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文学 > 毒妻不好当 > 57第 57 章

57第 57 章

推荐阅读:庆余年林徽因书信集彼得大帝克林威尔清史论丛州县初仕小补拿破伦林肯苏格拉底中日战辑选录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毒妻不好当最新章节!

    虽然宫里的中秋家宴让人不愉快,不过离开时没有听到惩罚的旨意阿宝还是开心的,加上一个冲动,说了类似的甜言蜜语,使得这一路上,马车里的气氛陷入一种飘满了甜腻死人的粉红泡泡的气氛中。

    阿宝心说,她嘴巴比脑子反应快是管不住了的,为毛这位爷也回答得如此顺溜呢?是不是他也希望她对他好?

    可耻的是,她脸红了,不敢看他,但偏偏对方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又开始锁住她,看得她忐忑不安,这种既希望他别看了,又恨不得自己在他心里是最特别的甜蜜心情到底肿么破?有木有人能帮她破啊啊!!

    于是回府的路上,阿宝陷在了粉红泡泡中各种甜蜜忧伤纠结,然后当他伸手扶她下马车时,看他依然稳定沉默的眼,发现自己完全白纠结了。

    该干嘛就干嘛吧!

    回到王府,已月上柳梢头了,管家带着仆人在门口迎接。

    甫一见到像颗发面包子一样的刘管家,阿宝便吩咐道:“管家,去半夏阁请解神医过来。”

    刘管家吓了一跳,急道:“主子身子不适?”视线扫过这两人,没看出谁身体不妥。

    “嗯,王爷的手受伤了,让解神医配些药过来。”虽然觉得宫里的太医医术不错,但他们都是有三分病说成七分,或者有所保留。阿宝知道他们有自己一套保命的法子,所以不知怎么地,觉得还是比较信任有话直说、就算被打死也要诚实地对得起自己良心的解神医比较可靠。

    回到正院,两人去换下身上的正服,穿上比较轻便的衣服,阿宝在丫鬟的伺候下洗净脸,然后拧了干净的毛巾过去,示意男人坐到绣墎上,他为他擦脸擦手,坚决拒绝让他碰水,顺便叨念道:“王爷,太医说伤口不能碰水,您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臣妾便是。”

    萧令殊点头,然后十分爽快地道:“洗漱沐浴更衣诸事……劳烦阿宝了。”

    “……”

    阿宝嘴角抽搐,很想说尼玛你也要含蓄一点儿啊,不是还有另一只手能用么?

    正捧着洗漱用具的雁回雁声等丫鬟低下脑袋,无声地闷笑着,为她们嘴快的王妃默哀。

    当喝着丫鬟呈上来的菊花茶时,拎着药箱的解神医到来了。

    解神医依旧是身灰扑扑的衣服,头发乱糟糟的,若不是脸庞手脚还算干净,这形象真的称得上是蓬头垢面,形象不雅了。当然,若只是盯着他的脸看,估计会让人忽略他不堪的形象,被那张难得的美颜给迷住。

    解神医有一张十分正点的美颜,斜眉如飞,修长宛然,眼形漂亮,湛然有神,鼻梁挺直,双唇嫣红,肌肤白净细腻,若是好好打扮一翻,出去一站,绝对能完败京中那些世家子弟。只可惜,这位神医生**闲云野鹤,狂放不羁,加上一张管不住的贼嘴,也就那样了。

    解神医察看了萧令殊手上的伤势,说道:“谁这么大胆敢朝你挥鞭子?你没弄死他么?”边说边拿出药酒清洗伤口。

    阿宝心说,若是可以,估计他会真的弄死胆敢甩他鞭子的人,他那时的神色可不是开玩笑的。

    萧令殊淡然道:“以后再弄死她!”

    解神医有些可惜道:“难得有个人敢甩你鞭子,何不留他活得久一点儿?人生嘛,总要留几个对手才有乐趣。同样的,若是人人都怕你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滋味?”

