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推荐阅读:赣第德曼殊斐尔小说集涡堤孩永井荷风异国放浪记夏目漱石浮世与病榻日本侘寂德川时代的文艺与社会“意气”的构造西方文学史十二讲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高城堡里的人最新章节!

    对于旧金山的德国领事胡戈·赖斯来说,这个特殊日子的第一件公务有点突如其来,且令人心烦。他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有一个客人已经等在那儿。是个中年男子,身材高大,宽下巴,一张麻脸不以为然地绷着,两道乌黑的眉毛纠缠在一起。看到赖斯,那人站起身,行了一个纳粹党的党礼,同时嘴里小声说了句“万岁”。

    赖斯也回了一句“万岁”,虽然他心里叫苦不迭,但依然面带严肃认真的微笑。“福姆·米尔先生。真是太意外了。请进。”他打开里间办公室的门,心里纳闷副领事到哪儿去了,是谁让这个国家安全局的头目进来的。不管怎么样,这人已经在这儿,也无可奈何了。

    福姆·米尔跟在赖斯先生的后面,两手放在黑色羊毛大衣的口袋里。他说:“听着,男爵。我们已经找到那个反间谍机关的家伙。那个鲁道夫·韦格纳。他在我们监视下的一个反间谍机关的老联络点出现。”福姆·米尔咯咯笑了起来,露出了他的大金牙。“我们一直尾随到他的宾馆。”

    “很好。”赖斯说。他看到自己的信件放在办公桌上,心想普费尔德哈弗应该就在附近。显然是他把办公室的门锁上的,为了防止这个国家安全局头目随意窥探。

    “这个情况很重要,我已经汇报给了卡尔登勃鲁纳。绝对紧急。从现在开始,你可能随时会接到柏林的指示。除非国内的那些饭桶把事情搞砸了。”福姆·米尔一屁股坐在领事的办公桌上,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卷折叠起来的文件,费力把它展平。他的嘴唇不停地动着。“冒名贝恩斯。伪装成瑞典的企业家,或者商人,或者和制造业相关的人士。今天早上八点十分的时候接到日本官员的电话,约定十点二十在日本官员的办公室会面。我们一直在尝试监听他的电话,估计半小时之后就能搞定。他们会向我报告所有情况。”

    “我明白了。”赖斯说。

    “现在,我们可以把这个家伙抓起来。”福姆·米尔继续说,“如果我们真的把他抓起来了,自然要乘下一班汉莎航空公司的航班把他遣送回德国。但是日本人或者萨克拉门托政府或许会发出抗议,并且出面阻止。如果他们抗议的话,当然是向你抗议。他们可能会给你施加很大压力。他们会用卡车把一群特工组织的家伙运到飞机场。”

    “难道你就不能想办法避免被他们发现吗?”

    “太晚了。那家伙已经在去会面的路上。我们只能在那儿当场把他抓住。冲进去,抓住他,再冲出来。”

    “这样不好。”赖斯说,“假如那家伙是和某个日本上层的高级官员见面怎么办?最近,旧金山或许来了一名天皇的特使。前两天我听说————”

    福姆·米尔打断了他。“没关系。他是德国国籍,受德国法律约束。”

    但大家都知道德国法律是怎么回事,赖斯想。

    “我准备了一个突击小组,”福姆·米尔继续说,“五个精干的家伙。”他咯咯地笑出声来。“他们看上去就像拉小提琴的。面容严肃,感情深沉。也有点像神学院的学生。他们可以混进去。日本人会以为他们是弦乐四重奏乐队————”

    “弦乐四重奏乐队。”赖斯重复了一遍。

    “是的。他们将直接走到大门口————他们的穿着没有破绽。”

    福姆·米尔打量着这位领事。“穿得跟你差不多。”

    谢谢你的恭维,赖斯想。

    “就在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走到这个韦格纳面前围住他。装作要和他交谈,告诉他什么重要的信息。”福姆·米尔还在絮絮叨叨个没完,而领事已经开始查看自己的信件。“不用暴力。只须说:‘韦格纳先生,请和我们走一趟。你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在他的脊柱骨间来一针。一注射,上节神经立马瘫痪。”

    赖斯点点头。

    “你在听吗?”

