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文学 > 毒妻不好当 > 75第 75 章

75第 75 章

推荐阅读:庆余年林徽因书信集彼得大帝克林威尔清史论丛州县初仕小补拿破伦林肯苏格拉底中日战辑选录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毒妻不好当最新章节!

    进入六月,京城热得就像个大蒸笼,栖霞山这边也受了些影响,每到晌午至傍晚这段时间,热得不可思议,加上是孕妇体制,体内热得像火炉,让阿宝每每精神不太好。而且这还不算,因为怀孕,很多冰制品的东西不敢乱吃,能消暑的东西也没多少了,更让她恹得厉害。

    这天傍晚,阿宝挺着肚子在院子里散步,散到一处院子里种植的桑椹树前,却听到丫鬟来报宁王妃要生了。

    “宁王妃要生了?什么时候?可生出来了?”

    雁然笑道:“听说是今儿下午时发动的,还没有生出来,现在皇庄那边正热闹着呢。”

    除了萧令殊,其他皇子皆住在皇庄附近,天气太热,宁王妃自然也跑到别庄来避暑,是以直接在别庄生产了。刚好,宁王府的别庄距离皇庄近,要请太医也方便。宁王妃要生了,住在皇庄里的皇后和贵妃都要关心一下的,太子妃作为长嫂也使人去探望,于是宁王妃要生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了。

    说来宁王妃自从怀孕后,便开始折腾,折腾得旁人胆颤心惊,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就将肚子里的孩子折腾得没了。为了孩子,宁王不得不一再退让,忍气吞声得差点将皇子的尊严都忍得没了,甚至连淮南郡王府也派了人过来劝她,作为个孕妇,真的别太折腾,安心生下孩子才是。

    娘家人的劝宁王妃还是听的,只是她嘴里应着,转眼便没当回事,继续折腾了。这一折腾之下,拉了满手的仇恨而不自知。可是偏偏宁王妃太健康了,孩子也太顽强了,这般折腾孩子仍是稳稳当当地呆在她肚子里,这么一呆,直到足月了,才开始有了动静。真真是让那些想看她将孩子折腾没了的人暗叫可惜,也有些嫉妒宁王妃的好运气,怀个孕都比其他女人要幸运。

    现在宁王妃要生了,很多人皆忍不住关注,宁王妃得罪过的人自然皆在心里暗搓搓地祈祷着她生个女儿。

    阿宝听到这个消息,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吩咐待她生下来后告诉她一声,到时打发人送份礼过去,然后转眼便抛在后头,又继续关注别庄里的桑椹了。

    今年别庄里的桑椹长势不错,青色的叶子间探出黑紫色的小果子,看得就诱人。阿宝吩咐人将已经变成黑紫色的桑椹摘下来,一部分送去皇庄给皇后和太子妃尝尝,一部分送回威远侯府,一部分送到外祖家给外祖母的舅舅们尝尝,剩下的除了自己吃的,还要做果酱。

    就在太阳快要落山时,阿宝吃着洗干净的桑椹,便听人说宁王妃生了,而且生了个女儿。

    阿宝诧异道:“这么快?才一个时辰……”比起贤王妃折腾了一天一夜,宁王妃只用了一个时辰,还真是幸运。

    华妈妈是过来人,笑道:“有些妇人身子健康,这孩子也生得快。”

    其他几个雁等华妈妈离开后,忍不住凑到阿宝面前,雁声嘴快地道:“王妃,这下好了,宁王妃生了个女儿,看她以后怎么张狂!”

    雁云和雁然抿着嘴笑,也有些幸灾乐祸。可爱的丫鬟们都是同仇敌忾的,宁王妃不知什么原因常针对阿宝,虽然往往不了了之,可是几个雁还是不高兴,所以听说宁王妃生了个女儿,自是高兴极了。

    看几个雁的表情都认为是宁王妃肚皮不争气,看得阿宝心里有些抽搐,默默地想着,不争气的是宁王才对,才会让宁王妃第一胎生了个女儿。想罢,突然也想到自己,萧令殊不会也这般不争气,让她生下个女儿吧?

