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推荐阅读:赣第德曼殊斐尔小说集涡堤孩永井荷风异国放浪记夏目漱石浮世与病榻日本侘寂德川时代的文艺与社会“意气”的构造西方文学史十二讲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高城堡里的人最新章节!

    他们在丹佛逛了许多时尚商店。朱莉安娜想,衣服贵得吓人,但乔似乎并不在乎,甚至看也不看价格。她挑好东西后,他只管付钱,然后他们再匆匆赶往下一家商店。

    朱莉安娜试了很多衣服,斟酌挑选了很长时间,才终于买到了主打服:一件淡蓝色的意大利名牌礼服,短泡泡袖,领口开得极低。在一本欧洲时尚杂志上,她曾看过一个模特穿类似的衣服。这是今年最时髦的款式,花了乔差不多两百块钱。

    为了搭配这件衣服,她需要买三双鞋子、更多尼龙袜、好几顶帽子,还有一只手工制作的黑色手提包。后来她发现,这件意大利礼服的领口需要配那种露出乳房上半部分的胸罩,所以又买了几个新胸罩。朱莉安娜在服装店的大试衣镜前端详着自己,觉得穿得过于暴露了,弯腰的时候不太安全。但女售货员向她保证,新的半罩杯胸罩虽然没有肩带,却很牢靠。

    朱莉安娜在试衣间里凝视着自己,心想,胸罩刚过ru头一点点,不到一毫米。胸罩也要花不少钱。女售货员说那是进口的,全手工制作。女售货员又把运动服拿给她看,包括内裤、运动泳装和海滨毛巾袍。但乔突然变得焦躁不安,因此他们离开了。

    乔把盒子和袋子放进车里的时候,朱莉安娜问:“我穿上一定很迷人,你说呢?”

    “是的,”他若有所思地说,“特别是那件蓝礼服。我们去找阿本德森的时候,你就穿那件,明白吗?”他说“明白吗”的时候,语气很凶,好像是在下命令,她觉得很奇怪。

    “我穿十四号或十六号大小的衣服。”他们走进下一家服装店的时候,朱莉安娜说。女售货员带着礼貌的微笑,陪他们来到服装架前。还需要什么?朱莉安娜拿不定主意。趁现在能买,最好多买一点。她的眼睛立刻把店里的所有东西都扫了个遍:衬衫、裙子、羊毛衫、便裤、外套。对了,外套。“乔,”她说,“我得买一件长外套。但不要布料的。”

    他们最后达成妥协,买了一件德国生产的合成纤维外套,比天然皮毛耐穿,而且要便宜一些。但她不满意。为了让自己高兴,她开始看珠宝首饰。但都是些廉价的人工珠宝,没有创意,缺乏想象力。

    “我还要买些珠宝,”她对乔解释说,“至少是耳环。或者胸针也行————配那件蓝礼服戴。”她领着他,沿人行道来到一家珠宝店。“还有你的衣服,”她内疚地想起来,“我们还得停下来看看你的衣服。”

    朱莉安娜看珠宝的时候,乔进了一家理发店。当他出来的时候,朱莉安娜吃了一惊。乔不但把头发剪到短得不能再短,还把头发给染了。她几乎不认得他了。他现在是一头金发。天哪,她瞪大眼睛看着他。为什么?她想。

    乔耸了耸肩,说道:“意大利人我做够了。”他就这么简单地说了一句。后来他们进男装店给乔买衣服的时候,他闭口不谈这事儿。

    给他买了一件杜彭牌新型合成纤维西服,版型很好。买了新袜子、新内衣,还买了一双时尚的尖头皮鞋。还有什么?朱莉安娜想。衬衫。领带。她和售货员一起挑出两件带翻边袖口的白衬衫、几条法国生产的领带和一副银质袖扣。给乔买好所有的东西,只花了四十分钟时间。她惊讶地发现,和买自己的衣服相比,这真是太容易了。

    朱莉安娜想,他的西服应该改一下。但是乔又开始焦躁不安。他用随身携带的德国钞票付了账。还有一样东西,朱莉安娜想到。一只新手提包。她和售货员一起给他挑了一只黑色鳄鱼皮手提包。就这些了。他们离开商店,回到车里。已经四点半了。购物————至少在乔看来————已经全部结束。

    “你不想把腰围收一点吗?”乔把车开上丹佛市中心的车道上时,朱莉安娜问他,“我是说你的西服。”