    “一字不漏。”

    “然后再出来。上车。回到我的办公室。日本人一定会大吵大闹。但我们自始至终都彬彬有礼。”福姆·米尔缓缓地站了起来,一边说,一边模仿日本人的样子鞠了个躬。“‘福姆·米尔先生,您欺骗我们,真是太卑鄙了。但是再见了,韦格纳先生————’”

    “是贝恩斯。”赖斯说,“他不是用这个化名吗?”

    “贝恩斯。‘很遗憾送你回国。下回再聊。’”赖斯桌上的电话响了,福姆·米尔不再唠叨。“可能是找我的。”他刚想去接电话,赖斯已经抢在前头,自己拿起电话。

    “我是赖斯。”

    电话那头是个陌生的声音。“领事先生,我是位于新斯科舍省的国际电话公司,有柏林来的越洋长途电话找您,是紧急电话。”

    “好,接过来。”赖斯说。

    “请稍等,领事先生。”一阵轻微的刺啦刺啦的声音。然后是另一个声音,一个女接线员的声音:“这里是总理办公厅。”

    “对,我是位于新斯科舍省的国际电话公司。打给旧金山德国领事赖斯的电话通了。赖斯先生正在听电话。”

    “等一会。”等了很长时间。赖斯一边等,一边用一只手继续翻看信件。福姆·米尔漫不经心地看着他。“领事先生,很抱歉占用你的时间。”是个男人的声音。赖斯血管里的血液立刻凝固了。是个男中音,声音里透出修养和从容,赖斯认得这个声音。“我是戈培尔博士。”

    “您好,总理。”福姆·米尔站在赖斯对面,慢慢咧开嘴笑了起来。咧开的嘴再也没有合上。

    “海德里希将军刚才让我给你打个电话。有一个反间谍机关的特工在旧金山,名叫鲁道夫·韦格纳。在这个人的问题上,你要全力配合警察机关的工作。没有时间给你解释具体细节。一句话,一切听从他们的指挥。非常感谢。”

    “明白了,总理先生。”赖斯回答说。

    “再见,领事先生。”德国总理挂断了电话。

    赖斯挂电话的时候,福姆·米尔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我说得没错吧?”

    赖斯耸了耸肩。“无可争议。”

    “那就写份授权书给我们吧,让我们可以动用武力把那个韦格纳带回德国。”

    赖斯拿起笔,写了份授权书,签上名之后递给国家安全局的头目。

    “谢谢你。”福姆·米尔说,“那么,如果日本当局打电话给你,向你抗议————”

    “他们不一定会这样做。”

    福姆·米尔的眼睛盯着他。“他们会的。我们抓住那个韦格纳十五分钟之内,他们就会把电话打到这儿来。”他收敛起了搞笑滑稽的举动。

    “这里没有什么弦乐四重奏小提琴家。”赖斯说。

    福姆·米尔没有回答。“今天早上我们就能把他逮住。你作好准备。你可以对日本人说他是个同性恋或者伪造证件什么的。在德国因为重大犯罪遭到通缉。不要对他们说他是因为政治原因被通缉的。你知道,国家法的十之八九日本人是不承认的。”

    “这个我知道。”赖斯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他因被别人利用而感到恼火。居然爬到我头上去了,他心说。惯用的伎俩。找总理办公室。这帮杂种。

    他的手不停地颤抖。竟然接到了戈培尔博士的电话。是因为这个原因手才抖个不停吗?被权势吓坏了?还是出于愤怒,感觉自己被困住了手脚……这帮该死的警察,他想。他们的权力越来越大。他们竟然能够操纵戈培尔,俨然是他们在统治德国。

    但我能做什么呢?任何人又能做些什么呢?

    他想,还是顺其自然,和他们合作吧。不能和面前的这个人对着干。他在德国可能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包括罢免任何跟他作对的官员。无所不能。

    “我明白了。”赖斯大声说道,“这件事确实关系重大。你没有夸大其词,警察局长先生。显然,你能否迅速缉拿这个间谍或者叛国者什么的事关德国的安危。”他从内心里感到自己是在拍马屁。

    但是福姆·米尔看上去却很开心。“谢谢你,领事先生。”

    “或许你拯救了我们大家。”

    福姆·米尔阴下脸说:“可是我们还没有逮住他。我们一起等消息,希望相关电话马上就到。”

    “日本人就交给我来对付吧。”赖斯说,“你知道,对付这类事情我有经验。他们的抗议————”

