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文学 > 毒妻不好当 > 69第 69 章

69第 69 章

推荐阅读:庆余年林徽因书信集彼得大帝克林威尔清史论丛州县初仕小补拿破伦林肯苏格拉底中日战辑选录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毒妻不好当最新章节!

    见她凶猛地扑过来,床前的男人忙伸手扶在她的腰肢上,免得她扑得太快摔着了自己。

    阿宝方扑到他身上,还没咬他一口,又马上哆嗦着滚回被子里了,打着哆嗦道:“你身上怎么这么冷?”

    虽然外头冰天雪地,天气酷寒,可是室内烧着地龙,被子暖和,阿宝就算怕冷也不会冷到哪里去。可是这男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的寒气,阿宝才凑近呢,那股子寒气就扑面而来,让怕冷的人放弃了咬他,直接滚回被窝里。

    “刚回来。”男人的声音依然如记忆中的冷硬,甚至有些暗哑。

    听罢,阿宝此时哪里再计较他吓着自己的事情,忙高声叫着外间守夜的丫鬟点灯,而她也爬了起来,穿上了衣服,直接在外头罩了件厚些的外套,吩咐人去准备热水让半夜回来吓人的男人沐浴,顺便找了衣服过来让他换下身上沾了雪水的衣服。

    灯光下,阿宝看到他身上缠着的绷带,脸皮一抽,眼睛不知怎么地酸涩起来,红着眼睛伺候他穿上干净的衣服,然后将他按坐在薰笼上。

    男人乖乖地听话,没有任何反抗,只是视线一直未离开过她。

    室内点了几根大蜡烛,光线明亮如白日,阿宝自然也看到男人脸上的风霜,皮肤暗淡,双眼下方有些青黑,下巴也冒出青茬,整个人就一副饱经风霜的憔悴模样,看得她既心疼又想咬他。

    不过这一切还是等会再说,因室内还算温暖,阿宝穿了件桃红色的罩衫坐在他面前,灯光下衬得脸蛋水润粉红,像颗甜蜜的水蜜桃。窗户留了些缝隙,冷风吹进来,与室内的温度交织在一起,不显冷也不会让人感觉到温度太高而燥热得难受。

    “王爷几天没休息了?”阿宝温柔可亲地问道。

    “不记得了。”男人的回答十分的干脆,“大概有几天。”

    阿宝决定忍下了,又问:“王爷好像受伤了?”

    “无碍,只是皮肉伤。”

    “可刚才臣妾还见到红了。”

    “不会有事。”

    “……”

    又想咬他了肿么办?孕妇就是这点不好,脾气容易上来,有些事情憋着不马上做好捉急啊。

    就要阿宝考虑着要不要扑过去咬他时,白微的声音在外头响起:“王妃,热水已经烧好了。”

    听罢,阿宝马上道:“快去洗洗,你几天没洗了?虽然天气冷不会臭,可是会有细菌等脏东西,对身体不好,也会容易染上病,对孕妇也不好……”唠唠叨叨一大堆,已经往黄脸婆发展了。

    男人没有丝毫不耐烦,很听话地去耳房沐浴了。

    等亲眼看着萧令殊泡到浴桶里后,阿宝这才出去找来白微,然后发现华妈妈、雁回、白前等丫鬟已经穿戴整齐过来了,看来是萧令殊三更半夜跑回来的消息传了过去,都忙起来帮忙伺候。

    “正好,华妈妈,小厨房里还有没有吃的?给王爷做些吃的东西,暖暖胃。”

    华妈妈笑道:“刚好为王妃熬的大骨汤还在灶上煨着,不若用骨头汤先给王爷下个面可行?”

    “都行,再打个蛋,加些肉片和香菜,滴两滴香油。”说着,阿宝觉得自己好像也饿了,说道:“多做点,我也想吃。”

    华妈妈哎了一声,带着白微白前一起去小厨房忙碌了,雁回跟着阿宝进屋收拾。

    泡在滴了缓解疲劳的香油的热水里,男人听着外头吩咐的声音,冷峻的眉目突然放松下来,整个人一松懈,便觉得有些泛了。等听到脚步声响起后,又猛地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人影在灯光中走进来,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她。

    阿宝手上搭着干净的衣物,将之放到一旁的衣篓中,然后走到浴桶旁,拿了干净的大毛巾为他擦试清洗过的头发,边查看他背上的伤,因为背上有伤,所以水只及他胸口下去一点儿,没有泡到伤口,阿宝少不得拿绢巾为他擦洗背部水没法泡到的地方。