    “不想。”他的声音冷淡粗鲁,让她吃了一惊。

    “怎么了?是不是我买太多了?”我知道是这个原因,她心想,我花太多钱了。“我可以退掉几条裙子。”

    “我们去吃饭吧。”他说道。

    “噢,天哪。”她说道,“我想起来忘了买什么。睡衣。”

    乔恶狠狠地瞪着她。

    “难道你不想让我买件新睡衣?”她问道,“那样我会焕然一新,而且————”

    “不想。”他摇摇头说,“算了吧。找个地方吃饭。”

    朱莉安娜坚定地说:“我们先去登记家宾馆,换完衣服再去吃饭。”最好是一家豪华宾馆,她想,不然一切都毁了。再晚也无所谓。我们还可以问问宾馆里的人丹佛哪儿有好吃的,哪儿有好的夜总会,哪儿可以看到今生难得一见的表演,不是当地的什么表演明星,而是来自欧洲的大腕,像埃莉诺·佩雷斯和威利·贝克这样的。我知道这些欧洲大明星会来丹佛表演,因为我看过广告。差一点的我一概不看。

    他们找高档宾馆的时候,朱莉安娜不时地朝旁边这个男人看上一眼。她想,这个家伙把头发剪短了,染成金黄色,再穿上这身新衣服,根本和先前的他判若两人。我是否更喜欢现在的他呢?她说不上来。我呢————我也会抽时间把头发弄一下。到时我们俩就都换了一个样。轻轻松松就换了新形象,或者更确切地说,是金钱让我们有了新形象。但我必须要做一下头发,她心想。

    他们在丹佛市中心找到了一家气派的宾馆,有一个穿着制服的门卫专门安排车辆停靠。这正是她想要的宾馆。一个侍者————一个成年人,但却穿着紫红色的制服————连忙走到他们车前,拎起他们的包裹和行李。他们则两手空空地登上了铺着地毯的宽台阶,台阶上方还有遮阳篷。他们走进镶着玻璃的红木大门,来到大厅。

    大厅两旁有一些小店,有花店、礼品店、糖果店、照相馆和订票台。订票台和电梯处人来人往,还有一些大型盆景。脚下的地毯厚实而柔软……她能闻到宾馆的气息,能感觉到里面有很多人在活动。霓虹灯标明了宾馆餐厅、鸡尾酒吧和小吃店的方向。他们经过大厅的时候,她简直有点目不暇接。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登记处。

    甚至还有一家书店。

    乔登记的时候,朱莉安娜和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匆匆来到书店,想看看那里有没有《蝗虫成灾》。有,那边有一堆新的《蝗虫成灾》,旁边还有一个广告牌,上面写着这本书是多么重要,多么受大众欢迎。当然,上面还写着这在德国统治地区是一本禁书。一个慈祥的中年妇女面带微笑,过来招呼她。四美元一本,对朱莉安娜来说,这已经很贵了。但她还是从自己新买的手提包里拿出德国银行的钞票付了钱,然后迅速回到乔身边。

    侍者拿着行李,领着他们上了电梯。他们坐到二楼,然后沿着走廊————安静、温暖,还铺着地毯————来到他们订下的让人振奋的豪华客房门口。侍者为他们打开房门,把所有东西都拿进房间,调节好窗户和灯光。乔付了小费,侍者关上门走了。

    一切都如同她希望的那样。

    “在去夏延市之前,我们要在丹佛待多久?”朱莉安娜问乔,乔已经开始在床上拆行李。

    乔没有回答。他正忙着整理行李箱里的东西。

    “一天还是两天?”朱莉安娜边问边脱去她的新外套,“你觉得我们可以待三天 吗?”

    乔抬起头说道:“我们今晚就去夏延市。”

    刚开始她没听明白。等她明白过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朱莉安娜瞪着他。他虎着脸,嘲弄地回瞪着朱莉安娜。因为肌肉绷得太紧,他的脸有点变形,朱莉安娜平生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表情。他弯着腰,一动不动,像是僵在那儿了,手里满是从行李箱里拿出来的衣服。

    “我们吃完晚饭就走。”他补充说道。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穿上那件死贵的蓝礼服,”他说,“你喜欢的那件,确实很棒的那件————你明白吗?”说完他开始解衬衫的扣子。“我要剃下胡子,冲个舒服的热水澡。”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机械,像是从老远的地方通过话筒传过来的。他转过身一颠一颠地朝盥洗室走去。

    朱莉安娜费了好大劲才憋出一句:“今天太晚了。”

    “不晚。我们五点半左右就能吃完晚饭,最晚六点。我们花两个小时,或者两个半小时就能赶到夏延市。只不过才八点半,最多九点吧。我们在这儿给阿本德森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们要去拜访他,把情况解释给他听。这样会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因为给他打的是长途电话。你这样说————我们是乘飞机来到西海岸的,今晚刚到丹佛。我们非常崇拜他的作品,打算今晚就开车到夏延市,然后再返回,就是为了有机会————”

    朱莉安娜打断他,问道:“为什么?”

