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赣第德曼殊斐尔小说集涡堤孩永井荷风异国放浪记夏目漱石浮世与病榻日本侘寂德川时代的文艺与社会“意气”的构造西方文学史十二讲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高城堡里的人最新章节!

    雷·卡尔文的电话让温德姆————马特森一头雾水。他在电话里语气急促,而且是在半夜十一点半打的电话。温德姆————马特森当时正在室町宾馆他的公寓里款待一位女客人,他怎么也弄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卡尔文说:“听着,朋友,我们要把最后一批货全部退给你们。若不是我们已经付了之前的所有货款,其他货也会一起退给你们。最后一批货的发货日期是五月十一日。”

    自然,温德姆————马特森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货都是龌龊的仿制品。”卡尔文说。

    “但这你是知道的。”他一时目瞪口呆,“雷,我的意思是,你一直知道这个情况。”他扫了一下四周。那个女人已经走开了,或许到盥洗室去了。

    卡尔文说:“我当然知道它们是假的。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是另外一个该死的问题。发给我们的枪有没有在内战中用过,这个我不管;但是枪必须是合格的柯尔特点四四,你目录上的所有东西都必须是合格的。你知道罗伯特·齐尔丹是谁吗?”

    “知道。”温德姆————马特森隐隐约约记得这个名字,但一时想不起来究竟是谁。大概是个重要人物。

    “他今天上午来过我的办公室。我现在正在办公室给你打电话,还没回家呢。我们公司还在研究这件事。他来了以后,哇啦哇啦说了一大通。他像疯了一样,怒不可遏。有一位重要的客人,一位日本的将军,到他店里,还是派人到他店里。齐尔丹说他丢了一笔两万元的订单,不过那可能有点夸张。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是肯定的:日本人想到他店里买东西,看了你伪造的柯尔特点四四手枪,发现是假的,就把钱放回口袋走了。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温德姆————马特森一时语塞。但他马上意识到这是弗林克和麦卡锡搞的鬼。他们曾威胁说他们不会善罢甘休,这事肯定是他们干的。但是————他不知道他们究竟做了什么手脚。卡尔文说的话比较混乱,他理不出头绪。

    一种极度的恐惧袭上他的心头。这两个家伙————他们怎么可能在二月份生产的产品中做手脚呢?他以为他们会去警察局或者报社什么的,甚至会把这件事报告给萨克拉门托的皮诺克斯政府。当然,对于这些他早有防备。太可怕了。他不知道该对卡尔文说些什么。卡尔文叽里咕噜地说了很长时间,好像没完没了似的,最后终于挂断电话。

    当温德姆————马特森挂上电话的时候,他吃惊地发现那个女孩————丽塔————已经走出卧室,听到了所有谈话。她只穿了一件黑色的丝绸长衬裙,一直在焦急地来回踱步,金发散乱地披在带有几颗斑点的裸肩上。

    “报警吧。”她说。

    他想,还是给他们两千块钱来得划算。他们会接受的。他们可能就是来讹钱的。小人物想不出什么大道道。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很大一笔钱了。他们会把这笔钱投到生意上去,一个月之后亏了本,又是身无分文。

    “不能报警。”他说道。

    “为什么不能?敲诈是犯法的。”

    很难向她解释清楚。他习惯了用钱解决问题,这是管理费用的一部分,就像公用事业费。假如数目不大……但丽塔说得也有道理。他心里盘算着。

    我先给他们两千块钱,同时和市府大厦里的一位朋友通个气,那个警官。我会让他们调查弗林克和麦卡锡,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如果他们再回来敲诈我————我就可以对付他们了。

    比如,温德姆————马特森心想,有人告诉我说弗林克是犹太人,鼻子整过形,名字也改了。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我只要打个电话通知这里的德国大使馆,他们就会要求日本当局引渡弗林克。这是例行公事。那个坏蛋一过边境,就会被毒气毒死。他们在纽约应该也有那种集中营,那种带火化室的集中营。