    折腾了小半个时辰,萧令殊终于穿戴好衣物回卧房了,这时,解神医也被席远从床上挖起来,直接带到正院,正在外间候着。

    萧令殊身上的伤确实是皮肉伤,却是剑伤,看起来快要结疤了,并不严重,对于他身上其他那些留下狰狞伤痕的伤势来说,现在这道算是轻的,可是仍是让阿宝心酸得想要掉眼泪。

    解神医原本也在唠叨萧令殊爱折腾人,三更半夜回来不说,还带伤赶路,当自己是铁打的不成?等发现抱着肚子坐在一旁的王妃瓷白的脸在灯光下一副要哭的表情,赶紧闭上嘴,给萧令殊重新上药包好绷带后,脚底抹油走了。

    孕妇的情绪多变,解神医是医者,自然接触得多了,也明白孕妇是最受不得刺激的,所以还是让害得孕妇想哭的某人去负责搞定他家的孕妇吧。

    果然,解神医一走,阿宝就坐在那里默默地掉眼泪,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那种压抑的哭法,才是最揪人的。

    萧令殊默默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十分可怕。

    雁回原是想进来告诉阿宝,面就要做出了,可一见正对着门的男人可怕的脸色,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吓得赶紧缩回了脑袋,整个人贴在冰冷的门扉上,捂着心口焦急不已——嘤嘤嘤,王爷的表情好可怕,不会是因为王妃哭而生气了吧?话说自从怀孕三个月后,她们家王妃的情绪多变得,比六月份的雷雨天变得还要快。

    “别哭了……”萧令殊皱着眉头,想伸手过去,又很快放下了,只是艰难地开口道:“本王,我……有些难受。”

    阿宝的眼泪在“难受”这两个字中很快就收了,情绪已然随着他的话而转移了,心急道:“怎么会难受?可要叫解神医过来?”

    萧令殊见她自动凑过来,伸手揽住她变粗的腰,让她坐在他大腿上,发现她脸庞都比两个月前圆润了很多,肌肤泛着健康的光泽,看起来日子就过得很好。

    “你不哭,本王不难受。”他冷声道。

    “……”

    阿宝默默地瞅他,他话里的内容明明像甜言蜜语,可是为毛会用那么冰冷的语气说出来——尼玛好想咬他啊,声音就不能放软一点么?不然她实在是感动不起来啊肿么办?

    这时,华妈妈的声音响起了,“王爷、王妃,面已经煮好了。”

    萧令殊拥着她,制止了她想要起身的行动,冷声道:“进来。”

    这冰冷的语气同样让华妈妈打了个哆嗦,以为真的像雁回所说的,王爷生气了,王妃哭了,忙拎着食盒进来,可谁知进来一看,差点闹了个老脸大红。

    阿宝脸蛋也有些发红,眼神飘忽。在旁人面前秀恩爱神马的,真是让人害羞,可是腰间那手挣不开,而且靠在他怀里暖暖的,有些想睡觉了——话说现在还是凌晨好眠的时候啊。

    华妈妈和雁回将装在广口瓮中的面呈了上来,瓮下面是一个铁架小炉子,放着烧得红通通的炭,用来为汤面保温。

    阿宝让她们下去,自己亲自将食盒里的碗筷拿出来,为萧令殊盛了一碗面,用大汤匙添了汤水,面条切成细面丝,色泽洁白,汤是淡金色的,除了骨头高汤外,还添了熬好的鸡汤,面条上放了切得薄薄的肉片,还有嫩嫩的小白菜和香菜,香味扑鼻而来。

    “王爷先吃些面垫垫肚子。”阿宝抿唇笑着,见萧令殊开始吃面,自己也盛了一碗,坐在他旁边小口小口地吃着。

    吃面的过程中,阿宝夹起不小心装到碗里的肉片放到旁边男人的碗里,见他动作未停一下直接吃了,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秀美的脸庞满是喜悦,还有凝视他时如水一般柔和的目光。

    阿宝吃得不多,纯粹是嘴馋的,吃了半碗后,怕呆会太撑睡不着,便不再吃了,开始看着萧令殊吃面。萧令殊的动作算不得优雅,而是一种果决与凌厉。他的礼仪是从十岁后学听说读写开始才学的,似乎并不着重,没有那些皇室子弟的龟毛优雅,给人一种煞气凛然的感觉,连吃东西都是这么的让人不敢直视。

    与他生活大半年,阿宝的胆子基本上已经被他纵容得肥了,只要他不是真的生气,倒是没什么好怕的,甚至某些时候敢在他面前搞点小动作。

    吃完了面后,丫鬟进来收拾东西,捧来洗漱用具让他们漱口,然后终于鱼贯离开。

    到就寝时间了。

    阿宝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躺到床上,等发现男人也随之上床,躺在身旁却什么都没做时——也没像以前那样弄出个小兽交颈睡姿,脑袋有片刻的空白,然后直接滚到他怀里,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腰。

    “你回来了……”

