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文学 > 毒妻不好当 > 117第 117 章

117第 117 章

推荐阅读:庆余年林徽因书信集彼得大帝克林威尔清史论丛州县初仕小补拿破伦林肯苏格拉底中日战辑选录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毒妻不好当最新章节!

    秋风乍起,拂过树稍,发黄的叶子从枝头落下来,旋转着掉落到地上。

    清冷的秋风从窗台拂进室内,吹散了室内浓郁的药味。

    细碎的脚步声响起,阿宝刚去将窗护掩上,便看到从外头跑进来的两个孩子,已经穿上了秋衣,戴着缀着毛球的帽子,随着他们的奔跑两颗小毛球甩来甩去。丫鬟们跟在双胞胎身后,怕着吵了屋子里的人,倒不敢再开口叫唤。

    阿宝朝她们摆了摆手,让她们候在外头,然后过去将两个孩子抱起,将他们抱到床前的小凳子上坐着,接过雁回绞的热毛巾为他们擦脸擦手。

    两个孩子乖乖地抬头给她忙活,一双大眼睛忍不住往床上瞟,小爪子蠢蠢欲动,自以为没人发现,偷偷地伸出小爪子去摸床上的男人的脸,然后还戳了几下。

    阿宝抿唇,当作没看到他们的举动,直到儿子过份地将身体挂在床沿边,快要将自己的小脸蛋顶到床上男人的脸上时,方过来将他拎了起来,说道:“糕糕坐好,不准闹!否则不准留在这里!”

    听罢,小家伙们赶紧将小胖爪放在膝盖上,表示他们很听话,不会闹人的。

    “娘娘,爹爹?”

    阿宝分别摸摸他们的脑袋,温和地道:“不是告诉你们了么,爹爹生病了,要多睡几天才会好,包包和糕糕都不能闹,不能吵到爹爹歇息,知道么?”

    两个孩子似懂非懂地看着她,然后点头,然后都趴在床上,奶声奶气地唤着爹爹,趁着阿宝转身时,伸出小胖手多戳了几下。

    阿宝哪里没看到,见他们只是摸摸罢了,忍着笑当作没看到。两个孩子摸了会儿,皆心满意足,又趴在床前,姐弟俩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陪着床上的男人说着话,发现男人没有睁开眼睛理他们,又伸出小爪子去戳他。

    这时,雁声端着托盘进来,托盘上是一碗散发着浓浓味道的药汁,雁声小声道:“王妃,王爷的药煎好了。”

    阿宝摸了摸碗沿,还有些热,便先放着,去将两个小祖宗哄出去再说。

    回到京城已经好几天了,回京那天,安置好萧令殊,阿宝换下了男装,便火速去田家将两个孩子接回来。孩子们在梦乡中被送到田家,醒来时没见到双亲时,都哭闹起来,后来还是田老夫人耐着心哄停的,陪了他们一天。所以在阿宝去接他们时,两个小包子都鼓着腮帮子,嘴里骂着她“坏”,小手却将她抱得死紧,仿佛怕她再将他们丢下一样。

    等回到府里,再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时,两个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那种沉重的气氛,竟然懂事不少,安静地坐在床前的小墎子上陪着,然后奶声奶气地陪床上的男人说话。而他们也不知道打哪里学的,最爱做的事情便是趁着大人不注意的时候,伸小手去摸床上的男人,见他安安静静地躺着,不会睁开眼睛拍开他们的小手,摸得更起劲了,似乎只要多摸一点儿,他就会醒一样。

    等药放得可以入口了,阿宝将室内的人都谴到门口边守着,然后自己拿了个比较高的枕头垫到他脑袋下,又用老方法喂他喝药。

    药喂到一半,仿佛他受不得那苦味一般,终于睁开眼睛,不过依然如这几天一样,双眼无神,下意识地发出呓语:“……阿宝……”

    “王爷,我在呢。”她低声道,双眼有些湿润,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脸。蛇毒将他的身体损伤极重,使得他的体温凉凉的,每日只有在她喂他喝药时,才会睁清醒一会儿,其实人并没有清醒,仍是神智模糊,下意识地唤她罢了。

    不过解神医说,这情况已经算好了,再过段时间,他清醒的时间会更多,让她耐心地等。不过最好每天的药都让他喝下,不能浪费。

    他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又闭上眼睛陷入了昏睡。

    阿宝抽了抽鼻子,看他虚弱的样子,心里恨不得弄死害得他如此的人。半晌,收拾好情况,继续将剩下的药悉数喂下。

    喂完药后,阿宝让人进来收拾,然后让人关了窗阻止外头的风吹进来,绞了热毛巾为他擦拭身体,换上干净的衣物,又为他的四肢按摩,为他活络筋骨血脉。

    整整忙活了一个时辰,阿宝才吁了口气,整个人都累脱了,由着雁回雁声扶着到外间的榻上歇息会儿。

    “王妃,您的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去歇息会儿?”雁回担心地道。

    “是啊,王爷若是醒来看到王妃您如此,也会心疼的。”雁声也劝道。

    阿宝喝了杯羊奶,说道:“等他醒了再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就在两个雁还想劝时,守院的门房传话,席远有事求见。