    “我感到很惊讶,”丽塔说,“像你这样有地位的人,居然还有人敢来敲诈。”她注视着他。

    “好吧,让我告诉你吧,”他说,“所有这些历史工艺品生意都是胡说八道。那些日本人都是疯子。我证明给你看。”他站起身,匆匆走进书房,不一会儿又出来了,把两个香烟打火机放在茶几上。“看这两个打火机。它们看上去一摸一样,是不是?听着,其中只有一个有历史意义。”他对她笑了笑,“把它们拿出去卖,在收藏市场上一个就能值四五千块。”

    那个女孩激动地把两个打火机拿起来看。

    “你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吗?”他开玩笑地说,“我是说历史意义。”

    丽塔问:“什么是‘历史意义’?”

    “就是说这件东西里有一段历史。听着。这两个芝宝牌打火机中,有一个是罗斯福总统遇刺时放在口袋里的。另一个不是。一个因此有了历史意义,还有许许多多相关的说法,要多少有多少。另外一个则什么都没有。你能感觉到其中的差别吗?”他用胳膊肘推了推她,“你不能。这两个打火机,你根本分不清哪一个是哪一个。没有哪一个有‘神秘的原生质’存在,也看不出有什么‘气场’存在。”

    “老天,”丽塔吃惊地说道,“罗斯福当天真把其中一个打火机带在身上吗?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而且我知道是哪一个。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这完全是一个骗局,这个行当的人都在自欺欺人。我的意思是,就算一把枪在一场著名的战役中使用过,比如默兹————阿尔贡战役,但就这把枪本身而言,参加过这场战役和没有参加过这场战役没有任何区别,除非你 知道它参加过 。历史意义在这里。”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在脑子里,而不是在枪里。我从前是个收藏家。事实上,正因为如此我才干了这一行。我收藏邮票,早期英国殖民地时期的邮票。”

    丽塔走到窗前。她双手抱在胸前,看着窗外旧金山市中心的灯火,说道:“我爸爸妈妈曾经说过,如果罗斯福还活着,我们不会输掉这场战争。”

    “好了,”温德姆————马特森继续说道,“现在让我们假设去年加拿大政府,或者某个要人,或者任何一个人,发现了一张老邮票的印版和印墨,然后提供————”

    “我认为这两个打火机没有一个是罗斯福用过的。”丽塔说道。

    温德姆————马特森咯咯地笑了。“那正是我的意思!我得通过一份文件来证明它是真品。一份真品鉴定。因此,这个行当完全是骗人的,是大规模的欺骗。文件只能证明物品的价值,但不能证明物品本身!”

    “给我看看那份文件。”

    “当然可以。”温德姆————马特森跳起身,又进了书房。他从墙上取下史密森学会颁发的镶框证明。证明和打火机花了他很多钱,但花得值得————因为这两样东西能够证明他的观点是对的:“赝品”这个词其实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真品”这个词也没有说明什么。

    “柯尔特点四四手枪就是柯尔特点四四手枪。”他匆忙返回客厅,对丽塔大声说道,“这取决于枪膛和外观,和枪是什么时候制造的没有任何关系。枪和————”

    丽塔伸出手,温德姆————马特森把证明文件递给她。

    “那么,这一个是真的喽。”她最后说道。

    “是的,这一个。”温德姆————马特森拿起那个边上有一道长划痕的打火机。

    “我要走了。”丽塔说道,“我们以后再挑个晚上见面吧。”说完她放下证明和打火机,向卧室走去,她的衣服在那儿。

    “为什么?”他焦急地喊道,连忙跟过去,“你知道今天绝对安全。我老婆这几个星期都不会回来————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她视网膜脱落。”

    “跟这个没有关系。”

    “那是为什么?”