    “别唠叨了。”福姆·米尔打断了他的话头,“我得思考一些问题。”看得出来,总理办公室的电话让他心事重重,他现在也感到了压力。

    那个家伙可能会成功逃脱。如此一来,可能会让你丢掉饭碗,领事胡戈·赖斯想。你的饭碗还有我的饭碗————我们俩或许某一天会流落街头。你我同样没有保障。

    事实上,他想,最好不时地给你制造点小麻烦,拖一拖你的后腿,警察局长先生。作出一些不露痕迹的消极应对。比如,日本人来这儿抗议的时候,我或许可以在无意间透露那个家伙将要搭乘汉莎航空公司的飞机……除此之外,还可以用言语刺激他们,让他们更加愤怒。比如在说话时流露出一丝轻蔑的嘲笑————暗示德国对他们的举动感到好笑,没把他们这些矮小的黄种人看在眼里。刺激他们很容易。如果他们愤怒到极点,可能会为这件事直接找到戈培尔。

    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没有我的积极配合,国家安全警察是绝无可能把那个家伙带出太平洋沿岸国的。如果我能击中他的要害……

    我讨厌被别人骑在头上,赖斯男爵对自己说。这会让我坐立不安。我会紧张得睡不好。我若睡不好,就无法工作。所以我要让柏林纠正这个错误。如果这个下流的巴伐利亚恶棍被召回德国,困在某个州的秘密警察局写案情报告,我才会晚上睡得踏实,白天工作安心。

    问题是,没有适当的时机。我在想该怎么办的时候————

    电话又响了。

    福姆·米尔伸手接过电话,赖斯领事没有阻拦。“喂。”福姆·米尔对着话筒说道。办公室里静悄悄的。

    已经抓住了?赖斯想。

    但是安全局的头目把电话递了过来。“是你的电话。”

    赖斯暗暗松了一口气,接过电话。

    “是某个学校的老师,”福姆·米尔说,“想问问你们能否为他的班级提供一些奥地利风景画。”

    上午十一点钟的时候,罗伯特·齐尔丹关上店门,步行出发,朝保罗·香庄良思的办公室走去。

    正巧,保罗不忙。他热情地招呼齐尔丹,给他端上茶。

    “我不会耽搁您太久的。”他们开始喝茶的时候,齐尔丹说道。保罗的办公室虽然面积不大,但室内装潢简朴而现代。墙上只挂了一幅精美的复制画:牧溪1 [1] 的《虎》,十三世纪晚期的杰作。

    “罗伯特,见到你总是很高兴。”保罗说道,但是语气————在齐尔丹看来————或许有一点冷淡。

    或许这只是他自己的胡思乱想。齐尔丹喝茶的时候,小心地瞄了一眼保罗。保罗看上去很友好。但是————齐尔丹察觉到一点变化。

    “您太太————”齐尔丹说,“或许对我送给她的粗俗礼物感到失望。我可能伤害她了。但正像我把东西给您的时候对您说的,对于那些未经证实的新东西,无法作出恰当的或者最终的评价————至少不该由那些纯商业圈的人士作出评价。自然,相对于我来说,您和贝蒂更适合对这种东西作出评价。”

    保罗说:“罗伯特,她并没有失望。我没有把礼物转交给她。”他把手伸进办公桌,拿出那个白色的小盒子。“这东西并没离开过我的办公室。”

    他什么都明白,齐尔丹想。精明的家伙。甚至都没有告诉贝蒂。没什么可说的了。现在,齐尔丹想,只要他不对我发火就行了。不要骂我企图勾引他的太太就好了。

    他可以毁了我,齐尔丹心想。他小心翼翼地继续喝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噢?”齐尔丹温和地说,“有意思。”

    保罗打开盒子,拿出那枚饰针,仔细看了起来。他把饰针对着光线,翻过来掉过去地反复看着。

    “我自作主张地把它拿给生意上的几个朋友看了。”保罗说,“对于美国文物或者一般的工艺美术品,他们和我有相同的品位。”保罗凝视着齐尔丹。“当然,他们谁也没有看过类似的东西。正像你说的那样,这样的当代工艺品还没有打出名气。我想你还对我说过,你是这种产品的唯一代理。”

    “对,是这样。”齐尔丹说。

    “你想听听那些人的反应吗?”