    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她不由自主地将大拇指放在手心握紧,就像她小时候受委屈时那样。她感到自己的下巴在颤抖。她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我不想今晚去看他。我也不打算去。我一点都不想去,哪怕明天也不想。我只想在这里观光,就像你答应过我的那样。”她说话的时候,恐惧再次出现在她心里,久久萦绕。那种莫名的恐惧几乎从未消失过,哪怕和他在一起最快乐的时光也是一样。这种恐惧从心里蹿上来,主宰了她。她感到恐惧在自己的脸上颤动,发出光芒,他一眼就能看到。

    乔说:“我们在夏延市忙完了再赶回来————我们再回到这里观光。”他说得有情有理,但说得死气沉沉,像是在背书。

    “不行。”

    “穿上那件蓝礼服。”他在包裹里四处翻找,最后在一个大盒子里找到了那件衣服。他小心地解开包装带,不慌不忙地取出衣服,整整齐齐地平放在床上。“好吗?你会非常靓丽的。听着,我们去买一瓶高价的苏格兰威士忌带着。那种Vat 69 [1] 。”

    弗兰克,朱莉安娜在心里叫道,帮帮我,我不知道自己掉进什么样的陷阱里了。

    朱莉安娜回答说:“夏延市要比你想象的远得多,我看过地图了。等我们到那儿的时候真的会很晚,差不多要到十一点或者下半夜。”

    乔说道:“穿上那件衣服,要不然我就杀了你。”

    朱莉安娜闭上眼睛,咯咯地笑了起来。我接受过柔道训练,她想。那可一点不含糊。现在我们倒要走着瞧。是他杀了我,还是我把他摔个底朝天,让他成为终生残废?但是他和那些突击队员一起打过仗,多年前就经历过这个阵势。

    “我知道你可能会把我摔倒,”乔说道,“不过也可能摔不了。”

    “不是把你摔倒,”朱莉安娜说,“而是把你摔成终生残废。我肯定办得到。我在西海岸生活过一段时间。在西雅图的时候,日本人教我柔道。如果你想去夏延市,你自己去,把我留下。不要逼我。你让我感到恐惧,我要……”她断断续续地说道,“如果你想攻击我,我会让你死很惨。”

    “噢,快点————穿上那件该死的礼服!这是怎么了?你一定是疯了,满嘴打啊杀的,就是因为我让你吃完饭和我一起开车去看那个家伙,他的书你————”

    有人敲门。

    乔大步走到门口开门。一个穿制服的侍者站在走廊里说道:“先生,洗烫衣物,您在服务台咨询过。”

    “哦,是的。”说着乔大步走到床边。他把新买的白衬衫捧起来,拿给侍者。“半小时之内能不能送回来?”

    “只要把皱褶熨平了,”侍者边检查衣服边说,“不用洗。我想那应该没问题,先生。”

    乔关门的时候,朱莉安娜说:“你怎么知道衬衫不熨平不能穿?”

    他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我忘了。”朱莉安娜说,“女人是应该知道的……你把衣服从玻璃纸里拿出来的时候,它们全都皱了。”

    “年轻的时候,我经常穿得衣冠楚楚出去玩。”

    “你怎么知道宾馆里有洗烫衣物的服务?我怎么不知道?你真的把头发剪了,染上了颜色?我觉得你的头发原本就是金黄色的,先前只不过戴了一个假发套。对不对?”

    他又耸了耸肩。

    “你一定是德国国家安全警察,”朱莉安娜说,“假扮成意大利卡车司机。你根本就没有在北非打过仗,是吗?是有人派你来刺杀阿本德森的,是吗?我知道一定是。我真笨。”她感到自己一下子蔫了,枯萎了。

    过了一会,乔说:“我当然在北非打过仗。但参加的不是帕尔迪的炮兵部队,而是勃兰登堡部队。”他又补充说,“德国国防军的突击队,渗透进英国的司令部。我看不出这有什么区别。我们经历过许多作战行动。我去过开罗,赢得了那枚奖章和战场嘉奖令。是个下士。”

    “那只水笔是武器吗?”