    丽塔说:“我穿衣服的时候,请帮我叫辆三轮车。”

    “我开车送你回家。”他怒气冲冲地说道。

    丽塔穿好衣服。温德姆————马特森给她拿外套的时候,她在房间里默默地踱来踱去。她看上去若有所思,有点冷漠,有点消沉。温德姆————马特森意识到,过去的事情会让人悲伤。该死,我为什么要提起这件事呢?但是见鬼,她这么年轻————我以为她从没听说过罗斯福这个名字。

    丽塔蹲在书架旁。“你看过这本书吗?”她抽出一本书,问道。

    温德姆————马特森眼神不好,他吃力地看了看,封面是红色的,是一本小说。“没看过。”他回答说,“是我老婆买的。她喜欢读书。”

    “这本书你也应该读一读。”

    温德姆————马特森依然很扫兴。他接过书看了一眼。是《蝗虫成灾》。他问道:“这不就是在波士顿被禁的那本书吗?”

    “在全美都遭禁。当然,在欧洲也是如此。”丽塔已经走到客厅门口,站在那儿等着。

    “我听说过这个霍桑·阿本德森。”其实他根本没有。关于这本书,他唯一能想到的只有————什么来着?只能想到这是一本现在非常畅销的书。流行一时,众人疯狂。温德姆————马特森弯下腰,把书放回书架。“我哪有时间看流行小说?整天工作都忙不过来。”他酸溜溜地想,只有那些文员秘书们才会晚上躺在床上看这些无聊的东西。只有这些虚幻的东西才会让他们激动,而不是社会现实。现实让他们害怕,当然,也让他们渴望。

    “又是一本言情小说。”他闷闷不乐地打开门。

    “不是言情小说,”丽塔说,“是战争小说。”当他们穿过大厅,朝电梯走的时候,她说道:“他说的和我父母说的一模一样。”

    “谁?那个阿波特森 [1] ?”

    “他说,如果乔·赞加拉的那枪没有打中罗斯福,罗斯福就能把美国从经济大萧条中拯救出来,把美国武装起来,那么————”她没继续往下说。他们来到电梯口,有其他人也在等电梯。

    后来,当他们坐在温德姆————马特森的奔驰轿车里,行驶在黑夜的车流中时,丽塔继续说道:“阿本德森认为,罗斯福将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总统。和林肯一样强大。这一点在他当总统的那一年里就已经显现出来,他推出的一系列措施足以证明这一点。这本书是虚构的。我的意思是,它是以小说的形式出现的。罗斯福没有在迈阿密遇刺身亡。他一直活着,1936年再次当选总统,连任到1940年,一直到二战期间。你明白吗?德国攻打英国、法国和波兰的时候,他一直是总统。这一切他都看到了。他让美国变得强大。加纳确实是个糟糕的总统,当时发生的许多事情都是他的过错。而且,在1940年当选总统的会是一位民主党人,而不是布里克————”

    “这是那位阿贝尔森的个人观点。”温德姆————马特森打断了丽塔的话。他看了一眼身旁的这个女孩。老天,她们只看了一本书,就没完没了地高谈阔论。

    “他认为继罗斯福之后,1940年当选总统的不是像布里克那样的孤立主义者,而是雷克斯福德·特格韦尔。”丽塔光滑的脸上映着来往车辆的灯光,散发出勃勃生机。她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边说一边比画。“雷克斯福德·特格韦尔会积极推行罗斯福的反纳粹政策。因此,德国就不敢在1941年时贸然帮助日本。如此,他们就不能履行签订的条约。你明白吗?”丽塔在座位上转过身,用力抓住温德姆————马特森的肩膀,说道:“那么,德国和日本就会输掉那场战争。”

    温德姆————马特森笑了。

    丽塔瞪着他,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但即使他有什么想法,现在也不会表现在脸上,因为他得密切注视来往的车辆。丽塔说:“这一点也不好笑。事情真的会像他说的那样发展,美国打败日本。并且————”

    “怎么打败?”温德姆————马特森插话道。

    “阿本德森都设计好了。”她停了一会。“这是本小说,”她继续说道,“里面自然有不少虚构的场面。我的意思是小说得有娱乐成分,否则大家就没兴趣看。这是一部有人情味的小说。有两个年轻人,男的在美国军队当兵,女的————好啦,不管怎么说,书中的特格韦尔是个聪明的总统,他看穿了日本人的诡计。”丽塔急切地说:“在这儿谈这本书一点问题都没有,日本人已经同意让它在太平洋沿岸国出版。我在报纸上看到,许多日本人都在读。这本书在日本本土广受欢迎,还引发了很多话题。”

    温德姆————马特森说:“讲给我听听,这人是怎么说珍珠港事件的?”