    她的声音有些闷闷的,还有对他的思念。

    男人迟疑了下,伸手拥着她的腰肢,将下巴抵在她脑袋上,蹭着她乌黑的头发,轻轻地发出了一道鼻音。

    一时间气氛十分温馨美好,相拥在一起的两人感受着彼此的存在。然而,不过片刻时间,情绪变化极大的孕妇突然翻脸不认人,啊呜一口叼上了他的喉结,像只猪崽一样在他脖子上猛咬,以发泄他刚回来时吓她噎她的各种憋屈难受。

    男人的身体有片刻的紧绷,然后紧紧地搂住她的身体,将她压在怀里,由着她像只小猪一样啃来啃去。

    直到她啃得气喘吁吁,男人才低头在她唇上温柔地吮吻着,就像两只动物互相舔舐对方一样,默默地温存着。

    “我很生气……”阿宝困难地说,“你以后不准这么吓我……不准受伤让我难受……”

    “好……”

    他应着,炙热的舌滑进她嘴里温存地舔着她每一处地方,然后发现她不自觉地含吮时,动作不禁有些激烈。

    你啃我我啃你一翻后,很容易便动了情,只可惜非常情况,不能做什么,最后只能他将她的身体抚摸一遍,而她被迫用手为他舒缓,感觉到手心有力的跳动,既害羞得要死,又有些好奇,晕晕然的脑袋不其然地想着——她到底是怎么容纳得下这个东西的?

    等他终于发泄出来后,阿宝已经累极,已经开始晕晕欲睡。感觉他在为她清理手上的湿濡,然后被他抱在怀里,像被暖炉抱着,舒服极了。

    “萧令殊,你要当爹了,高不高兴……”

    她模模糊糊地说着,没有听到他的回应,便已经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中。

    *******

    由于前昨萧令殊回来一翻折腾,等阿宝醒来后,已经日上三竽了。

    醒来时,身旁的位置已经空了。阿宝也不急着问人去哪了,懒洋洋地歪了会儿,才叫人进来伺候她洗漱,然后用早膳,窝到暖阁里的炕上,泛了会儿懒,开始翻看账册,处理王府的事务。

    等将事情处理完后,华妈妈呈上枣茶让她解渴。室内的温度很暖和,但显得空气太过干燥,人容易缺水,抿着带着红枣味的微甜的枣茶,阿宝弯了弯眼睛。

    “王爷呢?”阿宝询问过来取账册的刘管家。

    因为男主人回来而万分高兴的刘管家圆腾的包子脸上堆起了笑,说道:“王爷一早就进宫了,估计午时应该会回来。”

    阿宝脸上也露出笑容,原本是想让刘管家下去的,不其然地想起自己秋天时在北鸣山酿的那些葡萄酒还有一些,忙道:“刘管家,你明日让人去北鸣山的庄子将那几坛葡萄酒搬回王府来。”

    刘管家笑应了一声,拍着马屁道:“王妃当日酿的葡萄酒口感真不错,属下喝了感觉以往喝的那些都不算得什么了。正好这天气冷,喝些葡萄酒能暖暖身子。”

    阿宝瞪大眼睛道:“葡萄酒放了冰块冰着才有味道,我正想加些干净的雪一起喝呢。”

    刘管家:“……”马屁拍在马腿上了肿么办?

    等刘管家一走,几个雁笑个半死,阿宝也捶着炕桌直笑,华妈妈也忍俊不禁,忍不住摇头失笑。

    “刘管家真是好玩。”雁声是个活泼的,揶揄道:“每次听他溜须拍马,总是很纠结,没想到今日他会露出这种憋闷到不行的表情,可真好玩。”

    几个雁又笑起来,刘管家办事能力不错,不过对着王爷王妃总喜欢夸张地拍马屁,一次两次便罢了,拍得多了,真是让人纠结。阿宝原本听时还会因为他的夸张而不好意思,等听多了,反而麻木了,要将刘管家的话刨去一大半听才是事实。

    “好了,你们也别笑了,刘管家还是不错的。”阿宝故作严肃道。

    雁声凑到阿宝面前,问道:“王妃,不会真的要在葡萄酒上加冰块喝吧?这也太冷了。”

    华妈妈和雁回一听,直觉这事情要禁止时,阿宝已经扭着眉头道:“算了,虽然很想尝尝,可是到底不方便。”然后摸着有些起伏的小腹,又忧愁地叹了口气。

    对于因为揣了小包子而被迫禁口不敢乱吃的吃货来说,这实在是件悲催到令人伤感的故事。

    其他人听到阿宝打消了尝试新鲜吃法的事情,纷纷松了口气,不过见她满脸怨尤,就像个被男人抛弃的怨妇,眼角不禁狂跳,纷纷期盼起进宫的王爷快回来,直接将因为怀孕后总是思想及情绪多变的孕妇镇压吧。

    *****

    而被晋王府众人心心念念着快点归来的萧令殊正在东宫中,与太子报告他的工作。

    太子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喜悦,听完他的工作报告后,拍着他的肩膀道:“五弟辛苦了,已经腊月了,这些日子你就好生地呆在府里陪着弟妹吧。哎,你这次可有受伤?”末了,习惯性地问了一声。

    萧令殊很诚实地点头,“不小心被人暗算在背上伤了一剑,不过已经愈合了。”

    太子听罢,脸上一阵愧疚,担心道:“怎么会被暗算了?难道你的行踪泄露了?”