    齐尔丹鞠了一躬。

    “那些人笑了,”保罗说,“都笑了。”

    齐尔丹没有吭声。

    “那天你把东西拿过来给我看的时候,”保罗说,“我在暗地里也笑了。当然,没让你看见,以免你尴尬。你应该也能回想起来,那天我表面上一直含含糊糊的。”

    齐尔丹点点头。

    保罗一边仔细看着饰针,一边继续说道:“这种反应也很容易理解。这只是一块金属,熔化后没有任何形状。它什么东西都不像,也没有经过任何精心设计,只是一块无固定形状的东西。可以这样说,这东西只有内容,没有形式。”

    齐尔丹点点头。

    “但是————”保罗说,“几天来我一直在仔细研究它,并且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了它 。为什么会这样?我自己也不禁要问。按照德国心理学测试的说法,我甚至没有把我的精神投入到这个没有形状的东西上。我依然没有看到它的形状或者形式。但是它却体现了几分‘道’的精神。你明白吗?”他招呼齐尔丹过来。“这件东西给人一种平衡感。整体的张力是稳定的。平静安宁。也就是说,这件东西能和整个天地和睦相处。它从天地而来,因此有一种内在的平衡。”

    齐尔丹点点头,看着这件东西。但是保罗仍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

    “这东西里面没有禅寂 ,”保罗说,“也不可能有。但是————”他用指甲碰了碰这枚饰针。“罗伯特,这东西里面有悟 。”

    “我想您是对的。”齐尔丹说,一边极力回忆悟 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日语词汇————是汉字。是智慧,他想起来了。或者是领悟的意思。不管怎么说,这是个褒义词。

    “这个工艺师的手上有悟,”保罗说,“他让这种悟流入到这枚饰针里。可能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是单纯地觉得这枚饰针称心如意而已。这是一件完美的东西,罗伯特。对着它默想,我们自己也能获得悟。我们能体会到一种安宁。这种安宁不是来自艺术,而是来自某种神圣的东西。我想起在广岛的一个神龛里,放着某个中世纪圣人的一块胫骨,供人瞻仰。但是这是一件工艺品,而那只是一个遗迹。这件东西活在当下,而那块胫骨只是存留 下来。自从上次你走了以后,我一直在深思默想。我终于领会到了这件东西的价值,这种价值和所谓的历史价值完全不同。我受到了深深的感动,这点你可以看得出来。”

    “是的。”齐尔丹说。

    “没有历史意义,也没有艺术和审美价值,但是有某种超凡脱俗的价值————真是奇妙。罗伯特,恰恰正是因为这是一件可怜的、不起眼的、愚拙的、看上去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才让它拥有了悟。事实上,悟常常存在于最不起眼的地方,存在于基督教所说的‘被工匠摈弃的石头上’。有时我们能在一根旧拐杖,或者路旁一个生锈的啤酒罐上体验到悟。但是上述情况中的悟来自观者自身,是一种宗教体验。而在这儿,是工艺师把悟融到了这件东西里,而不仅仅是看到东西里本来就有的悟。”保罗抬起头,“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明白。”齐尔丹说。

    “换句话说,这件东西给我们指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我们不能称之为艺术,因为它没有形式,也不能称之为宗教。它是什么呢?我一直不停地琢磨这枚饰针,但一直琢磨不透。显然,我们的语言里没有给这件东西命名的词汇。因此,罗伯特,你是对的,这的确是一件完全崭新的真品。”

    真品,齐尔丹想。对,当然是真品。这我知道。但是其他的————

    “有了这些体会,”保罗继续说,“我又把先前那帮生意上的朋友请到这儿来。就像刚才对你讲的那样,我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地跟他们说了一遍,没有任何花言巧语。这个问题很重要,因此必须把我的所感所悟告诉大家,无需虚礼客套。我要求大家认真听。”

    齐尔丹知道,对保罗这样的日本人来说,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结果令人满意。”保罗说,“他们在我的一再劝说下接受了我的观点,理解了我给他们描述的那种体会。所以我的辛苦是值得的。做完这件事,我就罢手了。就这些,罗伯特。我累了。“他把饰针放回盒子里。“我的责任到此为止。我已经尽心尽责了。”他把盒子推给齐尔丹。

    “先生,这是您的。”齐尔丹忐忑地说。眼下的情形是他以前从未经历过的。一个上层社会的日本人把别人送给他的礼物捧上了天————然后又把它退了回去。齐尔丹感到自己的腿在颤抖。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站在那儿摆弄着自己的袖口,脸涨得通红。

    保罗平静地、不留情面地说道:“罗伯特,你必须以更大的勇气面对现实。”