    “特格韦尔总统很聪明,他把所有舰只都开到了海上,因此美国的军舰完好无损。”

    “原来如此。”

    “因此,珍珠港事件根本就没有发生。日本人偷袭珍珠港,摧毁的只是一些小船。”

    “书的名字叫‘蝗虫’什么来着?”

    “《蝗虫成灾》。源自于《圣经》中的一个典故。”

    “那么,日本战败了是因为珍珠港事件没有发生。我告诉你,即便没有珍珠港事件,日本人也会赢得这场战争。”

    “在这本书里,美国舰队阻止了日本侵占菲律宾和澳大利亚。”

    “日本人迟早会占领菲律宾和澳大利亚。他们的舰队优势明显。我太了解日本人了,他们注定会控制太平洋地区。一战以后,美国就日渐衰微。在那场战争中,所有同盟国国家都在士气和精神上遭到了重创。”

    但是丽塔固执地说道:“如果德国没有占领马耳他,丘吉尔就不会倒台,他会带领英国人民取得胜利。”

    “怎么取得胜利?在哪里取得胜利?”

    “在北非————丘吉尔最终会击败隆美尔。”

    温德姆————马特森大笑起来。

    “一旦英国人战胜隆美尔,他们就可以把所有军队从北非撤回来,北上经过土耳其,和苏联的残余部队会合,然后站稳脚跟————在书中,他们在伏尔加河的一座城市阻止了德国向东深入苏联的企图。我们以前从没听说过这座城市,但它确实存在,我在地图上查过了。”

    “那座城市叫什么名字?”

    “斯大林格勒。在那里,英国人扭转了战争局势。在这本书中,隆美尔没有和从苏联南下的德国军队会师,冯·保卢斯率领的德国军队,你还记得吗?所以德国人就不可能继续推进到中东地区,获得他们急需的石油,或者像事实发生的那样,推进到印度。这样一来,他们也就不可能和日本会师。然后————”

    “世上没有人能战胜埃尔温·隆美尔。”温德姆————马特森说道,“这个家伙虚构的事件根本不存在,也没有英雄般的‘斯大林格勒’,任何牵制行动不过都是在拖延最后结果的出现,但不会改变这个结果。跟你说,我见过隆美尔 。1948年我在纽约出差的时候见到的。”其实他只见过一个驻美军政府首长,而且只是在一次招待会上远远地瞧了一眼。“那家伙真威武。气宇轩昂。所以我说的全是有根有据的。”他圆了自己的话。

    丽塔说:“隆美尔将军卸任以后,那个讨厌的拉默斯接替了他的职位。从那以后就出现了大屠杀和集中营。”

    “这些在隆美尔任职期间就已经存在了。”

    “但是————”丽塔做了个手势,“那不是官方的。或许是党卫队恶棍们的行径,然后……但隆美尔不是那样的人。他是个老派的普鲁士人。他很严厉————”

    “让我来告诉你谁在美国做好事,”温德姆————马特森说道,“你能指望谁来振兴美国经济。是艾伯特·斯佩尔。不是隆美尔,也不是什么行业组织。斯佩尔的任命是纳粹党最英明的决定。他让所有贸易、公司、工厂 ————所有的一切————全都重新运转,而且是高效运转。要是我们这儿也像那样就好了————现在,我们这儿的每个行业都有五班人马在竞争,真是极大的浪费。没有什么比经济竞争更愚蠢了。”

    丽塔说:“那种工作营地,东部的那些宿舍,我在那儿根本就没法生活。我有一个女朋友,她曾在那儿生活过。他们检查她的信件————这件事她一直没能对我说,直到回到西部以后才告诉我。早上六点半乐队奏乐,她们就得跟着起床。”

    “这些你会习惯的。你有干净的宿舍、充足的食品,还有娱乐消遣和医疗保健。你还要什么呢?难道还要在啤酒里加个鸡蛋?”