    萧令殊看向阿宝,阿宝马上露出一个笑容,表示她不怕他,其实心里已经习惯性地一抖。

    萧令殊满意了,说道:“阿宝不怕。”声音不觉有些上扬,听得阿宝暗暗感到好笑。

    解神医注意到这对夫妻俩的小动作,不禁一怔,然后双目发亮地看着阿宝,阿宝被这种闪亮到戳瞎人眼睛的视线弄得有些不自在,倒是萧令殊伸手一挡,冷硬的声音响起:“再看挖了你的眼珠。”

    解神医吓得赶紧收回视线,咕嘟道:“你放心,我又不是那等没品没德之人,才不会看上有夫之妇呢,只是觉得王妃真是个大好人罢了。”

    被发了好人卡的阿宝仍是莫名其妙,萧令殊脸色却发冷了,等解神医帮他绑好手上的伤后,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

    真可怜。

    席远扶着摔得流鼻血、那漂亮的鼻子都红通通的解神医,一边将他往半夏阁送去,一边忍不住劝说道:“你明知道王爷的性格,何必又刺激他呢?”

    解神医觉得自己实在是冤枉,“我哪里刺激他了,称赞王妃几句不行么?而且王妃真的是个大好人啊,希望有这般好心肠的王妃规劝,那男人能收敛些,别太心狠手辣,免得损了阴德。例如说,能让我离开京城最好了……”

    经历了今日皇宫的事情,席远可不敢将个胆敢和嚣张的大公主作对,会玩鞭子的女人归类于贤良的女人一类中,而且看某人今日勇敢地挡在萧令殊面前接大公主的鞭子,也知道这位主不好惹,说不定最后还有可能被带坏,所以规劝什么的,席远觉得真心不靠谱。

    “今日是中秋佳节,反正也没甚大事,你就安心地过个节,现在天黑了,就别做白日梦了。”席远好心地道。

    “你——”解神医气得发抖,然后袖袍一甩,将他踢出了半夏阁。

    *****

    有句话说得好,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其实要赏月,八月十六的月亮更明亮,不过人要的就是讨那个日子的好兆头。

    阿宝探头看了看天上被乌云覆盖了大半的月亮,看久了,不知不觉中会有一种阴翳的心情,对萧令殊道:“王爷,咱们去赏月吧。”

    萧令殊自然没异意。

    下人很快便在花园的桂花树下摆好桌椅及各种吃食,其中有庄子里产的各种秋季水果及厨子做的各种馅的月饼,切成了块拼在青花瓷盘上,看起来十分漂亮。周围点上了宫灯,月色如水,使得整个世界十分明亮,阿宝甚至能瞧得清萧令殊脸上细微的神情,不禁对自己的视力十分满意。

    阿宝想要夫妻浪漫一下,说说得体话,便让伺候的丫鬟下去与她们姐妹们一起赏月,没留人在旁伺候。等花园里清了场子,只剩下他们两人时,阿宝将银制的细嘴酒壶拿过来,倒了两杯酒。这酒是菊花酒,是宫里为了应景而赏赐各王府的,昨天由内务府的人送过来。阿宝估计,若是今天的事情发生在昨天,估计这菊花酒他们是喝不到的了。

    “王爷,喝酒,咱们聊聊天。”阿宝有些兴奋地道。

    可能是气氛太好,也可能是今日在宫里经历了那些事情,让他们的感情更进一步,或者是发觉这男人爹不疼娘不爱的可怜境遇——果然狗血悲惨的身世什么的,最能勾起女人心中柔软的感情了,阿宝心里上突然与这男人十分亲近,总想与他好好说说话,明一明心迹。

    可惜阿宝高估了宫里赏赐的菊花酒的度数,这酒是去年宫人收集的新鲜菊花酿的,经过了一年时间发醇,度数比新酿的那些都要高,阿宝这身体从小到大根本没怎么有机会喝酒,现在当家作主了,没人阻止,所以喝了半瓶子的酒,没说上两句话,就醉了。

    喝醉酒的阿宝看起来很乖巧,只是盯着萧令殊直笑,然后爬到他身边,窝到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道:“王爷,我会对你好的,所以你也要对我好。如果你对我好,我会加倍对你好……嗝……所以你不准背叛我,不准有小三小四……嗝……”边说还边打酒嗝,没有比这更没形象了。

    萧令殊双手劳劳地抱着她,问道:“何谓小三小四?”

