了。丢了一万五千元的生意不说,如果此事传出去,我的声誉也完了。如果那人,那个春田将军的侍从,不小心说出去的话。

    他想,那我就自杀。我丢了清誉,没法活下去了。这是事实。

    不过,或许那人错了。

    或许他在骗我。

    他是美国文物委员会派来毁灭我的。或者是西海岸艺术品独家代理公司派来的。

    反正是我的竞争对手派来的人。

    毫无疑问,枪是真的。

    我怎么能证明呢?齐尔丹绞尽脑汁。啊,把枪送到加州大学刑法系检测。我在那里有个熟人,确切地说,是曾经有个熟人。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有人声称买到的文物后膛枪是假的。

    他连忙打电话给旧金山担保邮政公司,让他们立刻派人过来。然后他把手枪打包,写了张便条给加州大学刑法系实验室,请他们立刻鉴定枪龄,并把结果电话通知他。邮递员来了,齐尔丹把包裹和便条交给他,让他乘直升机去。邮递员走了以后,齐尔丹开始踱过来踱过去,等待着……焦急地等待着。

    三点钟的时候,加州大学的电话终于来了。

    “齐尔丹先生,”电话那头说道,“你让鉴定柯尔特点四四口径手枪真假的报告结果出来了。”话音停了一会儿,齐尔丹紧张地握住话筒。“这是一把用塑料模具铸造出来的仿制品,只有胡桃木是真的。枪上的序列号全是错的。枪架不是用氰化物硬化的。枪表面的褐色和蓝色是用现代速动技术实现的。整把枪还人为做旧过。经过人工处理后,枪看上去很破旧。”

    齐尔丹立刻说:“那个托我鉴定的人————”

    “告诉他他被骗了。”加州大学的技术人员说,“实实在在地被骗。枪仿制得很出色。是高手做的。你知道,真枪的金属部件都是经过发蓝处理的。你知道吗?把它们放在一个有绊带的盒子里,然后用氰化物气体密封加热。在今天的人看来,这种工艺过于麻烦。但是这把仿制枪的生产厂家设备精良。我们在这把枪上检测到一些抛光打磨用的化合物,非常奇特。虽然现在我们还不能证实,但我们知道有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专门生产这种赝品。一定是有的。我们已经看到过许多这样的东西。”

    “不,”齐尔丹说道,“那只是传闻。先生,那绝对只是传闻。”他提高了嗓门,声嘶力竭地说道:“我一直做这个行当,当然知道这个行当的情形。你以为我把枪送到你们那儿是为了什么?我干了那么多年,当然能看出这把枪是假的。但这个赝品确实罕见,确实蹊跷。和真的一模一样,让人觉得荒唐,觉得可笑。”他气喘吁吁地停了一会儿,继续说道,“谢谢你证实了我的判断。你把账单给我。谢谢。”说完他立刻挂断电话。

    随后他立即拿出商品记录本,开始查找那把枪的来源。它是怎么到他这儿来的?从谁 那儿来的?

    他发现这把枪是旧金山最大的批发供应商送过来的。范内斯大街上的雷·卡尔文联合公司。他立刻拨通了这家公司的电话。

    “我找卡尔文先生。”他说。现在他镇定了一点。

    过了一会儿,一个声音匆忙而急促地说道:“您好。”

    “我是罗伯特·齐尔丹。蒙哥马利大街上的美洲手工艺品公司。雷,我有一件棘手的事情。我想私下见你,就今天,在你办公室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相信我,先生。你最好按我说的去做。”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对着电话大吼。

    “好吧。”雷·卡尔文说。

    “不要对别人讲,这件事要绝对保密。”

    “四点钟见,怎么样?”

    “那就四点吧,”齐尔丹说,“在你的办公室。再见。”他重重地放下话筒,用力过猛,把整个座机从柜台上甩到地上。他蹲下身子捡起电话,重新放好。

    离动身还有半小时。他一直在绝望地踱步和等待。能做些什么呢?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给市场街的东京《先驱报》旧金山办事处打个电话。

    “您好,”他问道,“请问翔鹤航母是否在旧金山湾。如果在的话,还要待多久。若能从贵报得到消息,我会非常感谢。”

    一阵令人煎熬的等待。

    然后那个女接线员哧哧地笑着说:“先生,我们的资料显示,翔鹤航母还沉在菲律宾海海底。1945年被美国潜水艇击沉。还有其他问题要问吗,先生?”齐尔丹的无中生有让报社办事处的人感到好笑。他们显然知道这位先生被人戏弄了。

    齐尔丹放下电话。翔鹤航母十七年前就沉了。也许根本没有什么春田将军。那人是个骗子。但是————

    那人说得没错,那把柯尔特点四四手枪的确是仿制品。

    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或许他是个投机商人,一直想垄断整个内战时期的随身武器市场。是这一行的行家。他识别出了赝品,是行家中的高手。

    只有内行才能识别手枪的真假。一个行家,而不仅仅是收藏家。

    想到这,齐尔丹心里舒坦了一些。其他人很难识别出来。或许没有其他人能够识别。这个秘密还是蛮保险的。

    这事就这样算了?

    他仔细想了想。不,一定要调查。首先,得把本钱弄回来,还要从雷·卡尔文那儿得到补偿。另外,得把库存的所有工艺品都送到加州大学去检测。

    但是————假如有许多工艺品都是假的,该怎么办?

    真是棘手。

    别无他法,他果断决定。他铁了心,甚至有些孤注一掷。到雷·卡尔文那儿去,跟他正面交锋,坚持让他找出赝品的来源。或许他也是无辜的。或许他不是。不管怎么说,我要警告他,以后不能再出现赝品, 否则从此以后不再从他那儿进货 。

    所有损失都要由雷·卡尔文承担,齐尔丹想,不关我的事。如果他不愿意,我就去找其他零售商,告诉他们真相,毁了他的声誉。凭什么我就成替罪羊了?把这个烫手山芋传下去,找到罪魁祸首。

    但是这一切都必须秘密进行。只能我们自己人知道。

    【注释】

    [1] 《易经》原文:泰。小往大来,吉亨。

本站推荐:洛丽塔十字军骑士弃儿汤姆琼斯史少年基地边缘大象的证词曾国藩传国盗物语野鸭小妹妹

高城堡里的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菲利普·迪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菲利普·迪克并收藏高城堡里的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