    他没有回答。

    “是一枚炸弹。”她突然意识到,大声说了出来,“是一种饵雷炸弹,上面有金属线,人一碰就会爆炸。”

    “那不是炸弹,是两瓦的传送接收器。我通过无线电和外面联系,以防计划改变,柏林的政局每一天都在变化。”

    “在你动手之前,一直和他们保持联系,以核实情况,防止意外。”

    他点点头。

    “你不是意大利人,你是德国人。”

    “瑞士人。”

    朱莉安娜说:“我丈夫是犹太人。”

    “你的丈夫是谁我不管,我关心的是你穿上那件蓝礼服,把自己打扮好,我们好去吃晚饭。把你的头发做个发型,我希望你到理发店去做。宾馆的美容店可能还没关门。等衬衫的时候我冲个澡,你正好可以趁这个时候去做头发。”

    “你怎么杀他?”

    乔说:“朱莉安娜,请穿上那件新衣服。我打电话去问问美容店有没有发型师。”他朝房间里的电话走去。

    “你要我去干吗?”

    乔一边拨电话,一边说:“我们有一份关于阿本德森的资料,他似乎特别喜欢那种风情万种的黑皮肤女人,中东或者地中海类型的女人。”

    乔和宾馆服务员说话的时候,朱莉安娜走到床前躺了下来。她闭上眼睛,用胳膊捂住脸。

    “他们有一个发型师。”乔边挂电话边说,“她现在就可以给你做发型。你下楼到美容店去,在夹楼那边。”他递给她一样东西,朱莉安娜睁开眼,看到一些德国钞票。“做发型的钱。”

    朱莉安娜说:“请你让我躺一会儿,好吗?”

    乔用一种特别好奇和关心的眼神看着她。

    “如果不是那场大火,西雅图原本和旧金山是一样的。有古老的全木结构房屋,也有砖瓦结构房屋,山势延绵,和旧金山一样。日本人把它恢复成了战前的样子。有一个很大的商业区,住宅、商店,应有尽有,古色古香。西雅图是一个港口。我是和一个商船海员一起去的。我在西雅图的时候上了柔道课。教我柔道的是一个矮小的日本老人,叫一雄安实。他穿一件马甲,打着领带,胖得像个球,在一幢日本商务楼的高楼层教课。门口挂着一个老式的金字招牌,还有一间等候室,像牙医诊疗室一样。等候室里放着《国家地理》。”

    乔弯下腰,抓住朱莉安娜的手臂,把她拉起来坐好。他扶着她,不让她倒下去。“怎么回事?你看上去好像生病了。”他瞪着她的脸庞,打量着她的五官。

    “我快死了。”朱莉安娜说。

    “你只是一时焦虑。你不是一直都很焦虑吗?我可以到宾馆的药店给你买瓶镇静药。苯巴比妥怎么样?我们今天早上十点吃的早饭,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吃。过一会儿你会好的。我们到阿本德森家的时候,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站在我边上就行了。话我来说,你只要在旁边笑一笑,假装很有兴趣就可以了。拖住他,跟他攀谈,不要让他走开。只要他看到你,我敢肯定他会让我们进去的,特别是看到你穿那件意大利低胸礼服。我要是他,也会让你进去的。”

    “让我到盥洗室去一下。”朱莉安娜说,“我要吐————请让我过去。”她用力挣脱他的双手。“我要吐了————让我去。”

    乔松开手。朱莉安娜穿过房间,走进盥洗室,关上门。

    我会成功的,她想。她打开电灯,灯光照得她睁不开眼。她眯起眼睛。我会找到的。在一个药柜里,有一盒免费剃须刀,还有肥皂和牙膏。她打开还没有启封的刀片盒子,是单刃的,很好。她撕掉包装纸,蓝黑色的刀片崭新而光滑。

    淋浴的水哗哗响了起来。朱莉安娜站了进去————天哪,她的衣服还没脱。糟了,衣服都沾到了身上,水从头发上往下滴。她吓坏了,跌跌撞撞地摸索着往外走。水从长筒袜里流了出来……她放声大哭。

    乔走进去,看到朱莉安娜站在抽水马桶旁边。她已经脱掉了狼狈不堪的湿衣服,光着身子站在那儿。她用一只手臂撑着身体,倚在那儿歇息。“上帝,”意识到乔过来的时候,朱莉安娜对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的羊毛套装全毁了。”她指了指衣服。乔转身看了看那堆湿漉漉的衣服。