    齐尔丹脸色苍白地嗫嚅道:“现在我心里乱七八糟————”

    保罗站起身来,面对着他。“听着,现在是你的事情了。你是这件东西,还有其他类似东西的唯一代理。还有,你是内行。你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想想,或许可以求问一下《易经》。然后再研究怎样在你的橱窗里布置这些展品,还有你的广告,你的销售方式。”

    齐尔丹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你会找到办法的。”保罗说,“你必须想办法让这些东西被更多人接受。”

    齐尔丹大吃一惊。这个人对我说,我有义务 为埃德弗兰克珠宝定做公司负道义上的责任。这就是日本人神经质般的古怪世界观:在保罗·香庄良思看来,对于珠宝首饰工艺品,无论在经营上还是精神上,都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否则就无法接受。

    最糟糕的是,保罗代表日本核心文化和传统,当然具有权威性。

    责任,他痛苦地想。一旦承担起了责任,他的下半辈子就脱不了干系,直到他进坟墓为止。保罗————如愿以偿,不管怎么说————已经尽了他的责任。但是齐尔丹的责任,啊,却是没完没了了。

    他们是精神错乱,齐尔丹心里说。举例来说,他们绝不会因为责任而去帮助一个贫民窟里受伤害的人振作起来。怎么评价这种责任心呢?这是日本的民族特色。一个民族,你让它复制一艘英国的驱逐舰,它连驱逐舰上锅炉的修修补补也复制下来。这样的民族有这样的责任心,也就不足为怪了。

    保罗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好在齐尓丹长期养成了习惯,不会轻易流露出自己的真实感情。他脸上的表情温和沉着,这样的表情正适合眼下的情形。他可以感觉到脸上的面具。

    简直是一场噩梦,齐尔丹想。一场灾难。还不如让保罗以为我在勾引他太太。

    贝蒂。现在她再也没有机会看到这枚针饰了。他原先的计划也破产了。悟和情欲水火不容。正如保罗说的,悟是像遗迹一样严肃而神圣的。

    “我把你的名片给了那些生意上的朋友,每人一张。”保罗说。

    “什么?”齐尔丹还在想自己的心思。

    “你的商务名片。这样他们就可以过去找你,看看其他的样品。”

    “明白了。”齐尔丹说。

    “还有一件事。”保罗说,“有一个朋友希望在他那里和你详细地讨论这个问题。我把他的名字和地址写下来了。”保罗把一张折叠起来的方纸片递给齐尔丹。“他想让他生意上的同僚也听一听。”保罗补充说,“他是做进出口的,生意做得很大,特别是面向南美的出口,生产收音机、照相机、双筒望远镜和录音机等等。”

    齐尔丹低下头,盯着那张纸看。

    “当然,他做的是大批量生意。”保罗说,“一样东西或许要生产成千上万件。他的公司下面有许多企业,都设在劳动力低廉的东方,因此生产成本很低。”

    “为什么他————”齐尔丹刚要开口问。

    保罗说:“像这样的东西……”他又拿起饰针看了看,然后把它放回盒子里,合上盖子,把盒子交还给齐尔丹。“……可以批量生产。用粗金属或者塑料,在统一的模具里生产。要多少有多少。”

    过了一会儿,齐尔丹说:“那悟怎么办呢?它还会留在这些物件里吗?”

    保罗没有回答。

    “你希望我去见他吗?”齐尔丹问道。

    “是的。”保罗说。

    “为什么?”

    “做小饰件。”保罗说。

    齐尔丹目瞪口呆。

    “护身符饰件。那些穷人喜欢佩戴。生产一系列的护身符,销往整个南美和东方。你知道,大多数人依然相信魔力。符咒、仙水什么的。有人告诉我说市场很大。”保罗的表情木然,语气沉闷。

    “听起来————”齐尔丹不紧不慢地说,“这上面可以挣大钱。”

    保罗点点头。

    “这是你的想法吗?”齐尔丹说。

    “不是。”保罗回答,然后便沉默不语。

    是你老板的主意,齐尔丹想。你把这件东西给你的上司看,这位上司认识那位进出口商。你的上司————或者你上面某个有权势的人,有钱又有势————是他联系了那位进出口商。

    所以你把东西退给了我,齐尔丹想。你不想参与其中。但你对我了如指掌。我会找到这个地方,会见这个商人。我没有选择,不得不去。我会把首饰的设计授权给他,或者按照一定的提成卖给他。我和他之间达成某种交易。

