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赣第德曼殊斐尔小说集涡堤孩永井荷风异国放浪记夏目漱石浮世与病榻日本侘寂德川时代的文艺与社会“意气”的构造西方文学史十二讲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高城堡里的人最新章节!

    那对来过罗伯特·齐尔丹商店的年轻漂亮的日本夫妇,香庄良思夫妇,快到周末的时候给齐尔丹打来电话,邀请他到他们的寓所共进晚餐。这对夫妇离开他的商店之后,齐尔丹就一直在等他们的消息。现在电话终于来了,他很是高兴。

    他提前关了美洲手工艺品公司的门,坐上一辆三轮车,前往香庄良思夫妇住的高级住宅区。他知道这个住宅区,尽管没有白人住在那儿。当三轮车载着他在曲折盘旋的街道上行走的时候,他看到两旁有花坛和柳树。他抬头看了看那些现代化的公寓大楼,设计之优雅让他惊叹不已。锻铁的阳台、高大时尚的柱廊、柔和的色彩、建筑材料上各色各样的纹理……所有这一切让公寓成为一件艺术品。他记得在此之前,这地方只是战争留下的一片废墟。

    在外面玩耍的几个日本小孩看到他,并没有对他评头论足,接着玩他们的足球或者棒球。但是成年人可不这样,他想。穿着考究的日本青年,在进入公寓大楼停车的时候,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他。这人住这儿吗?他们或许在纳闷。年轻的日本商人刚从公司回家……甚至还有一些商会的会长住在这儿。齐尔丹注意到有一辆凯迪拉克停在那儿。三轮车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他也变得越发紧张。

    很快,他登上了通往香庄良思夫妇公寓的楼梯。他想,我不是来这儿做生意的,而是来做客的。当然,他对今天的着装特别留意,至少对他的外表还是有信心的。我的外表,他想,是的,就是外表。我的外表看上去怎么样?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不属于这个地方。在这块地方,白人清理了废墟,建起一座最美的城市。在我自己的国家,我却是个异人。

    沿着铺着地毯的过道,他来到要找的房间门口,按下门铃。一会儿,门打开了。门口站着年轻的香庄良思夫人,穿着丝绸和服,系着腰带,长长的黑发闪着亮光,随意地披在肩上。她微笑着欢迎他进来。在她身后的客厅里,她的先生手握酒杯,对齐尔丹点头招呼。

    “齐尔丹先生,请进。”

    齐尔丹鞠了一躬,走进房间。

    极有品位。特别节俭。很少几件家具。一盏台灯,一张桌子,一个书架,一张印制的版画。这就是日语里不可思议的禅寂的意韵。英语是没有办法表达这个词的。一种以简为美、超越繁琐的力量。这种力量和设计布置有关。

    “来杯饮料?”香庄良思先生问,“苏格兰威士忌还是苏打水?”

    “香庄良思先生————”他开口说道。

    “叫我保罗。”年轻的香庄良思先生说,又指了指他的妻子,“她叫贝蒂。你叫————”

    齐尔丹先生轻声说道:“罗伯特。”

    他们坐在柔软的地毯上,手里端着饮料,听着古琴唱片。古琴是日本的十三弦琴。这张唱片由日本主人之声唱片公司刚刚发行,很受欢迎。齐尔丹注意到,留声机的所有部件都是封闭的,甚至连扬声器也是封闭在里面的。所以他分辨不出声音是从哪儿发出来的。

    “我不知道你的口味。”贝蒂说,“为保险起见,我们在厨房电炉上烤了一块T骨牛排。另外还准备了拌了酸奶油和细香葱的烤土豆。常言道,‘用牛排招待新客人是不会错的。’”

    “非常满意,”齐尔丹说,“我很喜欢牛排。”这话当然没错,因为他很少能吃到牛排。如今,中西部的畜牧饲养场已不再大量供应牛排给西部地区。他已经想不起来自己上次吃牛排是什么时候了。

    现在该给主人赠送礼物了。

    齐尔丹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用包装纸包着的小东西,小心地把它放在矮桌上。夫妇俩马上注意到了这件小东西。齐尔丹解释说:“来尊府感到非常惬意和高兴,送给你们的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以此聊表寸心。”