    阿宝让他进来,看到席远的脸色有些凝重,心里咯噔一下。不待她发问,席远已经开口了。

    “王妃,南齐太子死了。”

    “……”

    阿宝目瞪口呆,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南齐太子终于蠢死了么?!

    席远没理会她的消化不良,继续禀报道:“今儿一早,有人发现南齐太子死在国宾驿馆中他休息的房子里,南齐的秦将军不知所踪,皇上已经发话,让京兆尹严查此事,不能放过真正的凶手。”

    听到这话,阿宝突然回过味来,怎么觉得皇帝这话……十分故意呢?

    接下来,席远又隐晦地向阿宝提了些事情,阿宝听懂了,并且也明白了席远要告诉她的意思:南齐太子之死,估计下手之人是齐王!

    回到京城后,萧令殊遇刺一事并没有特意隐瞒,京城的人很快便知道晋王巡视皇庄秋收,在京外树林遇刺一事,且危在旦夕,至今还未恢复清醒。明明是如实将情况汇报,但传开来后,让人感觉到情况万分危急,仿佛晋王下一刻就会没了呼吸一样,而且很多人都相信了。

    就在这种时候,齐王这熊孩子上门了。

    他不理会刘管家的阻拦,直接闯到后院,来到萧令殊的床前,看到不知生死的萧令殊,齐王暴发了。

    “是谁将五哥害成这样的?!”齐王大手一抓,便抓中了一路跟随过来、预防他发疯的席远的领子。

    席远忙道:“属下不知,此事还在调查中,不过……”

    齐王不耐烦他的吞吞吐吐,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席远只得将解神医对那条咬了萧令殊的毒蛇作了分析,齐王当听到许是南齐那边的毒蛇时,冷笑连连,心里已经认定了这事情绝对是南齐太子干的,也只有像他那般蠢的人,才会干这种事情。还呆在他国呢,就敢下手去行刺主人,活得不耐烦了。

    齐王得了答案,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事后想来,齐王怎么能如此顺利地通过晋王府府卫的拦截来到后院?分明是席远欲让齐王瞧见萧令殊此时的模样,好增加说服力,刺激齐王。不过凭着齐王真的能那般顺利地刺杀南齐太子?作为南齐的将军,秦将军怎么可能会在自己太子死后恰巧就失踪了?

    疑点重重。

    想罢,阿宝看了席远一眼,却见他依然淡定微笑,一张娃娃脸上笑得真是亲切。

    阿宝将屋子里的丫鬟挥退到门外守着,说道:“席侍卫有什么要说的便说罢。”

    席远含笑道:“王爷现在未清醒,府里少不得要王妃作主。属下也不愿意隐瞒王妃,王爷在昏迷之前,对属下说过,有什么事情,须得禀与王妃知,让王妃拿个主意。”

    阿宝点头,脸色稍缓。

    “王爷遇刺这事,确实是南齐太子命令的,这也是属下让人去查出来的,这是先前从南齐太子所居的屋子里偷出来的东西。”席远从袖子拿出一张纸条递给阿宝。

    阿宝狐疑地接过,等看完上面的东西时,脸色变得有些糟糕,沉声道:“你要我如何做?”

    “王妃言重了,并不需要王妃如何做。”席远笑道,“只需要以王妃的名义将它送进宫里给皇上便行。”

    阿宝点头,叫来刘管家,让他去处理了。

    *****

    等席远从正房离开,直接去找常山。

    “南齐的秦将军现在在何处?他应该没死吧?”席远直接问道。

    常山冷冷地道:“如此背主之人,让他直接死倒是便宜了。他现在应该是赶往南齐的路上,我已经让人送消息去给于飞,等他回到南齐,直接将他格杀,不会让他有机会乱说。杀害南齐太子的罪名,他是背定了!”