    在旧金山夜晚的寒冷雾气中,温德姆————马特森驾驶着德国制造的大轿车悄然前行。

    田芥先生双腿盘坐在地上。他端着一个没有把手的杯子,里面泡着乌龙茶。他往杯子里吹吹气,然后微笑地看着贝恩斯先生。

    “这地方真舒服。”贝恩斯先生马上说道,“太平洋沿岸这边有一种宁静。和我过来的那边截然不同。”他没有具体说是哪个地方。

    “‘神总是以比兴的方式对人说话。’”田芥先生笑着说道。

    “什么?”

    “我是说神谕。对不起。寻羊毛,羊皮会回应。”

    是异想天开 [2] 吧,贝恩斯心想。田芥先生说的是这个意思。他在心里笑了笑。

    “我们荒唐得很,”田芥先生说,“因为我们靠一本五千多年前的古书指导生活。我们向它请教,似乎它是活的。它的确活着,就像基督教的《圣经》。许多书都还活着,不是在比喻的意义上活着。精神赋予了它生命。你能理解吗?”他盯着贝恩斯的脸,观察他的反应。

    贝恩斯仔细斟酌措辞后说道:“我————对宗教所知不多。这不是我的专业,我喜欢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其实他并不知道田芥先生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贝恩斯先生想,我一定是累了。今晚一到这儿,我就发现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很小。所有的东西都比日常生活中的小一圈,让人觉得滑稽。这本五千年前的古书是本什么样的书?那只米老鼠手表,以及田芥先生手上这只易碎的杯子……还有贝恩斯先生正对面墙上的那颗巨大的水牛头颅,狰狞恐怖。

    “那颗头颅是干什么用的?”贝恩斯先生突然问道。

    “只是为了让我们想起往昔的土著民风而已。”

    “我明白了。”

    “要不要我给你表演一下屠宰水牛的艺术?”田芥先生把茶杯放在桌上,站起身来。现在是晚上,在自己家里,田芥先生穿了一件丝绸长袍,脚踏一双拖鞋,脖子上搭了一条白围巾。“我跨上铁骑。”他做了个骑马的姿势,“膝盖上放着一支我自己收藏的1866年温切斯特步枪,百发百中。”他疑惑地看了贝恩斯先生一眼。“先生,你旅途劳累了?”

    “恐怕是,”贝恩斯先生说,“有一点不胜疲劳。有许多生意上的事要操心……”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烦心事,他心想。他的头有点痛。不知道太平洋沿岸国这里有没有I.G.法本公司生产的镇痛药,他的偏头痛需要这药。

    “我们一定要有信仰,”田芥先生说,“因为我们不知道答案。单靠自己,我们无法预知未来。”

    贝恩斯先生点点头。

    “我妻子有样东西可以治你的头痛。”看到贝恩斯摘掉眼镜,用手揉着前额,田芥先生说道,“眼肌疲劳会引起疼痛。请等一等。”他鞠了一躬,离开了房间。

    我需要的是睡眠,贝恩斯先生想。美美地睡上一晚。难道是因为我应付不了这个局面?因为这个局面异常艰难,所以我退缩了?

    田芥先生拿来一杯水和一种药丸。贝恩斯先生说:“我得跟你道别,回我的旅馆了。如果方便的话,我们明天继续谈。你有没有听说有一个第三方要加入我们的谈判?”