    他打开包装纸,把礼物拿给他们看。一件一百年前新英格兰捕鲸人雕刻的鲸牙作品。小巧的装饰艺术品,人称贝雕。他们知道贝雕是过去的老水手在空闲时间创作的,所以满脸欣喜。这是最能代表过去美国文化的东西。一阵沉默。

    “谢谢。”保罗说。

    罗伯特·齐尔丹鞠了一躬。

    接着,他的内心里得到了片刻宁静。这个礼物,按照《易经》的说法,是祭品,把应该做的事情做了。他心里近来累积的焦虑和压抑得到释放。

    他从雷·卡尔文那儿获得了柯尔特点四四口径手枪的补偿,还有书面保证,保证类似事件以后不再发生。但这并没有让他放松。只有现在,在这个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环境中,他才暂时摆脱了那种事情总是没完没了出错的感觉。他周围的禅寂氛围以及和谐气氛……对,就是这些在起作用,他心里想。比例协调,平衡对称。这对年轻夫妇,他们都接近“道”的理念。这就是为什么第一次和他们见面的时候,我就对他们的印象奇佳。我在他们身上感觉到了“道”,亲眼窥见了“道”。

    他想,怎样才算真正懂得“道”呢?所谓“道”,就是先有光明,后 有黑暗 。这两种原始力量相互作用,不断产生新生命。只有这样,生命才会生生不息,宇宙才不会毁灭。当黑暗似乎就要窒息一切、主宰一切的时候,光明的种子在最黑暗的地方萌芽。这就是“道”。当种子落下的时候,它是落进地里,落在泥土里的。在下面,眼睛看不到的地方,种子得以萌芽生长。

    “来点开胃小吃。”贝蒂说。她跪下来端起一个盘子,里面放着精致的奶酪饼干等点心。他满怀谢意地拿了两块。

    “近来大家都颇为关注国际新闻。”保罗呷了一口酒说道,“今晚开车回家的时候,我听直播说慕尼黑在举行隆重的国葬。送葬队伍很庞大,有五千多人,还举着各式各样的旗帜。不断唱着‘我有一名可靠的战友’。鲍曼的遗体庄重地躺在那儿,供拥戴者们瞻仰。”

    “是的,这确实让人难过。”罗伯特·齐尔丹说,“这星期早些时候,突然传来鲍曼逝世的消息。”

    “日本《时报》今天报道,据可靠消息,冯·席腊赫已经被软禁,”贝蒂说,“是党卫队国家安全局的命令。”

    “太糟了。”保罗摇摇头。

    “毫无疑问,当局想维持稳定。”齐尔丹说,“冯·席腊赫一向刚愎自用、行事草率,很像从前的R.赫斯。想想那次飞往英国的疯狂行径。”

    “《时报》还报道了什么消息?”保罗问他的妻子。

    “一片混乱,看不清局势。军队频繁调动。休假取消了。边防站关闭了。召开了德国国会。大家都在发表言论。”

    “这让我想起戈培尔博士的精彩发言,”罗伯特·齐尔丹说,“是一年前在广播上听到的。诙谐幽默,针砭时弊。和往常一样,听众的喜怒哀乐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希特勒不问政事以后,戈培尔博士无疑是纳粹的首席演说家。”

    “没错。”保罗和贝蒂都点头表示同意。

    “戈培尔博士的妻子很贤惠,孩子也出色,”齐尔丹继续说,“是个格调很高的人。”

    “没错。”保罗和贝蒂都表示赞同。“是一个重视家庭的男人,和纳粹上层的其他一些高官形成鲜明对照。”保罗说,“那些人连性道德都有问题。”

    “我从来不信谣言。”齐尔丹说,“你是指E.罗姆那些人吗?那已经是陈年往事了。早被忘得干干净净。”

    “想想还有戈林。”保罗呷了一口酒,然后端详着酒杯,“听说很像古罗马酒神密祭时那样放荡不羁。一听到这些传闻,就使人汗毛直竖。”

