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文学 > 时光的河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结局 就这样一直爱下去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结局 就这样一直爱下去

推荐阅读:红楼梦夜的命名术全职艺术家斗破苍穹魔道祖师赘婿浅阳最强狂兵最强狂兵叶辰萧初然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时光的河最新章节!

    火渔归心似箭,大家都很舍不得她,一片依依不舍。但她的心早已飘去了千里之外,他有想要见的人,有想要守护的真心。

    都说生孩子等于是在鬼门关前走一遭。

    窗外的风景很美,每天坐在火车上想很多事情,李斯羽是不是也在想着她?是不是也一直坚持不懈的等待?她这样任性的离开八个月,他是不是一如既往?

    这个分别了长达八个月之久的男朋友,是不是还是她的男朋友。

    “可你也不知道是哪一天啊!”火渔诧异的看着她。

    “怎么样?都平安吧?该死的没信号加上堵车!”李斯羽的声音响起。

    李斯羽根本就没有看向她,不由得失落感加强。

    两人眼睛对上,仿佛生男生女就在他们俩的较劲中谁赢谁输决定。

    就这样,两个人有了各自的干妈。

    “嗯。”

    宁阳送她到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车子很快改变了方向,两人拉紧了彼此的手,给对方安慰。

    “哇哇。”随着这一声婴儿哭声,站在外面的三人都松了一口气,才发现已经紧张的手心算是汗水。

    火渔也很惊讶,卡里竟然有二十万!

    “真好!女宝宝是我干女儿。”火渔爱不释手,分不清哪个是男是女。

    车子颠簸到了拉萨,火渔没有任何犹豫,买了回长沙的火车票,而这样漫长的几天几夜,她就要承受思念的煎熬。

    “我终于做舅舅了,也不知道何时能做爸爸。”李斯羽一句话,火渔燃起希望。

    “那我们结婚吧?”

    “黎儿!你怎么会在?你怎么会在?”火渔激动了,扔下行李跑过去,抱着谷黎不撒手,眼角似是有泪。

    “好!”火渔点头。

    “不要什么都说好!”某人暴走。

    学校几处地方都已经破损,早就需要休整,却一直苦于没有经费,火渔想起了李斯羽留下的那一张银行卡,她没有动过,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看着孩子们喜悦期待走出这里的脸孔,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

    “双胞胎!我的柳柳真是太棒了!”苏博兴奋不已,整个人都在颤抖,初为人父的喜悦已经完全的席卷了他。

    教室破掉的瓦片得到了休整,桌椅也换了,作业本也走了,一切都变得很好了。

    “柳柳,估计要生了。”谷黎一边高兴一边又担心。

    她可是苏家的重点保护对象,也样跑过来也不知道怎么征得苏家同意的,这样乱来,也不知道会不会让他们关系变坏。

    “恭喜,是龙凤宝宝。”

    火渔不敢上前,就这样看着他。

    “那你以后不走了吧?”

    随后又是一阵婴儿哭声。

    “你爱我吧?”李斯羽问。

    “谁跟你说这个了!”

    “我,收拾之前的一些东西。”火渔僵硬着站在原地。

    “斯羽。我以为你,以为你不爱我了”火渔的眼泪又忍不住下来。

    突然间找不到一个理由,一个留下来的理由。

    “别担心,柳柳很快就出来了。”火渔安慰苏博。

    “那二十万我会还给你的!”某人郑重其事。

    “保重!”

    他的话像是一支利剑,扎的火渔的心口生疼。

    “李斯羽!”