    太阳落到山的那头,天空呈现一片紫纱般的暮景时,萧令殊回来了。

    回来时便见到阿宝不若以往他一回来便挺着个肚子围着他转,心情略……那啥,然后自动去换了身衣服,自动去拧了湿毛巾洗去脸上烟尘及汗水,自动将自己打理干净,方走到临窗前的藤椅前,双手撑在椅背上,弯腰俯视着她。

    “想什么?”

    “想我会想男孩还是生女孩。”

    “……”

    阿宝下意识地回答了,才发现面前的男人,到底习惯了他的气息,虽然被小小地吓了一跳,却没有过激的反应。

    萧令殊将她拉起身,扶着她变粗的腰身。阿宝笑着搭上他的手,见他脸上依然如以往般没有表情,心里叹气。

    吃完晚饭,天还微微亮着,阿宝被男人扶着去散步。孕妇要多走动,生产时才不会遭罪,是以萧令殊每天都会在早晚天气没那么热时,带着阿宝在别庄里散步。

    经过那一排桑椹树的时候,阿宝问道:“王爷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萧令殊低首看她,她的头顶堪堪到他脖子位置,显得十分娇小。当然,并不是阿宝生得矮,她在这时代的贵女中,还算是正常身高,像金璟琋那种不仅脸蛋萝莉、外表也同样萝莉型的,才是娇小玲珑。只不过,萧令殊长得比较高,颀长的身形,加上严谨的站姿,就像出鞘的宝剑一样,锋芒毕露,阿宝站在他身边,倒是显得小鸟依人了。

    “王爷,你说啊,男孩还是女孩儿好呢?”阿宝狗爪子扒着他的手臂,左摇一下右摇一下,摇得远远跟着的丫鬟心都提了上来,既担心她不小心晃出去怎么办,又担心心思难测的男人生气。

    “都好。”萧令殊淡淡地答道。

    嗯,不算意外的答案。恐怕在他心里,孩子只是个代名词,是男是女都无所谓吧。阿宝很体谅他,毕竟十岁后才接触正常人的生活,且因为某些关系,能得到的教育也不系统,是以在某些方面,思想也是异于常人的,甚至偶尔还单纯得挺可爱的。

    阿宝抿唇笑了笑,又道:“今儿傍晚,七弟妹生了个女儿。”抬头瞥了他一眼,见他脸色不变,却是根本没放在心上,便知道自己白说了。所以说,这等家常里短的事情,和他说可以,但听不听、放不放在心上,便是他的事情了。

    最后,阿宝决定不试探他了,生男生女随缘吧,果断回去睡觉。

    *****

    阿宝这边宽了心,而外头不知有多少人因为宁王妃生了女儿而在窃笑呢,这也得益于宁王妃在怀孕后,行事太张狂,不知不觉中得罪了太多人之故。

    比起其他人,宁王妃却是最难过的。

    等她醒来,知道自己生了个女儿时,也不知道是不是产后忧郁症发作了,捂着脸呜呜地哭起来,哭得宁王只得亲自上阵去安慰她。

    “女儿也很好啊,等她大一点,本王去给父皇上个折子,让父皇赐她一个公主身份,等她长大了,给她挑选个好男人疼惜她……”宁王是个实务的,一切以实际情况出发。

    宁王妃哭道:“天下哪有什么好男人?她以后又能嫁给哪个好男人?男人哪个不是见异思迁的?没得妻子为他们辛辛苦苦地生儿育女,却自己去风流快活……”越说越觉得生个女儿是让她来受苦的,不禁又是哇的一声大哭,“与其如此,还不如我现在就和她死了算了,也省得她将来命苦……”

    宁王快要被她弄得崩溃了,抓住最后的理智道:“也不全是啊,你瞧,本王对你不是挺好……”

    话还没说完,宁王妃又是一阵大哭,边哭边骂道:“你还有脸说这话,趁着我有了身子不方便伺候,是谁召幸了那些宫女的?还要我同意给她们名份,提作侍妾……呜呜,我怎么这般命苦,还不如和女儿一起死了算了……”