    “一派谎言。”齐尔丹说。

    “好了,谈这些没意思。”贝蒂看了看面前这两个男人,机敏地打断了他们的争执。

    他们的酒都喝完了,她上前给他们斟酒。

    “讨论政治的时候,总会热血上涌。”保罗说,“无论什么时候,一定要保持冷静。”

    “没错。”齐尔丹说道,“保持冷静,有条有理,事情才会回归常态。”

    “在极权国家,领袖死后的那段时间总是至关重要的。”保罗说道,“没有传统可以沿袭,而且也没有中间机构————”他打住不说了。“或许最好还是莫谈政治,”他笑了笑,“就像过去的学生时代。”

    罗伯特·齐尔丹感到一阵脸红,他弯下腰去喝刚刚斟满的酒,以掩饰自己的窘迫。这是多么糟糕的开场啊,他居然荒唐地和主人大声争论起了政治。自己表达不同意见的时候很是粗鲁。多亏主人巧妙的回旋,才不至于让今晚的晚餐变得扫兴。我需要学习的东西真是太多了,齐尔丹想,看他们是如此温文尔雅、彬彬有礼。

    有一段时间,他只顾埋头喝酒,脸上装出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我应该完完全全地按照他们的思路,坚持点头称是,他这样告诫自己。

    可是,他惊慌地想到,我酒喝多了,脑子里一片混乱,既疲劳又紧张。我能跟上他们的思路吗?不管怎么说,他们以后是再也不会请我到他们家来了。再怎么着也为时已晚。他感到无可奈何。

    贝蒂从厨房回来,重新坐到地毯上。多么美丽动人啊,罗伯特·齐尔丹又一次想到。身材苗条,不胖不瘦,无与伦比。无需胸罩和腰带的衬托。我不能表露出我的仰慕,千万不能。但时不时地,他总会偷偷地瞄她一眼。黑头发,黑眼睛,微黑的皮肤,说不出的可爱。和他们相比,我们不过是半成品,还没有完全烧透,就被拿出了烧窑。这是当地的一个古老传说,是很有些道理的。

    我得转移注意力,找个社会新闻谈谈,随便什么。他环顾四周,想找个话题。死一般的寂静,让他紧张得喘不过气来。简直不堪忍受。该说些什么呢?说个保险的话题吧。他看到一个黑柚木矮柜上放着一本书。

    “我看到你们在看《蝗虫成灾》。”他说道,“我听过很多人谈论这本书,但是由于生意忙,我自己还没有时间看。”他站起身来,想去拿书,但事先看了看他们的表情,想知道他们是否同意。他们似乎认可了这一社交举动,他于是就把那本书拿在了手里。“是侦探小说吗?请原谅我的愚昧无知。”他随手翻着书。

    “不是侦探小说。”保罗说,“相反,是科幻小说中最有趣的一种类型。”

    “噢,不。”贝蒂反驳说,“里面根本没有科学的成分。故事也不是发生在未来。科幻小说都是讲未来的,特别是科技比现在发达的未来。这本书两个条件都不符合。”

    “但是,”保罗说,“这本书讲的是另外一种现实。现在许多著名的科幻小说都是写这个题材。”他对罗伯特解释说:“请原谅我的固执己见。但我妻子知道,我一直是个科幻小说迷,从小就喜欢科幻小说。那时我只有十二岁,二战刚刚开始。”

    “我明白。”罗伯特·齐尔丹礼貌地说道。

    “你想把《蝗虫成灾》借去看吗?”保罗问。“我们很快就看完了,一两天之内。我的办公室离贵店不远,趁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很乐意把书带给你。”他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到时候,我、你和贝蒂可以一起吃午饭。”齐尔丹想,他说这后半句话,可能是受了贝蒂的暗示。

    “谢谢。”罗伯特说。他也只能说谢谢了。在市中心一家豪华商务餐馆里,和一对时尚高贵的年轻夫妇共进午餐,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他感到眼睛有点湿润,但还是继续看着书,一边点头说:“是本好书,我很想看。我也要赶上潮流。”说这话妥当吗?承认对这本书感兴趣是因为它时髦,这样或许品位太低了。他心里没有底,但还是感到这样说话确实品位不高。“不过,我们不能光通过一本书是否畅销来断定它的好坏。”他继续说道,“这一点我们大家都知道。许多畅销书都一塌糊涂,简直就是垃圾。但这本书————”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贝蒂说:“说得太对了。普通大众的品位确实不高。”