    瞬间,田芥先生的脸上露出了惊讶之情。但这种惊讶之情很快消失,他的脸上又呈现出满不在意的样子。“没有听说过。不过————有第三方参加一定更有意思。”

    “这个第三方来自日本本土。”

    “啊。”田芥先生应道。这次控制得很好,一点没显惊讶。

    “一位上了年纪的退休商人,”贝恩斯先生说,“正在乘船来这里。已经在海上走了两个星期。他讨厌乘飞机。”

    “真是位古怪的长者。”田芥先生说道。

    “他对日本本土市场很有了解,会给我们带来有用的信息。但他是来旧金山度假的。虽然他来不来不是十分重要,但他的加入可以使我们的谈判更具针对性。”

    “没错。”田芥先生说,“我离开本土已有两年了。他可以纠正我们关于本土市场的一些错误看法。”

    “这颗药丸是不是给我吃的?”

    田芥先生猛然醒悟过来,他低头看了看,发现水和药丸还抓在自己手上。“对不起,我忘了。这种药很灵验,叫逍遥丸,是中国的一家药厂生产的。”他伸出手掌,又加了一句,“不会形成药物依赖。”

    “那位老人,”贝恩斯先生服药的时候说道,“可能会直接跟你们商会联系。我把他的名字给你,以免你的人把他赶走。我也没见过他,但我知道他有点耳背,而且比较古怪。我们要确保让他开开心心的。”田芥先生似乎听明白了。“他喜欢杜鹃花。在我们安排会面的时候,如果你能派人跟他聊个把小时杜鹃花,他会很高兴的。他的名字,我写给你。”

    贝恩斯先生服下药,拿出笔写下名字。

    “信次郎·矢田部先生。”田芥先生接过纸片,读道。他认真地把纸片塞到皮夹里。

    “还有一点。”

    田芥先生在杯沿慢慢呷了一口,认真听着。

    “一个棘手的小问题。那位老人————这问题有点尴尬,他快八十高龄。在他事业的末期,他的一些公司经营得不好。你明白吗?”

    “他不再富有了,”田芥先生说道,“或许还靠养老金生活。”

    “是的。而且养老金少得可怜。因此,他得在这里那里想办法增加点收入。”

    “这违反了某项小规定,”田芥先生说,“日本政府和政府官员条例。我明白了。这位老先生给我们提供咨询,可以获得一笔薪金,但他没有向退休金委员会报告。因此,我们不能对外透露他来我们这里,他们只能知道他是来旧金山度假的。”

    “你很善解人意。”贝恩斯先生说。

    田芥先生说:“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我们还没有解决社会的老龄化问题。随着医疗卫生的进步,老年人会越来越多。中国人告诉我们要敬老,他们是对的。但德国人却让我们忽视了这种美德。我知道他们屠杀老年人。”

    “德国人。”贝恩斯嘀咕道,又揉了揉自己的前额。药丸起作用了吗?他感到有点昏昏欲睡。

    “你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无疑和欧洲堡垒有许多接触。比如,你是从滕佩尔霍夫机场登机的。你这样的立场是否合适?你是个中立者。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听听你的见解。”

    “我不知道你说的立场指的是什么。”贝恩斯先生说。

    “对老弱病残以及其他各种社会无用人员的看法。‘一个新生婴儿有什么用?’一位盎格鲁————撒克逊的哲学家问过这个著名的问题。我把这个问题记在心里,反复琢磨。先生,总的来说,新生婴儿没有任何用处。”

    出于礼貌,贝恩斯先生嘀咕了一两声,但并没有很明确的意见。

    田芥先生接着说:“任何人都不应该是满足其他人需要的工具,难道不是吗?”他急切地把身子往前一倾,“作为中立的斯堪的纳维亚人,请你说说你的见解。”

    “我没有什么见解。”贝恩斯先生回答说。

    “二战期间,”田芥先生说,“我在中国担任一个小官。在上海。在那里的虹口区,有一个犹太人聚居地,战争期间由日本帝国监管。这些犹太人靠大家的救济生活。在上海的一位纳粹部长要求我们把这些犹太人都杀了。我到现在还记得我上司的回答:‘这不符合人道主义原则。’日本人认为这种行为是野蛮的,所以拒绝了。这句话一直留在我心里。”