    “……好吧,是本王的错,这世间还是有好男人的。”宁王的理智在崩溃边缘徘徊,突然灵光一闪,说道:“你瞧咱们兄弟中,二皇兄对二皇嫂不是很好?五皇兄对五皇嫂也一样,你瞧五皇嫂现在有了身子,都没见他纳了其他的女人,六皇兄对六皇嫂也很好……啊,还有平王世子不是对世子妃很好?还有大姐夫对大皇姐也很好……”

    宁王的声音渐渐小了,因为宁王妃正凶狠地瞪着他,瞪得他莫名其妙。

    宁王妃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道:“你是不是想气死我然后另娶个能给你生儿子的女人才好?嗯?”然后在宁王呆滞之时,终于咆哮道:“不会安慰人就别乱安慰,难道你不记得是谁害得二皇嫂早产差点丢小命的?是二皇兄的侍妾,这种纳个搅家精的侍妾的男人哪里好了?难道你想你女儿以后和一堆女人争宠不成?你还是不是她爹啊,竟然这般恶毒?!别和我说晋王妃那贱-人,晋王对她好关我什么事,你是存心拿她出来气我么?齐王那种没脑子的货色被齐王妃牢牢地把持住不是应该的么?平王世子那头猪,对江凌薇再好有什么用?这种猪一样的男人,女人嫁了他哭都没地方哭去!至于大姐夫……哈,那就是个软蛋,大皇姐找面首他都不敢吭声,这种男人嫁了有什么用?!难道你也想让你女儿以后找面首!!!”

    中气十足的咆哮声直穿门扉,传到屋外,吓得守在屋外的丫鬟嬷嬷们心脏都要停了,差点要对里头的姑奶奶跪下了,这般口没遮拦的,传到外头如何是好?幸好这里伺候的都是心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而屋子里的宁王……他已经被产后忧郁症的老婆弄崩溃了,然后直接跑了。

    见他走了,宁王妃又继续哭起来,直骂男人都是没良心的,哭得那些丫鬟嬷嬷不知如何是好。

    不得已,只好去请贤王妃及淮南郡王妃过来安慰了。

    淮南郡王妃好说歹说,仍是见女儿一脸委屈,真是想暴打这丫头一顿,心说就算是女儿,那也是皇室的子孙,将来谁能亏待了去?

    贤王妃道:“你也别难过了,说不定第二胎就是男孩了呢?你瞧我不就是这样,头胎先生下了妞妞,第二胎才生下黎哥儿。说不定咱们妯娌都是这会是这种情形,你瞧周王妃,她头胎不也是生了个女儿?”

    在贤王妃努力举例子时,也不知道她的话戳中宁王妃哪个G点了,只见她突然双目灼灼地道:“二嫂是说,咱们妯娌都是这种情形,意思是说,晋王妃这胎也是个女儿?”

    贤王妃愣住了,淮南郡王妃……她想将这异想天开的女儿塞回肚子重造。

    见宁王妃一下子精神焕发,一改这几日的忧郁颓色,贤王妃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得勉强道:“这个……也说不准。”她哪里知道晋王妃这胎会生男还是生女,太医虽去请过脉,但晋王府里有解神医在,根本不需要太医来看,而且太医有些时候也看不准是男是女。而且,上辈子没有晋王妃这人,她也无法依靠记忆知道晋王妃是生男还是生女啊。

    不过宁王妃却坚定地认为晋王妃这胎一定会和她一样生女儿。如此一想,她很快恢复了正常。

    宁王妃恢复正常了,反而让宁王和淮南王妃觉得不正常了。

    *****

    阿宝不知道自己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拯救了宁王妃的产后忧郁症,时间进入到了七月份后,很快要到她的预产期了。

    阿宝自从来了别庄后,很少去给皇后请安,直到皇后也到了皇庄,方隔三叉五地慢腾腾地去皇庄请安,直到怀孕满八个月后,皇后不敢再让她折腾了,方免了这事情。随着阿宝的预产期近,皇后反而隔三叉五地打发人过来询问她的情况,作足了慈母之态。