    “在音乐方面也是如此。”保罗说,“比如,很少有人对原汁原味的美国民谣爵士感兴趣。罗伯特,你喜欢邦克·约翰逊和基德·奥里这些人的音乐吗?还有早期的迪克西兰爵士乐?我收藏了许多这类型的音乐唱片,都是热内唱片公司的原版唱片。”

    罗伯特说:“我对黑人音乐所知甚少。”听了这话,他们似乎并不高兴。“我喜欢古典音乐,巴赫和贝多芬的音乐。”这话总说得过去吧。他觉得有些恼火。难道还要他去贬低这些欧洲的音乐大师,贬低他们流传千古的经典音乐,而去奉承黑人居住区低级夜总会里的新奥尔良爵士乐吗?

    “或许如果我放一些新奥尔良雷姆·金斯的精选音乐……”保罗站起身,朝另一个房间走去。贝蒂朝他使了个眼色。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耸了耸肩。

    “晚饭快好了。”她说道。

    保罗重新坐下来。他有点闷闷不乐,罗伯特想。保罗低声说道:“新奥尔良的爵士乐是最地道的美国民谣爵士,发源于这片大陆。其他音乐都是从欧洲传入的,比如伤感的英式鲁特琴乐曲。”

    “为此我们两个一直争论不休。”贝蒂笑着对罗伯特说,“我和他不一样,我不喜欢爵士乐。”

    罗伯特手上还拿着那本《蝗虫成灾》,他问道:“这本书中描写的另外一种现实是什么样子的?”

    过了一会,贝蒂说道:“德国和日本在二战中战败的样子。”

    一时间,他们都不说话了。

    “该吃饭了。”贝蒂利索地站起身来,“请过来,两位饿坏肚子的绅士实业家。”她把罗伯特和保罗劝上了饭桌。桌上已经摆好白色的桌布、餐具、瓷器和毛糙的大餐巾。齐尔丹认出来餐巾是套在美国早期用的骨制餐巾环里的。餐具也是美国的纯银制品。深蓝和黄色相间的酒杯和茶碟是皇家艾伯特制造的,非常稀罕。他不禁从职业的习惯,羡慕地看着这些器具。

    盘子不是美国的,看上去像是日本的。这超出了他的专业,所以说不上来。

    “这是伊万里瓷器,”见罗伯特看得津津有味,保罗说道,“是有田烧的。公认的第一流产品。日本货。”

    他们都坐了下来。

    “来点咖啡?”贝蒂问罗伯特。

    “好的,”罗伯特说,“谢谢。”

    “将晚餐进行到底。”贝蒂说着走过去推餐车。

    很快他们便吃开了。罗伯特觉得菜肴十分美味可口。贝蒂真是个出色的厨子。色拉特别合他的口味。鳄梨、洋蓟心,还有一种蓝色奶酪调味品……谢天谢地,他们没有让他吃日式菜肴。那种蔬菜伴肉,战后他早已吃腻了。

    还有没完没了的海鲜。虾啊,蟹啊什么的,都让他倒胃口。

    “我想知道,”罗伯特说,“如果二战中德国和日本战败了,世界将变怎样。”

    好一阵,保罗和贝蒂都没有回答。最后保罗说:“和现在很不一样,但是很复杂,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你最好自己看。讲给你听或许会让你扫兴。”

    “对于这个话题,我有自己明确的看法。”罗伯特说,“我经常思考这个问题。世界将更加糟糕。”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十分坚定,甚至有些粗鲁。“糟糕得多。”

    保罗点点头。“这本书的作者阿本德森先生也考虑到苏联的扩张会不可遏制。”

    “我们得承受痛苦,得付出代价。”罗伯特说,“但是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都是为了阻止斯拉夫世界泛滥成灾。”