    他最是看不起这种背主之人,即便秦将军效忠的人可能是南齐的其他皇子,位既与南齐太子来大邺,应该保护妥当自己国的太子方是,而不是如此在事情发生时,直接逃了。

    席远眯着眼睛,掩饰眼里的冷光,说道:“还有那位南齐公主,找个空将她的身份揭开吧。免得个娇滴滴的公主随便死在外头太可惜了。”

    想到那位乔装打扮躲到市井中的南齐公主,常山的脸色又有些黑了,看得席远有些好笑。

    “好啦,不必理会那么多,王爷吩咐的咱们都做得差不多了,很快便可以收网了。”说着,又叹了口气,“希望王爷快点醒吧。”

    ******

    阿宝虽然足不出户,不过也关注着外头的事情,很快地,针对萧令殊遇刺及南齐太子之死,便听到了十分精彩的版本。

    南齐太子意图毒杀大邺皇子,后被识破准备逃离大邺,却被随行的南齐将军杀害。南齐将军杀害南齐太子后,直接逃往南齐,打算将之栽赃给大邺。

    正德帝知道后,大发雷霆,同时也派使者送了国书到南齐去质问南齐皇帝,派这等有异心的皇子和将军前来大邺,安的是何心。

    而南齐那边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被弄得焦头烂额。

    首先,他们的太子死在了大邺,原本按剧情设计,他们可以一口咬定这是大邺人杀害了他们太子,他们可以站在在大义的一方,可谁知反被咬了一口,还被大邺找到了太子指使刺客暗杀晋王的证据,想抵赖也抵赖不了。于是大邺皇帝修书一封过来,整个篇幅都是质问,干脆直接地抽了南齐皇帝一个响亮亮的耳光。

    其次,他们太子在大邺死了,而且大邺给的说法是,他们自己国家的秦将军杀了太子,然后逃逸了,现在下落不明。秦将军不知所踪,一直未现身为自己说句话,也像是默认了大邺的说法。南齐皇帝气得跳脚,恨不得直接将秦将军挖出来,让他去证明自己的清白,顺便去咬大邺一口。

    可惜秦将军仿佛就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一个月后,有人在南齐与大邺的边境中,发现了疑似秦将军的尸体,并且从他身上搜出了一些秦将军与南齐几位皇子的通信,证明了他杀害太子是得几位皇子们的授意的。南齐皇帝气得生生吐血,使得南齐又是一团乱。

    最后,大邺咄咄逼人,让南齐给个交待,不然大家开打吧。

    除了北蛮不消停外,这些年来大邺的边境也算是战事已稳,且北蛮那儿有镇北将军镇守着,北蛮人如今被打怕了,不敢再轻易南下,倒是让大邺腾出些力气来,可以对付南齐。而且听说南齐近几年天灾**不断,其领地今年夏季时还闹了旱灾,收成锐减,又因赋税重,百姓过得苦,使得境内并不安稳。

    如此情况下,就算要开战,北邺也不惧,而且北邺想要收拾南齐统一中原很久了,错过这个机会就没了。

    所有人皆知,战争不可避免。

    阿宝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栽赃陷害,而且听说以齐王为首的一干人在朝廷上煽风点火,四处污蔑南齐时,叹为观止。

    其实很多人心里有数,南齐太子这回死得真心是冤,估计他也不会想到,就是有人这么熊,根本没给他离开的机会,直接派人将他弄死了。而且等他死后,还要利用他的死来恶心一下南齐。

    所有人在心里默默地给齐王这熊孩子点赞,发现他熊起来时,战斗力真是杠杠的,对付敌国真是太好用了,完完全全地将大邺推到了一个大义的制高点来。

    阿宝也在心里夸赞了齐王的战斗力后,便不再关注了,继续用心地照顾萧令殊。

    *****

    贤王妃慢条斯理地捻起一张制作精美的帖子,正准备翻阅时,便听心腹丫鬟说,她家那三妹妹定亲了。

    “定了哪家的公子?”

    “听说是承恩公府的四少爷。”

    承恩公府的少爷?怎么不是那个人?

    贤王妃心里有些疑惑,问道:“是母亲为三妹妹定下的?三妹妹可是乐意?”难道这辈子改变了这么多事,连几个姐妹的姻缘也改了么?

    丫鬟抿唇笑起来,有些兴灾乐祸道:“奴婢听府里以前交好的姐妹说,三姑娘自然是不乐意的,这些天一直将自己关着不出门呢。”她今天回武昌公府探望以前的几个姐妹,坐在一起吃茶聊天,也听说了武昌公府一些秘密,这不马上来向主子邀功了。

    这就对了!

    贤王妃心里暗暗点头,那丫头看上的是那种有妻室的男人,是不会嫁给承恩公府的四公子的。

    “还有啊,奴婢好像听姐妹说,有一回三姑娘闹得厉害,吵着要去晋王府呢……”丫鬟又有些犹豫地道。

    贤王妃一愣,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问道:“你仔细说说,听到了什么?”