    乔显得很平静————但是脸色阴沉。他说:“好了,反正你也不穿那件衣服。”他用宾馆提供的软绵绵的白毛巾帮她擦干,然后把她从盥洗室领出来,重新回到铺着温软地毯的房间。“把内衣穿上————找点衣服穿上。我让发型师过来。你现在这个样子,发型师只能上来给你做头发了。”他又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你给我买了什么药?”乔打完电话时,朱莉安娜问。

    “我忘了。我这就打电话给药店。不,等一等。我这儿有点药。是他妈宁眠泰尔什么的。”他匆匆走到行李箱前,开始乱翻一气。

    当他把两颗黄色的胶囊递给朱莉安娜时,她问道:“这药会毁了我吗?”她哆哆嗦嗦地接过药。

    “什么?”他的脸抽搐着说。

    让我的下半身腐烂,朱莉安娜想,腹股沟干硬。“我的意思是————”她战战兢兢地说道,“让我的注意力涣散?”

    “不会————这是欧洲化学公司生产的,在德国的时候他们给我的。我睡不着觉的时候,会吃这东西。我给你弄杯水来。”他走开了。

    刀片,朱莉安娜想到。我把它吞下去了,正在割我的肠子。真是惩罚啊。嫁给了犹太人,又和德国国家安全局的杀手同居。她又感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滚烫的眼泪。我造了太多孽。一切都毁了。“我们走吧,”说着她站起身来,“去发型师那儿。”

    “你还没穿衣服!”他让她坐下来,想帮她穿上内衣,但没有成功。“我得把你的发型弄一下。”他用绝望的声音说道,“那个女人怎么还没来?”

    朱莉安娜缓慢而痛苦地说道:“毛发创造了毛熊,熊光着身子清理污渍。剥皮,但是没有皮可以挂在钩子上。钩子,上帝的钩子。毛发,听见,女人。”药片在吞噬我。可能是松脂酸。它们混合在一起,是致命的危险。腐蚀性溶剂不停地把我吞噬。

    乔低头盯着她,脸色煞白。他想看透我的心思,朱莉安娜想。想用他的器械读我的心思,尽管我找不到那个器械。

    “那些药————”她说,“让人迷惑,让人糊涂。”

    他说:“你还没吃呢。”乔指着她攥紧的拳头。她发现药还在那儿。“你的精神病发作了。”乔说道。他变得沉重,动作缓慢,像一团呆滞的东西。“你病得厉害。我们走不了了。”

    “不用医生,”她说,“我没事。”她想笑一笑。她注视着他的眼睛,想知道自己有没有笑出来。他知道我的思维一团混乱。

    “我不能带你去阿本德森家,”他说,“反正现在不能。或许明天你会好起来。看明天能不能去。明天一定得去了。”

    “我可以再去一下盥洗室吗?”

    乔点了点头。他在想问题,几乎没听到她在说什么。朱莉安娜又回到盥洗室,关上门。她又从药柜里拿了一个刀片,放在右手心里,再次走出来。

    “再见了。”她说道。

    她打开通向走廊的门,乔大叫一声,想奋力扑住她。

    她迅速一闪。“太可怕了。”她说道,“他们是犯法。我早该知道。”我早准备好有人要抢钱包。各种各样的夜贼,我当然有办法对付。刚才那个贼到哪儿去了?给他的脖子上来一下,过几招。“让我过去。”她说道,“别挡我的路,否则要你好看。别小看女人。”朱莉安娜举起刀片一挥,然后去开门。乔坐在地上,捂住喉咙的一侧,看上去就像被太阳晒伤了皮肤一样。“再见。”说完,朱莉安娜随手关上门,来到铺着地毯的温暖走廊。

    一个身穿白色工作服的女人推着小车,哼着小曲,边走边看房间的门牌号。她来到朱莉安娜跟前,一抬头,惊得目瞪口呆。

    “哦,亲爱的,”那个女人说道,“你的身材真美。你需要的不光是发型师————快回房间穿上衣服,不然他们会把你赶出宾馆。我的天。”她打开朱莉安娜身后的门。“叫你的男人帮你清醒清醒。我让服务员给你们送点咖啡。请你赶快回房间。”她把朱莉安娜推进房间,关上房门。小车的声音逐渐远去了。