    “柳柳应该也快生了,不行,啥时候去深圳一趟才好,对了,你和柳柳什么时候认识的?”火渔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火渔下意识的看去。

    “那我的心你总要还给我吧?”李斯羽看着火渔痛哭的模样,再也忍不住一把把她抱进了怀中。

    “怎么了?谁在医院?”直觉是自己熟悉的人。

    不由得在想,当时李斯羽究竟是用怎样复杂的心情离开,不过不用怕了,因为她很快就要回到他的身边了。

    “傻瓜,不爱你我还能爱谁?”李斯羽揉了揉她乱糟糟的发。

    “小渔,只要你回来就好了,当初一声不吭的就走掉,你不知道,我和维瀚好长时间都不想再理你了。”谷黎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眼底一片真诚。

    “我喜欢女宝宝。”火渔也不客气的说。

    房间里的摆设还是一如既往,哪怕是他们的合照也依旧放在桌上,一切好像都没有变,但是人变了。

    “我喜欢男宝宝。”谷黎有些颤抖,真奇怪,生孩子的反倒是不紧张,她们俩坐在产室外,但是紧张的一抖一抖的。

    “喂?什么?哪家医院?好,小渔我接到了,我们马上过去。”谷黎接了一个电话,神色紧张。

    火渔的心情不言而喻。

    “你和柳柳怎么认识的?”火渔没忘记这个问题。

    “不过,你这趟可真是晒黑了不少,不过身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怎么?这次想明白了?”谷黎拉着她的手,好好的看了看,不住的打量着有了的变化。

    两人相视而笑,幸福来到,牵手走下去。

    “我好想你,好想。”火渔一阵激动。

    火渔抬起头,看着李斯羽,脸上是眼泪中的笑脸。

    “嗯。”

    “嗯。”

    “可是,你。”火渔的眼泪止住,睁着迷蒙错愕的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李斯羽。

    结果这个火渔好奇的问题,再一次被忽略掉。

    她说会祝福他找到知心爱人,可是心里却这么的难受。

    “你走了八个月,回来都不给我电话,我有多生气你知道吗?”李斯羽气愤不已,把火渔的头狠狠的摁在胸前。

    到了医院,才见到柳柳进产室前的一眼,满头都是汗水,头发贴在脸颊上,想来也已经疼了好一阵子了。

    “嗯。”

    “小渔,回来了?”李斯羽看到了她。

    这样一句简单的称呼,让她从柳柳生产平安的喜悦中顿时像是被人从头到脚的泼了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每天从拉萨到长沙就只有一班车啊!”谷黎笑说。

    “没事,之前出了一点小意外,我以为看不到你们了,不过,现在好了,还活着,也看到你们,真是好开心。”火渔已经不介意这些零碎难看的伤口,能看到他们已经是上帝最大的恩赐了。

    他似乎比以前更加的高大了也帅死了,他的眉眼,他的嘴唇。

    “为什么这么多伤口?你之前失去联系那段时间的意外?”谷黎碰触到大小不一的凸痕,已经愈合,却还有粉|嫩的一条条细碎的疤痕。

    “不是,只是收拾一些之前的东西,也用不到了。”火渔支支吾吾,仿佛做贼心虚一般,只是她还有些不太接受现在这样的他们。

    谷黎笑看着她,相比八个月之前。现在的她似乎才是真正的活过来了,脸上的笑容不再有牵强。

    得知柳柳平安后,便一个人离开了医院,突然觉得好笑,回到了她想念的长沙,却突然发现自己无处可去。

    李家这样不厌其烦的一幕还在持续上演。

    跨越几个省,只为了回到你的身边。

    “你是不是还想带着我的心到处跑?我等你这么久,你又要走吗?”李斯羽的语气软下来。

    “放心,都平安。”

    得到大家感激的目光,也因此在村子一下成名。

    “你看吧!都是些没用的东西,是我的。”火渔吸了吸鼻子。“对不起,你的二十万我用了,但是我会还给你的,还有,你的钥匙我放在了桌子上,对不起,房租也一直没有给你,我会尽快还给你的。”火渔越说越觉得难受,眼泪啪嗒一声掉在地面上。

    原来这些天她都会到这里来等她,火渔更加的感动了。

    “房租我也会给你的!”