    显然,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完全没有。阻止我或者说服我不要这么做不是你的风格。

    “你有机会————”保罗说,“发大财。”他依然淡然地望着前方。

    “这个主意在我看来有些怪异。”齐尔丹说,“把这样的艺术品做成护身符,简直不可思议。”

    “因为这不是你的本行。你是专门收集有品位的艺术精品的。我自己也一样。那些马上要到你店里拜访的人,那些我提到过的人,都和你一样。”

    齐尔丹问:“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不要低估了这位令人尊敬的进出口商人的判断。他很有洞察力。你和我————我们对那些愚昧的大众一无所知。他们可以从模具里生产出来的千篇一律的挂饰获得乐趣,而我们却不可以。我们认为,值得我们拥有的东西必须是独一无二的,至少是稀有的,只配少数人拥有。当然,还要是真品,不能是仿制品或者复制品。”保罗的目光越过齐尔丹,凝神地看着远处,“不是那种成千上万大批量生产的东西。”

    齐尔丹心里疑惑。他是否已经料到有些店里,比如我自己的店里,出售的某些历史文物(更别说他自己的许多收藏品)是赝品?他的话音里似乎透露出这一点。他似乎在用一种讽刺的口吻告诉我:他的真实意思和他所说的恰恰相反。模棱两可,在解释卦象的时候常常会遇到这样的难题……正像人们说的,这就是东方人的思维特点。

    齐尔丹想,他实际上说的是:你是什么人,齐尔丹?是神谕中所说的“下贱倒霉的人”,还是“鸿运当头的人”呢?现在你必须作出决定。你可以选择其中之一,但不能两个都选。现在是选择的时刻。

    鸿运当头的人该走什么路呢?罗伯特·齐尔丹问自己。或者说在保罗·香庄良思看来,该走什么路。我要面对的不是受神启发的千年智慧————《易经》,而是一个凡人的观点————一个年轻的日本商人的观点。

    但要了解他的真正想法是需要诀窍的。这就是保罗所说的悟。眼下我悟到的是:不管我个人喜欢什么,现实都掌握在这个商人手里。这个现实和我的初衷截然相反。我们必须适应,就像神谕说的那样。

    毕竟我的店里还在销售原创工艺品,卖给鉴赏家们,比如保罗的那些朋友。

    “你的内心很矛盾。”保罗说,“在目前情况下,最好让你单独待着。”他开始往门口走。

    “我已经决定了。”

    保罗的眼睛一亮。

    齐尔丹鞠了一躬,说道:“我听从您的建议,现在就去拜访那位商人。”他拿起那张写着地址的纸片。

    奇怪得很,保罗看上去并不高兴。他只是嘟哝了一声,又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他们自始至终都在掩饰自己的感情,齐尔丹想。

    “谢谢您对我生意上的帮助。”齐尔丹一边说,一边准备离开,“可能的话,将来某一天我会报答您的。我不会忘了您。”

    但是保罗依然没有什么反应。齐尔丹想,我们常说日本人难以捉摸,这话太对了。

    保罗把他送到门口,似乎在沉思什么问题。猛然间,他脱口说道:“这枚饰针是美国工匠用手工做的,对吧?是他们自己的劳动成果?”

    “是的,从最初的设计到最后的打磨都是如此。”

    “先生,这些工匠们会同意吗?也许他们对自己的产品另有想法。”

    “我敢保证他们会同意的。”齐尔丹说。这个问题在他看来无足轻重。

    “没错,”保罗说,“我想也是。”

    罗伯特·齐尔丹感觉到保罗的语气有些异样。他马上觉察到保罗的话语中有种似有似无的特别强调。这个念头在齐尔丹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他已经确切无疑地解开了这个疑团————他明白了。

    很显然,在他眼前上演的这一幕是对美国人辛勤劳动的无情否定。人心险恶,但愿上帝不让这样的事发生。但是他已经吞下了鱼钩、鱼线和鱼坠。让我进入迷宫,然后一步步把我领到最后的结论:美国的手工艺品毫无价值,只能用作廉价的护身符模子。这就是日本人的统治方法,不是粗野的,而是巧妙的、别出心裁的,还有就是无处不在的狡猾。