    除了皇后外,江凌薇、五公主、金璟琋和威远侯夫人及几位姐妹也时常上门来探望她,大家都住在栖霞山附近的别庄里避暑,往来倒也方便。而且和她关系好的已婚的姐妹,这一年来也没一个传出消息,多少也让阿宝有些在意。特别是李明凤,她和武皓感情甚笃,小夫妻俩因为大公主这个恶大嫂时常刺激,倒是能互相体谅,感情十分好,可却是怀不上。

    转眼便到了宁王女儿的满月,虽然是女儿,不过因是第一个孩子,宁王还是极重视的,也大办一场。阿宝的预产期已经近了,自是没法去了,让刘管家送了礼过去聊表心意。

    随着阿宝的预产期临近,萧令殊便没再出门,成天守在庄子里,阿宝几乎每天一睁眼见的是他,闭眼前见的也是他,原来因为预产期临近而有些慌乱的心情,也渐渐地开朗了许多。

    只是萧令殊此举让正德帝不太高兴了,特别是江南那儿有几个城镇今年夏天出现干旱,有些不法份子趁机捣乱,原本是要让萧令殊去探查一翻的,谁知道他甩都不甩你,气得正德帝够呛。

    对此,习惯性在萧令殊与正德帝之间作万金油和事佬的太子忍不住劝道:“父皇,这是五皇弟第一个孩子,他难免是重视了点儿。而且江南那里,五皇弟也派了人盯着,不会出什么乱子,也不必让五皇弟亲自走一趟,可以指派其他人过去……儿臣倒是有些担心是南齐的长孙氏那边……”

    两人正商量着事情,突然陈祥在外头通报,皇后娘娘打发人来说,晋王妃要生了。

    正德帝蓦地怔住了,倒是太子喜上眉稍,忍不住问道:“晋王妃现在情况如何?太子妃可是过去了?”这是自己亲手教大的弟弟的第一个孩子,太子也是重视的。

    陈祥笑道:“太子殿下放心,皇后娘娘已经打发了人过去了,太子妃也亲自去了。晋王妃现在还未生,不过太医去把了脉,说情况良好,晋王妃是个有福气的,佛祖保佑着呢。”

    太子抿唇微笑,此时倒是没心情再议事了,与正德帝说了一声便离开了。

    等太子离开后,正德帝整个人都松懈下来,背靠在宽大的龙椅上,望着高大的屋顶上的横梁,眼神复杂。

    阿荆,咱们就要有孙子了……

    ******

    阿宝觉得她快要痛死了,嘴里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早上起床时还好好的,等吃了早膳,她让人拿了账册给她过目时,肚子开始隐隐地痛了,原本不当一回事,可随之而来的阵痛让她明白这是要生了。

    早在几个月前,华妈妈和解神医商量过后,已经准备好产房及一切生产事宜,接生嬷嬷也早就在别庄驻扎着,随时可以准备就绪。所以在得知她要生时,华妈妈有条不紊地指挥着,直到阿宝被萧令殊抱进产房,然后忤在产房里,华妈妈傻眼了。

    “王爷……”

    华妈妈忍不住唤了一声,却见他冷幽幽地看过来,那种冷酷无情的残忍眼神即便看了一年多,仍是不习惯,嘴里的话怎么也吐不出来。

    产房里的几个接生嬷嬷也同样苦恼,心道女人生孩子,你一个大男人在这里添什么什么?是嫌不够乱么?心里腹诽着,却没有人有那胆子当着他的面说,毕竟这个是个凶残的主,光是站在面前,就让人压力山大了,哪还有那胆子来个忠言逆耳?