    “就是前阵子,晋王遇刺,危在旦夕,三姑娘直接哭着跑到夫人那儿,说要去晋王府瞧瞧,若是晋王有个什么意外,她也不想活了……”丫鬟说得有些不确定,这事武昌公府是下了禁令的,但对于一些家生子而言,哪里禁得住?也许不一定会向外人透露,但对于武昌公府的姑娘,就不一定了。

    贤王妃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心里十分震惊。她没想到古馨愉没有像上辈子那样爱上同个男人,可是仍是爱上了有妻室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个鬼见愁,比之上辈子那男人可怕不知多少倍。

    突然,贤王妃忍不住发出低低的笑声,然后越笑越大,直接趴在炕桌上,笑不可抑。

    她承认自己那位好继母手段厉害,上辈子为了女儿不做妾,能将小女儿看中的那男人的妻子神不知鬼不觉地除了,最后完成了女儿的心愿,让自己的女儿风风光光地嫁过去成为当正室夫人。可是晋王不是什么平常官宦之家的男人,晋王妃也不是这般好对付的,她这回要怎么做个慈母,满足女儿的心愿呢?就算她愿意让女儿委屈作妾,也要看看晋王想不想要个妾。

    贤王妃笑了许久,然后伸手拢了拢发髻,招来丫鬟,同她耳语几句,说道:“就按我说的去办,不必太刻意,让承恩公的四公子心里明白就行。”

    丫鬟迟疑了下,说道:“那承恩公的公子会不会迁怒,败坏三姑娘的名声?到时连累了王妃怎么办?”一个家族的女儿的名声有损,同样会连累其他出嫁的姑娘。

    贤王妃眼波微转,笑道:“他不敢!单是晋王就足够他三思而行了。”

    等丫鬟离开后,贤王妃端着手中的茶,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上辈子他们过得太舒服了,这辈子谁也别想好过。

    现在才开始呢!

    ******

    深秋过后,天气开始变冷,很快地京城迎来了第一场初雪。

    “娘娘~~”

    阿宝翻着账本,听到欢快的叫声,抬头望去,便见穿得像两颗胖乎乎的球一样的孩子从外头滚了进来,后头的丫鬟亦步亦趋地跟着,就生怕他们一个不小心摔倒了。

    两个孩子跑进来后,直接扑到她怀里,眨巴着眼睛,然后都摊开了小手,露出被冻得红通通的小手,还有小手上的水渍。

    “娘娘,花花~~”

    阿宝奇怪地看着,哪有什么花?

    倒是小家伙们似乎也发现花花没了,都收回手看向手心,小眉头皱起,又看向窗外,指着外头的雪说:“花花~~”

    原来是说雪花,阿宝看向照顾他们的丫鬟,丫鬟忙道:“王妃,小主子们刚才过来时看到院子里的雪,让奴婢们去接了些雪花,说是要送给您和王爷。”

    知道他们没有去玩雪,阿宝脸色缓和下来,又听丫鬟如此说,如何不知道孩子们的孝心,顿时心花怒放,将他们搂到怀里亲了几口,用热毛巾给他们擦去小手上的雪水,然后道:“好了,咱们去看你爹爹!”

    “好~~”

    阿宝牵着儿子女儿往内室行去。

    床上的男人依然沉睡着,看起来比以往削瘦了许多,看得阿宝又有些心疼。

    双胞胎们已经坐到丫鬟搬来的小凳子上,趴在床前奶声奶气地叫着爹爹,然后又伸出小爪子偷摸了。原本以为会和以往那样,怎么摸这人都不会反应的,谁知就在他们才摸两下时,床上的男人睁开眼睛了。

    小家伙们反应极快,脸上都露出甜得腻死人的笑容,大声叫道:“爹爹~~”

    阿宝正去拿干净的衣物打算稍会给床上的男人换衣服,听到小家伙们响亮的叫唤,笑道:“叫这么大声做什么?要吵醒你们爹爹……王爷!!”

    轮到她吃惊了,然后扑了过来。

    竟然在非喝药的时间醒了,而且也不是以往那种短暂的清醒,眼神看起来极清明,也让她心跳得极快。

    “王爷,你醒了!”

    阿宝毫不客气地将小包子们挤到一旁,自己趴到床前,两个孩子也不甘示弱,一起挤了过来,于是在男人眼里,母子三人将脑袋凑过来,皆眼巴巴地看着他。

    他感觉自己睡了很长的一觉,一觉醒来后,便见到了心里最惦念的那个人出现在眼前,惊喜交加地看着他,还有两个孩子纯真的脸。

    “阿宝,我醒了……”他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

本站推荐:军婚毒爱黄四娘家花满蹊庆余年周天子毒妻不好当重生之侯府嫡女超级兵王资治通鉴纲目[文白对照]皇家小娇妃三国好孩子

毒妻不好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雾矢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矢翊并收藏毒妻不好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