    贝蒂轻声说道:“我个人认为,说任何民族‘泛滥成灾’,不管是斯拉夫、日本还是中国,都十分荒唐可笑。”她平静地看着齐尔丹,并没有因为激动而声嘶力竭。她的情绪完全在自己的控制之中,但仍然表达了内心的感受。她的两颊已经绯红。

    他们默不作声地吃了一阵。

    我怎么又来了?罗伯特·齐尔丹提醒自己。但这是回避不了的问题,因为它无处不在。我随便拿起一本书,都会谈到这个问题;说到收集的唱片,也会谈到这个问题;看到这些骨制的餐巾环,也会想到这个问题————这是征服者缴获的战利品,是从我的同胞手里掠夺来的。

    面对现实吧。我自以为这两个日本人和我性情相同。但是请注意:我们没有共同的立场。虽然他俩的想法不同,灵魂却是一样的。别看他们捧着白色的英国骨瓷杯喝酒,用美国的餐具进餐,听美国的黑人音乐。这些都是表面的。不过是因为他们拥有权力和财富,可以得到这一切罢了。这些表面现象都是假的,就像白天似乎十分漫长一样。

    即便是他们灌输给我们的《易经》,也是中国的。从古代借来的。他们想糊弄谁?糊弄他们自己?东偷西挪。穿衣、吃饭、谈天、听音乐,哪样不是?就拿他们吃得津津有味的烤土豆蘸酸奶酪细香葱来说,也是传统的美国菜,却上了他们的菜谱。但是你们谁也骗不了,更骗不了我,我可以告诉你们。

    他想,只有白人才有创造天赋。而我,一个白人,却要对这两个日本人点头哈腰。假如我们美国胜了,该是怎样一番情景啊。一定会把他们消灭殆尽。当今世界就不会有日本的存在。放眼整个世界,美国才是一个耀眼的超级大国。

    他想,我一定要读一读这本《蝗虫成灾》。听起来这是一本具有爱国精神的书。

    贝蒂轻声对他说:“罗伯特,你没有吃,是饭菜不合口味吗?”

    他马上叉了一叉色拉。“不是的,”他回答说,“这是我近年来吃到的最美味的一顿饭。”

    “谢谢你。”贝蒂说,显然十分高兴,“我尽量做得地道一点……食材都是在米申街的小菜市场里精挑细选的,那里才有真货。”

    你把本地菜做得尽善尽美,罗伯特·齐尔丹想。人们说得没错,你们的模仿能力无与伦比。苹果馅饼、可口可乐、电影散场后的漫步、格伦·米勒的爵士乐……你们能用米纸和锡纸人工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美国。米纸妈妈在厨房,米纸爸爸在看报,米纸小狗蹲在爸爸脚边。一切的一切,面面俱到。

    保罗默默地看着他。罗伯特·齐尔丹突然注意到这个男人在注视着自己,便打断了思绪,又吃了起来。他能猜出我的心思吗?他心里想。能看出我在想什么吗?我知道我并没有把心思表露在脸上。我的表情很正常,他看不出什么来。

    “罗伯特,”保罗说,“你在美国土生土长,说的是美国话。我有一本书看起来有点吃力,或许你能帮帮我。是一个美国作家三十年代写的小说。”

    罗伯特微微鞠了一躬。

    “这本书很少见,”保罗说,“但我有一本,是纳撒尼尔·韦斯特写的,书名是《孤独小姐》。我读得兴味盎然,但不能完全理解韦斯特的全部意思。”他期待地看着罗伯特。

    罗伯特·齐尔丹马上说道:“恐怕我从未看过这本书。”他心想,我甚至从未听说过这本书。

    保罗一脸失望。“很遗憾。这本书很薄,讲的是一个日报专栏作家的故事。他经常犯头疼,最后被折磨疯了,幻想自己是基督耶稣。你想起来了吗?或许很久以前读过。”

    “没读过。”罗伯特说。

    “书中对痛苦的看法很是奇特,”保罗说,“对于莫名痛苦的意义给出了相当独到的见解。这是所有宗教都要阐释的问题。宗教,比如基督教,宣称痛苦来源于罪恶。韦斯特似乎也持这种观点,但他的观点比过去的观点更加令人信服。在韦斯特看来,他自己莫名的痛苦来源于他是犹太人这一事实。”