    阿宝又打了几个酒嗝,“小三小四就是夫妻间的第三者第四者……”

    萧令殊明白了,双手一紧,勒着她的腰道:“你也不准有小三小四!”

    阿宝若是清醒,绝逼会满脸黑线,可惜她现在脑子被酒精糊了,打着嗝说:“怎、怎么可能?我这么贤良淑德,最合群了,嗝,才不会做这种遭雷劈的事情……嗝,既然嫁了你,我早就认了,只盼着盼着……呜哇哇……”

    她突然埋到他胸前哭起来,哭得他眼里闪过惊慌,不知怎么办好,只好将她提起来,让她像个小人一样坐在他双腿上,像母亲哄孩子一样拍抚着她的背,“别哭,别哭……”

    阿宝呜呜哭了一会儿,这才抬起哭得一脸眼泪鼻涕的脸蛋说道:“为什么你总是不爱说话?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你怎么想的?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嗝……你可以偶尔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思,嗝,不要总让我猜……呜呜呜……我猜不对的话,嗝,会怕你生气打我的……”说着,拎起他的袖子擦着鼻涕,擤鼻涕的声音实在是响亮,听起来实在是不雅。

    完全没有形象可言。

    “我不打你!”萧令殊保证地说道。

    “对,你不打我……可是、可是你单是看着别人,就让人觉得很可怕了……你当初弄得我那么疼,我都怕死你了……”突然,又大声哭起来,“呜呜呜……你捏我?好痛……”手拍着他突然大力勒着她腰肢的铁臂,既愤怒又伤心的样子。

    男人稍微放松了一些手劲,有些不自在道:“你前先说不怕的。”

    “我没有说!”她斩钉截铁。

    “……”

    萧令殊明白了,喝醉酒后,她十分地不讲理,也大胆很多。不过能听到她的心理话,十分值得。

    阿宝见他没话了,又继续哭起来,哭得他不知如何时好后,她才打着嗝说:“怎、怎么?打、打嗝,停、停不下来了……嗝……好难受……嗝……”

    “……”

    最后,月也不赏了,月饼水果也不吃了,萧令殊起身,用抱小孩子的姿势将她抱回正院。

    原本应该放假去和几个姐妹一起赏月的雁回雁声等人看到她们家王爷抱着哭着打嗝的人回来时,皆吃了一惊,直觉王妃被家暴了,不然她怎么可能哭成这样?不过很快又否定这个猜测,因为阿宝嫁过来这么久,王爷如何待她的,她们都看在眼里,直觉王爷不会打王妃的。

    “王爷,王妃这是怎么了?”雁回端来清水,拧干净了毛巾递给萧令殊。

    “她喝醉了。”萧令殊平静地说道,接过毛巾边为怀里的人擦着哭得狼藉的脸。

    雁回雁声等人马上安心了,回了一个秒懂的眼神,皆觉得阿宝这又是抽风了,平时她抽风时都是在心里暗搓搓地脑补,现在喝醉了,借着酒精才敢表现出来。

    萧令殊坐在床前,阿宝仍窝在男人怀里边哭边打嗝,脸上的泪水被擦干净,皮肤没有那么紧绷了,舒服了很多,朦胧中看到面前的雁回等人,哭丧着脸打着嗝说:“雁、雁回,怎么办?嗝,打嗝停不下来,嗝……”