    是发型师,朱莉安娜这才想起来。她看了看自己,真的一丝不挂。这女人说得没错。

    “乔,”朱莉安娜说,“他们不让我出去。”她找到床,找到自己的行李箱,把里面的衣服统统倒出来,内衣、衬衫、裙子……还有一双低跟皮鞋。“他们让我回房间。”她说道。她找到一把梳子,飞快地梳了梳头。“太惊险了。那女人正站在门口,准备敲门。”她站起身,去找穿衣镜。“这样好点了吧?”衣橱门上有面穿衣镜。她转过身,扭过头,踮起脚尖打量自己。“太难为情了。”说着她转过身去看乔,“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些什么。你给我吃的药一定有问题。不但没有一点好转,反而让我更加难受。”

    乔仍然捂着脖子坐在地上。他说:“听着。你真厉害。你割断了我的主动脉,脖子上的动脉。”

    朱莉安娜捂着嘴,咯咯地笑了。“噢,上帝————你这人真是异想天开。我的意思是,你说得不对。主动脉明明在胸口上,你说的是颈动脉吧。”

    “如果我松开手,”乔说道,“两分钟内就会血流而死。你明白这一点。所以你快去呼救,找个医生或者叫辆救护车,明白吗?你会去吗?当然会。好吧————打个电话或者叫个人来?”

    朱莉安娜想了想,说道:“我会去。”

    “很好。”乔说道,“无论如何,帮我叫他们过来。请看在我的分上。”

    “你自己去。”

    “我没法把伤口完全堵住。”血从他的指缝里渗出来,流到了他的手腕上。地上聚了一摊血。“我不敢挪动,只能待在这儿。”

    朱莉安娜穿上新衣服,拉上新买的手工真皮包,把拿得动的包裹都带上了。她尤其没忘记那个大盒子,因为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那件蓝色的意大利礼服。她打开房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乔,说道:“或许我会在前台跟他们说一下。下楼的时候。”

    “好吧。”乔说道。

    “那就这样。”朱莉安娜说,“我会跟他们说的。别再到峡谷市找我了,因为我不会回去了。大部分德国钞票都在我这儿,因此,不管怎样,我都会很好的。再见。抱歉。”她关上门,拖着行李箱和包裹,飞快地走在走廊上。

    在电梯口,一个上了年纪、穿着讲究的商人和他的妻子帮了她一把,替她拿着包裹。到楼下大厅,他们把包裹交给了一个侍者。

    “谢谢你们。”朱莉安娜对他们说。

    侍者提着她的行李箱和包裹穿过大厅,来到大楼前面的人行道上。她找到一个宾馆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她怎样把车开出来。不一会儿,她就来到宾馆地下冰冷的水泥车库里,站在那儿等服务员把她的车开出来。她从手提包里翻出各种各样的零钱,给服务员付了小费,然后开车上了亮着黄灯的斜坡,来到黑漆漆的大街上。街上到处是车和车灯,还有霓虹灯广告牌。

    穿制服的宾馆侍者帮她把行李和包裹放到车上,并且善意而鼓励地冲她笑了笑。因此,她给了他不少小费。根本没有人试图阻止她,这让她感到惊喜。他们甚至连一点怀疑都没有。估计他们以为乔会付账,朱莉安娜这样想,或许他登记的时候已经付过账了。

    当她的车停下来,和其他车一起等绿灯的时候,她想起来忘记告诉前台的人乔还坐在房间的地板上,需要人救治。他还坐在那儿等着,从现在等到死亡,或者等到明天早晨清洁女工去他的房间。我最好回去一趟,她想,或者打个电话,在付费电话亭停一下。

    她一边开车,一边找地方停下来打电话。太荒唐了,一小时之前,谁曾料到竟是这样的结局?当我们登记房间的时候,当我们停下来……我们就要穿上新衣服,出去吃晚饭了,说不定还会去一家夜总会。想到这,朱莉安娜不禁又哭了起来。她感觉到眼泪从鼻子上滴下来,滴到了她的衬衫上。太糟了,都是因为我没有求问神谕。神谕会预料到这一切,并且给我告诫。为什么我没有求问呢?我随时都可以求问一下的,在路上的任何地方,甚至在我们离开之前。她不由自主地痛哭起来。哭声如同哀号一般,从她的身体中爆发出来,让她大吃一惊,因为这是她以前从没有过的。尽管她咬紧牙关,但还是压抑不了自己的哭声。哭声既像吟唱又像悲号,在鼻腔里此起彼伏。