    罗伯特说:“如果德国和日本战败了,今天统治世界的将是犹太人,无论在莫斯科还在华尔街。”

    这两名日本夫妇似乎退缩了。他们似乎一下子衰老了,变得冷漠,最后缩到他们自己的世界里。整个房间都变得冷漠了。罗伯特·齐尔丹感到只剩下了自己。他感到自己独自一个人在吃饭,似乎并没有他们的陪伴。他刚才做了什么?他们又误解了什么?他们两个真蠢,根本看不懂外语书,根本不懂西方的思维方式。西方的思维方式把他们难倒了,所以令他们不快。真是不幸,他边吃边想。但————怎么补救呢?

    先前的清醒————就是刚才那会儿的清醒————还是有价值的,一定要保持。直到现在,他才发现清醒是多么重要。罗伯特·齐尔丹感觉好多了,因为他已经从以前荒唐的梦想中清醒过来。他想,我刚到这儿的时候,带着多么强烈的期盼啊。当我蹬着楼梯往上爬的时候,满怀几乎就像青少年时期的浪漫幻想。但现实是不容忽视的。我们一定要长大。

    待在这里纯粹是在接受麻醉。这些人不是真正的人类 。虽然他们衣冠楚楚,但他们就像马戏团里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猴子。他们很聪明,能够学习,但仅此而已 。

    那么,我为什么要迎合他们呢?只是因为他们赢得了二战?

    这次聚会暴露了我性格中的缺点。但事情往往就是如此。我有一个可悲的倾向……可以这样说,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以保证万无一失。就像母牛看到食槽,会不假思索地冲过去。

    我一直在顺应外部环境,因为这样安全。毕竟这些人是胜利者……是他们在发号施令。我想,我以后还会这样。我为什么要自寻烦恼呢?他们读了一本美国人写的书,想让我给他们解释解释。他们希望我,一个白人,给他们提供答案。我作了努力,但是因为我没读过,所以提供不了答案。假如我读过的话,显然是没有问题的。

    “或许哪一天我可以看看这本《孤独小姐》。”罗伯特对保罗说,“然后我就可以告诉你们这本书的含义。”

    保罗微微点了点头。

    “但眼下我的生意太忙,”罗伯特说,“以后,或许……我相信看这本书用不了多久。”

    “是用不了多久,”保罗小声说道,“书很薄。”他和贝蒂两人都神色暗淡,罗伯特·齐尔丹想。不知他俩是否也觉察到了他们之间无法弥合的鸿沟。希望如此,他想。他们应该也觉察到了。太遗憾了————他们得自己琢磨这本书的意义了。

    他吃得更加津津有味。

    那天晚上没再出现别的摩擦。十点钟离开香庄良思夫妇家的时候,罗伯特·齐尔丹仍能感受到他在吃饭时获得的那种十足的自信。

    他沿着公寓楼梯往下走,根本不在乎偶尔从公共盥洗室进出的日本住户是否会注意他。他来到夜晚漆黑的人行道上,招呼一辆三轮车停下,然后坐上车往家走。

    我一直想知道在社交场合和顾客见面会是怎样一种情景,现在看来还不错。这次经历没准还会对我的生意有帮助呢,他想。

    见见平时让你胆战心惊的人是有好处的,可以看看他们到底是何许人也。然后那种胆战心惊就会消失了。

    这样一路想着,他到了自己的住宅区,最后来到自家门前。他给中国三轮车夫付了车钱,然后登上自己熟悉的楼梯。

    在他的客厅里坐着一个陌生人。是个白人,穿着大衣,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齐尔丹吃惊地愣在门口。那人放下报纸,缓缓站起身,把手伸进胸前的口袋。他掏出一个皮夹,给齐尔丹看了看。

    “日本宪兵队。”

    他是个皮诺克,是日本占领当局设立的萨克拉门托傀儡政府警察局的雇员。太可怕了!

    “你是罗伯特·齐尔丹吗?”