    萧令殊沉吟道:“臣弟当时还未到江南,就遭遇到了几次伏击,看来是有人不愿意让臣弟去江南。这次江南私下开采盐铁一事,除了江南的几个官员外,臣弟猜测应该还有划东南沿海一带为治的长孙皇朝中的人有关,证据已在这里了。”说着,指着桌上的薄子。

    “长孙……”太子的脸色有些变化,不过很快便收敛了,蹙着眉道:“这下麻烦了。五弟,这事先到此为止,其他的交给为孤就行了。”

    萧令殊淡漠地点头,并不怎么理会后续之事,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后,他一向不会多事。

    太子见他脸上还有风霜的痕迹,这种大雪天赶路想来极是辛苦,也有那么些心疼,叮嘱他回府好生歇息后,想起怀孕中的晋王妃,不禁笑道:“孤在这里可要恭喜皇弟了,弟妹有了身孕,你也算是有后了。”

    太子一副“儿子终于成家立业,父亲好开心”的表情,看得一旁伺候的心腹太监陈德安眼角抽搐不已。

    萧令殊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什么反应。

    “好了,若没什么事的话,去太和殿拜见父皇,然后就回府去歇息吧。”太子说道。

    萧令殊偏头看他,那冷戾中静默无声的眼神让太子觉得,太和殿里的父皇今儿可能白等了,因为这弟弟根本没那意识,回来后还要去太和殿皇帝,以往都没这种事情。是啊,以往正德帝将这儿子忽略到底时,萧令殊哪次回来不是直接找太子,然后直接离开。

    而萧令殊离开皇宫后,没有如太子所想的那般直接回晋王府歇息,而是抬脚便去了大公主府。

    ******

    “你说什么?五皇兄回来了,然后直接去大皇姐那儿了?”

    齐王府里,原本窝在温暖的花厅里喝酒赏歌舞和美人姐妹花戏耍的齐王听到这消息,兴奋地站了起来,然后连美人也不赏了,拉高了声音道:“来人,给本王更衣,本王要出府。”

    等丫鬟和太监追去时,齐王已经疯疯火火地离开了。

    金璟琋带着丫鬟过来时,便见到今儿陪着齐王享乐的几个打扮妖娆的舞女,乌黑的圆瞳平静得仿佛不知道今儿自己的丈夫差点召幸了舞女的事情,问明白了丈夫的去向后,便带着丫鬟离开了这奢糜之地。

    伺候金璟琋的贴身丫鬟欲言又止,最近齐王好像迷上了来自西凉国的异域舞女,也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为讨好齐王竟然真的给他送了几个来自西凉国的舞女到齐王府里,其中这几个舞女中有一对双胞胎姐妹尤其美艳妖娆,一举一动就像毒药一样让男人着迷上瘾,而齐王也对那两姐妹花喜爱不已,天天叫她们到面前歌舞伺候。

    金璟琋全然当没看到丫鬟们的脸色,回到偏厅里,才让人将那些舞女都叫过来。

    听到是齐王妃召见她们,那些舞女既高兴又忐忑。听说齐王妃是名满天下的金家女,闺中女子中贤良的楷模表率,估计只要齐王开口,她们想伺候齐王的话,齐王妃也不会反对。忐忑的是,齐王妃趁着齐王不在召唤她们,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等舞女们依大邺之礼给金璟琋行礼时,金璟琋慢慢地喝着茶,也没叫她们起来,直到几个女人腿肚子有些发颤了,才叫了起。

    “既然王爷如此喜爱你们的歌舞,你们便好好表演,让王爷高兴的话,本宫有赏。”金璟琋说道。

    舞女们自然喜上眉稍,千恩万谢,而金璟琋的丫鬟们个个眼带古怪。

    过了几天,众人很快便意识到金璟琋的手段,不说这些舞女唱歌跳舞忙得快要吐血,齐王也看得快要吐血,只求别再看了,他决定老实了,再也不敢了!

本站推荐:军婚毒爱黄四娘家花满蹊庆余年周天子毒妻不好当重生之侯府嫡女超级兵王资治通鉴纲目[文白对照]皇家小娇妃三国好孩子

毒妻不好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毒妻不好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