    “……”

    雁回很想说她活该,谁让她总爱暗搓搓地抽风?但到底是心疼占据上风,忙道:“奴婢这就去找解神医问问。”

    “哦……解神医,嗝,那个,嗝,那个美男子……”

    “……”

    雁回雁声皆露出一种“王妃你竟然敢当着王爷的面称赞别的男人会死得很惨啊”的表情,悄悄地挤成一团,直到听到萧令殊让她们去请解神医的声音,马上飞快地出去了。

    两个雁不敢再呆了,但喝醉酒的人却感觉不到危机,平时的机警都丢到天边去了,仍在打着嗝,边哭边胡言乱语着,大多数都是废话,萧令殊很多时候听不懂那些分开来懂但组合起来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话。

    沉默地为她擦干净脸和手,又将她身上的衣服扒光换上寝衣,然后将她放到了床里,谁知她先是扒着他不放,紧紧地扯着他的袖子,呜咽着说:“阿爹,嗝,你这坏银,又不听女儿的话了……嗝,阿爹要保重身体,嗝,要多吃青菜,不准总是吃肉,嗝……”

    “本王不是你爹!”萧令殊一脸认真地纠正道。

    “嗝,阿爹,你不认我啦……”她一副又要哭的表情。

    “本王不是你爹!”继续认真纠正。

    “呜呜呜……阿爹你果然不爱我了,嗝,娘在天上看着咱们呢,嗝,阿爹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啊……呜呜……嗝……”

    见她又打起嗝来,萧令殊忙将她抱入怀里,拍着她的背哄着,想起第一次见她时,她才三岁,跟着威远侯夫人进宫给皇后祝寿,小小的人儿,雪团子一样,不知怎么的,甫一见之下,他便记在了心上,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除了哑巴公公外的第二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甚至那时候不知道应该称为“人”,或者“同类”,只是好奇,因为她长得白白净净的又可爱极了,心里产生了一种想要亲近的感觉。当时她蹲在冷宫外斑驳的墙角下,他已经不记得她那时在做了什么,只记得自己生平第一次大胆地搬来椅子踏着翻过了冷宫的墙,手脚都弄伤了,站在她面前时,她朝他笑,和他说话,可恨他根本听不懂语言,也不知道原来人还可以从嘴巴里发出这么好听的声音,听了心里十分欢喜,然后她从荷包里拿出香甜的糕点给他吃。

    这是他第一次吃到这种又甜又糯的东西,从此记在了心上,即便记忆不全,他也固执地记住了。

    后来,离开冷宫后,开始接触正常世界,学会了听说读写,学会了很多东西,也知道了当时的女童是谁。

    她的母亲生下她就去逝了,父亲一直久居边境,镇守边境要塞璟城,她独自一人呆在京城,每年会抽一些时间去边境探望父亲……

    突然发现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扯着他衣服的手劲也弱下来。

    萧令殊再次将她放回床上,抽回袖子,又去拧了毛巾过来给她擦脸,等为她盖上被子后,看了眼袖子上那一片水渍,面色不变将之褪下,拿了件干净的寝衣换上,然后坐在床边看着她安恬的睡颜。

    “王爷,解神医来了。”雁回的声音在外头响起。

    萧令殊摸了摸床上人的脸,说道:“让他明日再来。”

    “……”

    玩我呢这是!解神医捏了捏仍红肿的鼻梁,无视雁回等丫鬟歉意的眼神,恨恨地剜了眼卧室的方向,然后拎着自己的药箱跑了。

    *****

    夜渐渐深了,睡至半夜,萧令殊突然醒来,发现怀里的人像只猪崽一样拱来拱去,扰人清梦。

    “怎么了?”他撩开垂到颊边的发,眯着眼问。

    神智不太清醒的人口齿不清地道:“渴,水……”