    “是的,先生。”他回答道,心里怦怦直跳。

    “最近————”那个警察一边说,一边从沙发上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文件夹,看了看里面的文件,“有一个白人到你店里,说自己是皇家海军的军官。我们随后的调查显示,事实并非如此。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军官,也没有所谓的军舰。”他注视着齐尔丹。

    “没错。”齐尔丹说。

    “我们得到举报,说海湾一带出现了一桩诈骗案。那个家伙显然牵涉其中。你能不能给我们描述一下他的外貌?”

    “身材矮小,皮肤很黑。”齐尔丹说道。

    “是个犹太人?”

    “是的!”齐尔丹说,“我现在想到了这一点,但当时没看出来。”

    “这里有一张照片。”那个警察把照片递给齐尔丹。

    “就是这人。”齐尔丹说道,他认识这人。宪兵队的侦查能力让他吃惊。“你们是怎么发现他的?我并没有报案,只给我的批发商打了电话,他叫雷·卡尔文,我告诉他————”

    那个警察挥挥手,让他安静。“我有一份文件要你签名,仅此而已。不需要你出庭作证。这是法律程序。你签了名,这个案子就跟你无关了。”他递给齐尔丹一份文件和一支笔。“这份文件上说,这个人找到你,谎称自己是日本军官,企图诈骗你等等。你看看。”在齐尔丹看文件的时候,那个警察挽起袖口,看了看手表。“是不是大体正确?”

    是————大体正确。罗伯特没有时间细看文件。事实上,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不太清楚。但他知道那人谎报身份,其中涉及诈骗。还有,就像这位警察说的,那人是犹太人。罗伯特·齐尔丹看了一眼照片下面的名字。弗兰克·弗林克。原名弗兰克·芬克。对,他就是犹太人。任何人一看到芬克这个名字,就知道他是犹太人。他把名字改了。

    齐尔丹在文件上签了名。

    “谢谢。”那个警察说。他把东西收拾起来,脱帽向齐尔丹道了声晚安,然后就走了。整个过程只用了一小会儿。

    他们一定是抓住他了,齐尔丹想,不管他干了什么。

    十分欣慰。他们动作迅速,太好了。

    我们生活在一个法治社会里,犹太人对无辜者所施的多端诡计是不能得逞的。我们是受到保护的。

    不知道当时看到他的时候,我为什么没有看出他的种族特征。看来我是容易上当受骗的。

    齐尓丹想,我不会欺骗他人,因此我软弱无力。没有法律,我就会任人摆布。他说什么我都会相信。欺骗是某种形式的催眠术。他们可以借此控制整个社会。

    明天我就去买一本叫《蝗虫成灾》的书,他对自己说。看看那位作者是怎样描述犹太人统治世界的,那时德国一定是一片废墟,日本无疑会成为苏联的一个省。苏联的疆域会从大西洋一直延伸到太平洋。我想知道他————不管他叫什么————是否描写了苏联和美国会发生一场战争。一定是本有意思的书,他想。奇怪,怎么之前就没有人想到要写这样一本书。

    齐尔丹想,这本书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到自己是多么幸运。虽然现在有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但如果不这样,可能会更加糟糕。这本书可以在是非问题上给我们很好地上一课。是的,如今日本人在这里统治,我们是战败国。但我们要向前看,我们要建设。伟大的壮举即将出现,比如让其他行星成为殖民地。

    他突然想到,现在应该在播一个新闻节目。他坐下来,打开收音机。或许德国的新总理已经选出来了。他感到一阵欣喜和期盼。在我看来,赛斯————英夸特最富创新精神,最可能实现这个大胆的计划。

    我要是在欧洲就好了。或许哪一天我有钱了,就可以到欧洲旅游,看看那儿发生的一切。错过这样的大好时光真是可惜。陷在西海岸这种死气沉沉的地方。历史从我们身边悄然而过。

本站推荐:洛丽塔十字军骑士弃儿汤姆琼斯史少年基地边缘大象的证词曾国藩传国盗物语野鸭小妹妹

高城堡里的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菲利普·迪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菲利普·迪克并收藏高城堡里的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