    上帝!和他们相比,我们就是野蛮人,齐尔丹想。面对日本人这种无情推理,我们简直就是傻瓜。保罗没有说————没有告诉我————我们的艺术毫无价值。他让我替他说出这句话。最具讽刺意味的是,他还反过来为我说出这句话感到遗憾。当他从我口中听到真相的时候,还微微地摆出文明人的难过姿态。

    他把我击垮了,齐尔丹几乎要大声地喊出来————还好他极力控制住了自己,把话压在了心里。和从前一样,他把这个想法藏在心里,只有他自己明白。侮辱我和我的民族,我却束手无策。没办法雪耻;我们战败了。我们的失败和这次我个人的失败一样,都稀里糊涂、莫名其妙,失败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的进化要再上一级台阶,才能理解其中的奥妙。

    日本人更适合统治,难道还需要更多证据吗?他想要笑,可能是为了表示赞赏。是的,他想,我现在的感受就像人们听到一则精选的趣闻。我以后会回想这件事,慢慢地品味,甚至还会讲给别人听。但是讲给谁听呢?问题就在这儿。这些东西是隐私,没法和别人讲。

    保罗办公室的角落里有一个废纸篓。把它扔进去!罗伯特·齐尔丹对自己说,把这件粗笨的东西,这件带有悟的首饰扔进去。

    我能这样做吗?把它扔掉?当着保罗的面结束目前的局面?

    他紧攥着这件首饰,发现自己不能把它一扔了之。绝对不能————假如你还想要面对你的日本同胞的话。

    该死的日本人,我就是不能摆脱他们的影响,就是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所有的自然情感都被碾碎了……保罗审视着他,什么话也不需要说。他只要站在眼前就足够了。他让我的意识束手就擒,然后从我手上的这件东西开始,穿一根无形的绳索,沿着我的双臂,直到我的灵魂,把我捆得结结实实。

    估计是因为我在他们中间生活得太久了。现在想逃跑,重新回归白人和白人的生活方式,为时已晚。

    罗伯特·齐尔丹说:“保罗————”他感觉到自己想要逃避,同时又觉得这种想法令人厌恶,所以说出来的话沙哑低沉,没有节奏,没有语调。

    “怎么啦,罗伯特?”

    “保罗,我……觉得……受到了侮辱。”

    一阵天旋地转。

    “为什么会这样,罗伯特?”他的语气中带着关切,但却是冷眼旁观。一副于己无关的样子。

    “保罗,等一等。”齐尔丹摩挲着那件小首饰,因为手心出汗,首饰变得很滑溜。“我————为这件首饰感到骄傲。不用再考虑什么廉价的护身符了。我不干。”

    眼前这个日本年轻人是怎么想的,他还是没搞明白,只是看到他的耳朵在听,眼神在留意。

    “但还是要谢谢您。”罗伯特·齐尔丹说。

    保罗鞠了一躬。罗伯特·齐尔丹也鞠了一躬。

    “那些制作这件首饰的人,”齐尔丹说,“是艺术家,是美国人民的骄傲。我也为他们感到骄傲。因此,把它们变成廉价护身符是对我们的侮辱,我请您道歉。”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令人尴尬。

    保罗打量着他,一只眉毛微微抬了抬,薄薄的双唇抽动了一下。想笑?

    “我要求您道歉。”齐尔丹说。到此为止了。他只能做到这一步。他就这样等着。

    没有动静。

    齐尔丹想,我快要撑不住了。

    保罗说:“我傲慢无礼、强人所难,请原谅。”他伸出手。

    “没关系。”罗伯特·齐尔丹说。他们握了握手。

    齐尔丹这才恢复了内心的平静。他知道自己已经渡过了难关。现在全都结束了。上帝保佑,上帝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了。换了另外的情况————可能就没那么幸运了。我还敢再试试这样的好运吗?恐怕不行。

    他感到一阵沮丧,仿佛刚见天日,看到自己无牵无挂,可这好景况却又转瞬即逝。

    生命是短暂的,他想。艺术,或者其他非生命的东西,却是长久的。现在我站在这里,但不会永远站在这里。他拿起小首饰盒,把埃德弗兰克公司的首饰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注释】

    [1] 中国四川人,生卒年月不详,是宋末元初时期的画僧。————编者

本站推荐:洛丽塔十字军骑士弃儿汤姆琼斯史少年基地边缘大象的证词曾国藩传国盗物语野鸭小妹妹

高城堡里的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菲利普·迪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菲利普·迪克并收藏高城堡里的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