    萧令殊下床去给她倒了水,喂她喝完后,见她突然呆呆地看着他。

    屋内没有点灯,不过月色明亮,透过敞开的格子窗,一室透亮,可以将室内的摆设看得清清楚楚。

    “王爷……”阿宝幽幽地唤了一声。

    男人唔了一声,躺回床上,搂着她继续睡下。

    可是怀里的人竟然不配合,又扭来扭去的,摩擦得他身上起了火,一把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手顺着她的寝衣握住一边丰盈,捻着上面的红梅。

    阿宝打了个哆嗦,双眸瞪得大大的,像只被逗弄得快要炸毛的小狗一样,然后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温顺地任他占有。

    当两人紧紧地相结合时,她缠着他劲瘦的腰杆,双手插-入他头上的密发间,喘息着道:“王爷……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嗯。”

    随着这句话落,给予她的是更深沉的占有,让她再也无法言语。

    *****

    天亮了。

    天亮了,代表酒也应该醒了。

    阿宝捂着脸,像只驼鸟一样缩在被子里面不吭声,浑身上下都红透了。

    男人双手枕在脑后,清明的双眼高深莫测地看着像只虾米一样躲在被窝里的人,长长的黑发凌乱地垂落在赤-裸结实的胸膛前,乌黑的色泽与暗白的肌肤形成一种强烈的对比,给人一种禁欲的感觉。

    半晌,感觉到她应该情绪收拾得差不多后,男人伸手将被子拉开,然后将她拎了出来。

    “别闷着,会生病。”他道。

    阿宝乖乖地应了一声,飞快地瞥了他一眼,很快便被裸着上半身的祼-男刺激得差点喷鼻血——这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且禁欲型的男人刚好戳中她的萌点啊啊啊!!

    因为成了“闲”王,去不去早朝都无所谓,所以萧令殊完全没有早起的习惯了,与阿宝一般在床上赖着床,直到天色大亮,太阳升起来了,方慢腾腾地起床。

    阿宝心里有种绝望感,不敢相信自己的酒品会这么差,窘得差点要自抽一嘴巴。所以醒来后,她自我逃避了一会儿,逃不过现实后,像个小媳妇一样殷勤地伺候男人洗漱更衣,当然,见到捧着洗漱用具进来的几个雁同情的眼神,阿宝更绝望了。

    “吃完早膳后,咱们去北鸣山的庄子。”萧令殊突然说。

    阿宝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首饰匣子里的头面首饰,正暗暗地摸着自己酸疼的腰呢,这老腰太不争气了——或者说昨晚她自己作死地去勾引他,玩坏了腰,下床时感觉两条腿软绵绵的。这会儿听到他的话,不禁回头看他,说道:“现在已经进入秋天了,天气没有那么热了,去不去都不要紧了吧。”

    萧令殊用一种逼迫的眼神盯着她,“葡萄酒。”

    庄子里的葡萄都成熟了,林管事命人留着等两位主子过去摘取酿葡萄酒呢。

    阿宝内流满面,表跟她提酒这玩意儿了,姐真的伤不起啊!

    不过,难得他有件坚持的事情,阿宝觉得挺不容易的——可能是人生经历不同,被忽视习惯了,萧令殊看起来就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让阿宝真担心他哪天真的出家去了,幸好南山寺的大师说他煞气太重,佛祖也不收的=口=!

    所以,不就是想要喝姐亲自酿的葡萄酒么,姐满足他。

    然而,他们正准备出门时,门房拿了一张帖子过来,说威远侯府的老夫人过府来探望她这孙女儿了。

    阿宝背脊一凉,直觉祖母亲自过来准没啥好事,她可不信真的只是突然心血来潮来探望她这作王妃的孙女的。

本站推荐:军婚毒爱黄四娘家花满蹊庆余年周天子毒妻不好当重生之侯府嫡女超级兵王资治通鉴纲目[文白对照]皇家小娇妃三国好孩子

毒妻不好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毒妻不好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