    可是等了半天里面却还是没有一点动静,随后是柳柳的痛喊声,外面人的心又跟着揪紧了。

    长达五十个小时的路程,飞奔回你的身边。

    (全书完)

    “她都要生了,还这么任性?她人在哪里?”火渔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原以为都留在了这里,才发现,原来在这里的也已经都是些老旧的回忆,这些东西还有什么必要带走。

    “又想跑?”

    三个人对望一眼。

    “嗯。”

    到达长沙的时候,火渔的心几乎要跳出胸口,阔别长达八个月之久的长沙,她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腔调,熟悉的阳光,熟悉的空气,就连皮肤也在呼唤着这样的熟悉感。

    她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哭,可是眼泪就是那么不听使唤,哪怕是经过了八个月的修炼,她永远还是从前的那个她。

    临走时候公寓的钥匙也一并带走了,她想,是时候去取回她的东西了。

    “你也是,早些回去吧!你出来的够久了。”不知道他发生过什么事,但直觉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两人紧紧抱紧对方,谁都不想放开。

    “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柳柳在长沙,她知道你要回来,早几天就到长沙了。”谷黎才想起这回事,激动的说道。

    找到林芝县教育机构,这笔钱就顺利的划为了学校的专笔款项,作为公众款,每一笔的去向都将做出明了的说明。

    “你喜欢女孩还是男孩?”火渔找点话来分散两人的紧张感,她心里一直希望是一个女宝宝,没办法,就是偏爱。

    “我要看看,是不是带走了我的东西。”李斯羽的表情很淡。

    “嗯,回来了。”火渔僵硬着表情,眼睛很难受,还是扯扯嘴角回应他。

    护士抱着婴儿出来。

    “你答应了啊!可不许反悔。”李斯羽耍起了赖皮。

    “好了,那就生女儿吧!”

    “是不是很想我?”

    早知如此,她不应该自作主张把李斯羽的钱捐出去,而现在,她是背负着一身债吗?

    “很想吧?”

    “小渔!”听到这一声熟悉的喊声。

    握着她的手,也是一阵欣喜不已。

    只见他双手也是狠狠的紧握,来回不断地搓。

    “好!”

    世界就是这样出人意料。

    担心,不安,焦灼。

    “那,男宝宝是我干儿子。”谷黎也不落后。

    “柳柳说,你最近几天会回来,所以我就来了!你还真是忍心,一走就是这么久不回来!”谷黎抱怨,也是一阵唏嘘。

    “维瀚呢?你们结婚了?太意外了,啊哈哈,你们都结婚了!”火渔兴奋的手舞足蹈,早有人已经把她的行李拿上了车。

    “你打算去哪里?”李斯羽靠着车子,似乎早有预料。

    她就真的狠心一走八个月,整整八个月一通电话都不打给他,本想恶狠狠的惩罚她,见到她受伤的表情,也证实了她心中自己的分量时,就再也狠不下心。

    “好!”

    “嗯?”火渔有些没明白,抽噎着。

    火渔惊讶的抬起头,看到了李斯羽。

    “老婆,我们生儿子还是女儿?”某人无视。

    车子发动,火渔就像初来的时候的那样,支教也是一时兴起,但以为自己要失去生命的时候才突然间明白,那些对自己来说比生命还重要的事,她的脑子里全部都是李斯羽,只是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他。

    钥匙放在桌子上,然后关门离去。

    “我老婆怎么样?”苏博很是紧张里面的柳柳。

    谁又会是个完全没有故事的人呢。

    再也忍不住大声痛哭起来。

    柳赞龙在携妻旅行正去深圳的路上,却不料柳柳却跑到了长沙,而他们也已经做了外公外婆。

本站推荐:赘婿美人不我期御宠医妃枷锁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老婆爱上我逮捕小逃妻:狼性总裁请温柔我身上有条龙美人劫一不小心嫁了总裁

时光的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午夜阳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午夜阳光并收藏时光的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