    她停下车,没熄火,把手放在上衣口袋里,坐在那儿不停地颤抖。上帝啊,她痛苦地对自己说。好吧,我估计这样的事情迟早会发生。她下了车,把行李箱从后备箱里拖出来。她在汽车的后座上打开行李箱,在衣服鞋子堆里翻了一阵子,找到两册黑封面的《易经》。发动机还在响。她就坐在车后座上,借着从百货大楼里投射进来的光线,抛掷落基山脉国的三枚硬币。我该怎么做?她问道,请告诉我。

    是益卦第四十二,第二爻、第三爻、第四爻和上爻是动爻,因此,变为夬卦第四十三。她急不可耐地浏览着相应的卦辞,抓住每一层意思,综合起来琢磨。天哪,卦上描述的和事实发生的一模一样————奇迹再一次出现了。发生过的一切以图解的方式呈现在她眼前:

    承担某事对人是有利的,

    渡过大河对人是有利的。 [2]

    前进,去完成一件重要的事情,而不是待在这儿。再看爻辞。她寻找着,嘴里不停地念着……

    十对乌龟无法阻挡。

    坚持不懈有好运。

    王推荐他给上神。 [3]

    再看六三爻。看着看着,她感到一阵眩晕。

    人因灾难而丰富。

    心诚则无过。

    携玉玺见殿下。 [4]

    “殿下”……殿下指的是阿本德森。“玉玺”指的是一本新的《蝗虫成灾》。“灾难”————神谕知道她身上发生过的一切,和乔在一起时令人胆战心惊的际遇。还不知道乔是不是他的真名。她继续读六四爻:

    心正道中,

    见王子,

    言听计从。 [5]

    我必须到阿本德森家去,即便乔随后跟来。她贪婪地读了最后一个动爻———— 上九爻:

    无人给他带来好处,

    有人甚至伤害他。

    他无恒心。

    厄运。 [6]

    哦,上帝,朱莉安娜想。这是指杀手,盖世太保的特务————这段爻辞告诉我,乔,或者他的同伙,会赶到那儿杀了阿本德森。她迅速翻到夬卦第四十三。卦辞如下:

    须断然告之于王庭,

    如实报凶险。

    也须告之于自己的城邦,

    诉诸武力无济于事,

    采取措施才是正道。 [7]

    因此,就算回旅馆杀了乔,也无济于事。真的无济于事,因为还会有其他人顶上。神谕一再重申,语气更加强调:赶快去夏延市提醒阿本德森,不管有多危险,我也要去。我必须把真相告诉他。

    朱莉安娜合上了书。

    她坐回驾驶室,把车倒回马路上。不一会,她就离开了丹佛的市中心,驶在往北的高速公路上。她把车开到最快,发动机发出怪异刺耳的噪声,方向盘和座椅都抖动起来,仪表盘上小盒子里的东西嘎嘎作响。

    谢天谢地,多亏托特博士和他建造的高速公路,她对自己说。她穿破黑夜,飞速前进,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前灯和车道线。

    因为车胎出了故障,晚上十点的时候,她还没到夏延市。没有办法,只能先把车开下高速,找个地方住一晚再说。

    在高速公路的一个出口,她看到前方有一个路标,上面写着距格里利市五公里。几分钟之后,她的车慢慢地行驶在格里利市的大道上。明早再启程吧,她心想。她看到几家汽车旅馆亮着“有房”的标牌,住宿没有问题。她想,我今晚要打个电话给阿本德森,告诉他我来了。

    她找地方把车停好,然后疲倦地下了车。她松了一口气,终于能伸伸腿了。从早上八点开始,一整天都在路上奔波。沿人行道不远的地方有一家杂货店。她把手插进上衣口袋,朝那个方向走过去。她走进一间清静的电话亭,把门关上。她向接线员咨询了有关夏延市的情况。

    感谢上帝,阿本德森的电话是登记在册的。她把硬币投进去,电话通了。

    “喂。”那头立刻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一个精神饱满、声音甜美的年轻女人的声音。这个女人的年纪无疑和朱莉安娜差不多。

    “是阿本德森夫人吗?”朱莉安娜说道,“我找阿本德森先生。”

    “请问你是谁?”

    朱莉安娜说:“我是他的读者,从科罗拉多峡谷市开了一整天车过来。我现在在格里利市。本以为今晚能赶到你们那儿,但现在去不了,所以想问一下,我明天可以见他吗?”