    “我明白了。”贝恩斯先生轻声说。田芥是不是在引我上钩?贝恩斯先生思忖。他马上警觉起来,注意力也慢慢集中。

    “纳粹人,”田芥先生说,“认为犹太人是亚洲人,非白种人。先生,日本上层人士一直对这句话耿耿于怀,甚至日本战时内阁对此也是耿耿于怀。我还没有和德国公民讨论过这件事————”

    贝恩斯先生插话道:“我不是德国人,所以不可能代表德国人发表意见。”他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我明天再和你讨论。对不起,我的头脑有些乱。”其实他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他想,我得离开这儿。这家伙把我逼太紧。

    “请原谅我愚蠢的执着。”田芥先生立刻走过去开门,“哲学上的思辨让我忘记了人类的实际情况。这边请。”他用日语说了一句什么,前门就打开了。一个年轻的日本人出现在门口,他微微鞠了一躬,看着贝恩斯先生。

    是给我开车的司机,贝恩斯先生想。

    或许我在汉莎航空的飞机上对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来着————的慷慨陈词会给我带来麻烦,他突然想到。想起来了,叫洛策。如果他鬼使神差地以某种身份出现在日本人这里,那就糟了。

    他想,我多么希望自己没有对他讲那番话啊,但现在悔之晚矣。

    我不是恰当的人选,一点也不是,不适合完成这项任务。

    但他转念一想,作为一个瑞典人,我可以对洛策讲那番话,没有太大关系。一切正常。我是太过小心了,将以前的习惯带到这里来了。我其实是可以发表一些公开意见的,我得学会这一点。

    但是他目前的身体状况又恰恰做不到这一点。他血管里流淌的血液、他的骨头和他的器官,全都不听指挥。他对自己说:张开你的嘴,说点什么,什么都行,说点想法;你一定得做到,否则就别想成功。

    想到这,贝恩斯先生说道:“或许你是被潜意识中的某种迫切的原始意象驱动,这是荣格的说法。”

    田芥先生点点头,说道:“荣格我读过,明白了。”

    他们握握手。“我明早给你打电话。”贝恩斯先生说,“再见,先生。”说着他鞠了一躬,田芥先生也鞠了一躬。

    那个面带微笑的日本青年上前一步,对贝恩斯先生说了些什么,但贝恩斯先生没听懂。

    “什么?”贝恩斯说道,一边拿起自己的外套,朝门廊走去。

    田芥先生说:“他在用瑞典语跟你说话,先生。他在东京大学选修过一门有关‘三十年战争’的课程,对你们的伟大英雄古斯塔夫二世非常着迷。”他体谅地笑了笑,“但是,他想掌握这门异国语言的努力显然是不成功的。毫无疑问,他用的是留声机唱片教程。他是个学生。这类教程因为便宜,所以很受学生欢迎。”

    那个年轻人显然不懂英语,笑着鞠了一躬。

    “原来如此。”贝恩斯轻声说道,“那么,我祝他好运。”他心想,我自己也有语言上的问题,而且是显而易见的。

    上帝————那个年轻的日本学生,在开车送他回旅馆的路上,不停地想用瑞典语跟他交流。就算是最正式、最标准的瑞典语,贝恩斯先生也几乎不懂,更别说年轻人从留声机唱片教程里学来的半成品了。

    他永远也不能把他的意思清楚地表达给我听,贝恩斯先生想。但他会不停地尝试下去,因为这是一个好机会。以后他或许再也见不到瑞典人了。贝恩斯先生在内心里呻吟了一声。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啊,对他们彼此都是如此。

    【注释】

    [1] 温德姆————马特森将阿本德森的名字数次说错,表明了他对这本书的一无所知以及与丽塔说话时心不在焉。————编者

    [2] “异想天开”原文是woolgathering,和上一句的“寻羊毛”形成一个文字游戏。————编者

本站推荐:洛丽塔十字军骑士弃儿汤姆琼斯史少年基地边缘大象的证词曾国藩传国盗物语野鸭小妹妹

高城堡里的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菲利普·迪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菲利普·迪克并收藏高城堡里的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