    倒是阿宝在一会儿阵痛过后,感觉没那么痛了,才虚弱地道:“王爷还是先出去吧,产房血腥,污了王爷可不好了。”倒不是阿宝真的这般贤惠,信这个,而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般狼狈丑陋的样子。

    萧令殊拿了条帕子为她擦试脸上的汗,沉默不语。

    阿宝很快又呻-吟了一声,突然涌来的疼痛让她脸皮抽搐了下,死死地咬紧牙关才没有痛叫出来。而这其间,阿宝很清楚地看到旁边的男人虽然仍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那双清幽乌黑的瞳眸倒映着她狼狈的模样,还有在她忍痛时,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慌,让她一下子心软了。

    “王爷,你先出去吧,你在这里……臣妾生不出来。”阿宝有些开玩笑地道。

    “……”

    一屋子里的丫鬟嬷嬷们听到这话,差点忍不住翻白眼。可是某个在这方面还算单纯的男人却是相信了,然后冷冷地问道:“要多久才能生出来?”

    被他询问的接生嬷嬷差点要抽了,忍着满脸黑线道:“王爷,这事儿不好说,得看情况……不过晋王妃身子养得好,月份也足了,估计会很快的。”在那双凶残阴毒的眼睛瞪视下,接生嬷嬷忙捡着好话说。

    萧令殊出去了。

    等他一出去,阿宝再也忍不住,发出呜咽声。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得到消息的太子妃、威远侯夫人、大舅母陈氏、江凌薇、五公主等人也到了,她们联袂而来,看到站在产房外的男人,不禁面面相觑。

    威远侯夫人生过几个孩子,生孩子的经验是最多的,询问了丫鬟后,知道孩子要出来还有一段时间,便对太子妃几人道:“晋王妃不会生这么快,还要一些时间呢。”

    正说着,发现产房前的男人突然回头看她,吓了她一跳,勉强定了定神后,方道:“王爷,女人生孩子是要些时间的,您也别累着了自己,省得王妃在里头担心。”

    从阿宝要生时就被拎到这儿来助阵的解神医听罢,也点头赞同。虽然他没法进产房,不过作为医者,他还是决定镇守在这里,以防外一。

    而这时,齐王夫妻也来了。

    对于齐王来说,他家五皇嫂要给他五哥生孩子,他怎么可以不到场呢?于是和老婆一起来了,准备见识一下他家五哥即将出世的孩子会不会继承他家五哥的凶残彪悍风格。

    “哎,五皇嫂什么时候生啊?不知道是男是女,不论男女,希望他一定要像五哥啊,这样才好玩……到时候璟琋也给我生个像我的儿子,然后让他和五哥家的孩子凑到一起,打遍天下无敌手……”

    院子里的女人听到这话,眉头忍不住跳了跳,然后看向金璟琋的目光有些同情。

    时间很快到了午时,天气热,刘管家怕热着了几位贵人,早将他们请到偏厅纳凉吃些东西,除了齐王,在场的人都不怎么吃得下,关注着产房的情况,威远侯夫人少不得安慰众人,女人生孩子这事情,时间有早有晚,现在才一个早上,不急。

    不过威远侯夫人这话显然没法安慰到在产房前站了一个早上的男人,在里头发出痛苦的叫声时,终于推门而入。

    众人傻眼了,吃惊之下,竟然都忘记了反应。

    阿宝的精神有些萎靡,眼前一阵阵发黑,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时不时地发出痛苦的叫声。华妈妈将准备好的参茶喂她,让她积赞体力,时间还长着。

    等汗涔涔的手被人握住时,阿宝睁开眼睛,当看到床前的男人沉默的脸时,还以为她痛出了幻觉,等迟钝的脑子终于接受了这男人竟然闯产房围观她丑丑地生孩子的事实,顿时一股子的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人,怎么可以——啊——”

    惨叫一声,阿宝只觉得身体有什么东西削落了,那种感觉十分的奇妙,让她形容不出来,然后精神一松,眼前又有些模糊了。

    “王妃生了!”

    旁边传来了接生嬷嬷惊喜的说话声,阿宝弯了弯唇角,虽然感觉到很累,却仍是清醒着,下意识地揪住手上握着的大手,在接生嬷嬷的“恭喜王爷,王妃生了个小郡主……”的声音中,陷入了黑甜乡。

本站推荐:军婚毒爱黄四娘家花满蹊庆余年周天子毒妻不好当重生之侯府嫡女超级兵王资治通鉴纲目[文白对照]皇家小娇妃三国好孩子

毒妻不好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毒妻不好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