    停了一会,阿本德森夫人依然用甜美的声音说道:“没错,现在太晚了。我们睡得很早。你有没有————特别的理由要见我丈夫?眼下他工作特别忙。”

    “我有话对他说。”朱莉安娜说道。她感到自己的声音干巴巴的,没有生气。她直愣愣地看着电话亭的墙壁,找不到其他话说————她感到腰酸背痛、口干舌燥,嘴里还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她看到电话亭那边的杂货店里,老板正在汽水柜前卖奶昔给四个孩子。她也想到那边去。阿本德森夫人说话的时候,她几乎没有在听。她渴望喝点冰凉新鲜的饮料,再来一块鸡肉色拉三明治。

    “阿本德森的工作不定时。”阿本德森夫人轻快地说道,“就算你明天开车过来,我也不能保证你能见到他。他或许要写一整天东西。但如果你来之前明白了这一点————”

    “是的,我明白。”朱莉安娜打断了她。

    “如果方便的话,我知道他是很乐意和你聊上几分钟的。”阿本德森夫人继续说道,“但是,如果碰巧他不能打断工作和你说话,甚至不能见你一面,请你也别失望。”

    “我们读了他的那本书,非常喜欢。”朱莉安娜说,“现在我身上就有一本。”

    “我明白。”阿本德森夫人亲切地说道。

    “我们在丹佛停了一下,买了点东西,所以耽搁了不少时间。”不是的,朱莉安娜想到。一切都改变了,完全不同了。“听着,”她说道,“是神谕让我来夏延市的。”

    “噢,天哪。”阿本德森夫人说道。虽然她似乎了解神谕,但并没有把眼下的情形放在心上。

    “我把爻辞念给你听。”《易经》她随身带进了电话亭。她把《易经》竖起来放在电话下面的台板上,使劲地一页页翻着。“请等一会儿。”她找到了那一页,先念了一遍卦辞,然后又把爻辞念给阿本德森夫人听。当她念到上九爻的时候————她听到阿本德森夫人大叫了一声。“怎么了?”朱莉安娜停下来问道。

    “请继续说。”阿本德森夫人说。朱莉安娜觉得她的语气里多了分警觉和敏锐。

    朱莉安娜读完第四十三卦卦辞,预示有危险的时候,出现了一阵沉默。阿本德森夫人没有说话,朱莉安娜也没有说话。

    “好吧,我们明天期待你的到来。”阿本德森夫人终于答应了,“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朱莉安娜·弗林克。”她回答道,“非常谢谢你,阿本德森夫人。”这时,接线员插话进来,说通话时间到了。朱莉安娜只得挂断电话。她收拾起钱包和《易经》,离开电话亭,朝卖饮料的杂货店走去。

    她点好三明治和可口可乐,正准备坐下来抽支烟放松一下的时候,突然惊慌地意识到,她没有告诉阿本德森夫人关于那个盖世太保或者安全局警察的事,关于那个她丢在丹佛宾馆里的乔·辛纳德拉的事。她简直不敢相信。我居然忘了!她对自己说。忘得一干二净。怎么会这样?我真是个笨蛋,一定是病得太厉害,以至于大脑反应迟钝了。

    过了一会儿,她想在钱包里摸点零钱,再打个电话。当她从凳子上站起来的时候,又转念一想:算了,今晚不能再给他们打电话了;顺其自然吧————现在太晚了。我已经疲惫不堪,他们可能也已经上床睡觉了。

    她吃完鸡肉色拉三明治,喝完可口可乐,然后就近找了一家旅馆,订了一间房,哆哆嗦嗦地钻进了被子。

    【注释】

    [1] Vat 69是由调酒师威廉·桑德森调制于1882年的苏格兰威士忌。当时共调制了一百桶作品,请专品鉴,其中第六十九桶被认为是最好的,Vat 69因此得名。————编者

    [2] 《易经》原文:利有攸往,利涉大川。

    [3] 《易经》原文: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永贞吉。王用享于帝,吉。

    [4] 《易经》原文:益之用凶事,无咎。有孚中行,告公用圭。

    [5] 《易经》原文:中行,告公从,利用为依迁国。

    [6] 《易经》原文: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7] 《易经》原文:扬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攸往。

本站推荐:洛丽塔十字军骑士弃儿汤姆琼斯史少年基地边缘大象的证词曾国藩传国盗物语野鸭小妹妹

高城堡里的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菲利普·迪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菲利普·迪克并收藏高城堡里的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