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文学 > 邪恶总裁的爱妻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大结局

第三百九十九章 大结局

推荐阅读:红楼梦夜的命名术全职艺术家斗破苍穹魔道祖师赘婿浅阳最强狂兵最强狂兵叶辰萧初然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邪恶总裁的爱妻最新章节!

    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很清楚,确实不如从前了,但是,这样的事情,他却并不希望田菲菲知道。

    “哦,你是说刘先生啊?他刚才被推进急救室了,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你可以到……”

    “……”

    “饮食要清淡,同时还要注意营养……”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两个孩子正来卧室叫田菲菲去吃晚餐。

    刘念晨扁了扁嘴,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这样,“妈妈,晨晨做错什么了吗……”

    在欧阳明晨大肆开荤时,我们的小俞童靴因为赌输了,也正在被叶某人狠狠的惩罚……

    “怎么了?”

    他,做不到……

    “不放,放开你就该跑了!”将某人压在自己的身下,欧阳明晨毫不犹豫的开始施展身手。

    “可是,是晨晨邀请他一起去吃的啊,为什么妈妈要骂坏蛋叔叔呢?”

    “嗯,好,你怎么说,就怎么做!”欧阳明晨很乖巧的应声,灼热的视线好似牛皮一样,紧紧的黏在她身上。

    听到医生冗长的唠叨之后,田菲菲的一颗心总算是落地了。

    田菲菲迟疑的扫了两个小家伙一眼,最终没有说什么,想到还要去见杨蝶,便也不再追究了。

    “妈妈,爸爸都已经这样子了,你就算在他面前说句实话又会怎么样呢?就当做让他安心,不行吗?”

    “这……”看着儿子期待的眼神,田菲菲却迟迟说不拒绝的话来,“妈妈只是……”

    不怕刘氏和老宅被自己卖掉,她就不信他还能不要两个孩子。

    “我……”她根本没有逃避好不好!

    “我知道了,我马上和他去医院。”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吃药的时间一到,田菲菲准时准点的喊道。

    “好。刘念晨,走了,我们下去吃饭了!”

    “唔……我们的婚姻关系、已、已经不存在了!”

    “唔,欧阳明晨,你这是在耍流氓……”

    她有什么资格责怪儿子?是自己的行为从一开始就在误导他了,轩轩也只是在维护自己罢了!

    两个人在卧室里悉悉率率很久,才脸色沉重的走了出来。

    “晨晨没有做错事,做错事情的是我!”欧阳明晨紧跟着说道,那么大声的吼自己,应该是自己错了吧!

    “只是什么?”刘振轩急急地追问,小脸上满满的都是期待,眸中更是闪烁着点点的星光。

    “你想和我说什么?”

    “那好办,我跟你说……”

    “妈妈,妈妈,我要爸爸,呜呜,我要爸爸……”刘念晨按照约定发挥着自己催化剂的作用,抱着田菲菲的大腿不断的哭泣着。

    “……”

    “嗯……”

    欧阳明晨淡淡的说道,甚至还摆出了一副很小媳妇的模样,田菲菲看在眼中,更是一阵怒气。

    刘振轩微微抬眉,扫了妹妹一眼,再觑了一眼还在说话的双亲一眼,对妹妹招了招手,“刘念晨,你过来!”

    “刘念晨,我说了很多次了,那个人是我们的爸爸,不是什么坏蛋叔叔,你怎么就改不了口呢?”

    “这……”田菲菲为难的看了一眼手术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现在都已经不在了,说这种事情,是不是不太合适了?

    “那为什么妈妈不能和爸爸再在一起呢?”

    “刘、振、轩!”田菲菲一字一句的唤着儿子的名字,甚至扬起了巴掌,可是却还是没能舍得打下去手。

    虽然这个坏蛋叔叔以前对自己和哥哥都不怎么好,但是看他在医院照顾自己的表现也还算不错,就勉勉强强的先让他做候补吧!等以后,有了更好的人选再把他开除!

    田菲菲依偎在他的怀中,如果她抬头,一定会看见在他眸中隐含的点点泪光……

    看来,春天真的来了!

    老婆一声吼,欧阳明晨哪里还敢有意见,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手还没有拿到药片,就被田菲菲一掌拍了下去。

    “如果他不是我们的爸爸,为什么妈妈还要一直照顾他呢?”

    “妈妈你为什么不和爸爸在一起呢?是不是妈妈你不喜欢爸爸了?就像电视里的阿姨一样,喜欢上了更有钱的男人,所以嫌弃爸爸了?”

    都说认真的女人很漂亮,虽然他一直都觉得菲菲是美丽的,却不曾想,认真时候的她,更有一番别样的魅力!

    护士看着远去的几道身影,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的人啊,性子倒是真的急啊。

    “裂开的伤口都已经进行重新缝合了,只要不再裂开就不会有事了!不过伤口有点感染的迹象,我已经给他注射了消炎药水,待会还会开一些消炎的药物和擦拭伤口的药,只要按时吃药、抹药,注意不要碰水、不要剧烈运动,就没有问题了!”

    “晨晨都看得出来她喜欢坏蛋叔叔了,为什么她不肯答应和坏蛋叔叔在一起了?坏蛋叔叔还救了晨晨呢!”

    “按理说一个星期伤口应该已经结痂长肉开始愈合了,可是刘先生的伤口依旧还是不断流血……我怀疑,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刘先生摘除了一个肾脏的原因!但是,具体的情况还是得去医院做了检查才能够知道!”

    “妈妈,那个男人,他陪在你身边的时间连两年都没有。而我在你的身边那么多年,不管你是开心还是伤心,我都陪着你的!我身上甚至还流着你的血液!你居然为了一个和你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男人打我,妈妈,你根本一点都不喜欢我!”

    “好了,轩轩,你带妹妹先去吃饭,妈妈马上下来!”

    下午的时候,他被两个孩子骗去了市中心的喷泉广场,结果等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看见田菲菲的人影,一回到医院就看见一群人手忙脚乱的,询问之后才知道“自己”竟然被推进了手术室!

    “你最好是真的没有这种打算。欧阳明晨,刘氏我会还给你,等你的病好了之后,我会对外宣布将刘氏转交给你,你要或不要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至于老宅,等我找到合适的住处,我会带着轩轩和晨晨搬走!”

    时间过去一个多月了,合适的肾源依旧没有出现,欧阳明晨每天在医院吃着不同的药物,身体也开始渐渐的有了起色。

    “欧阳明晨,你最好是乖乖的配合医生的治疗,否则,我就把刘氏卖了,欧阳家老宅也卖了!”

    “你……”田菲菲迟疑了一下,猛地掀开了手术台上的白布,上面哪里是人,根本就是一个人体模特!

    “呃,那些东西都是身外物,你高兴的话,那就卖吧!”

    “刘先生,你忘记了吗?你已经‘去世’五年了,你和我的婚姻关系早就已经不存在了。你和我之间的关系,顶多也只算是前任夫妻罢了!这栋宅子,是你欧阳家的!我没权利要,我也不会要!该还给你的,我一个都不会少。只是,请你,以后都不要再骚扰我和孩子们!”说完这话之后,没有给欧阳明晨再说话的机会,她很快便走出了卧室。

    “刘念晨,你烦不烦啊,有什么好哭的啊,那个男人又不是我们的爸爸!我们的爸爸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死掉了……”

    “医生,我先……刘先生他怎么样了?”

    “刘振轩,刘念晨!”

    “哈,哈,哈,妈妈,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我,我想起来我还有作业没做呢!明天周一了,我得赶紧去做作业了!”

    “田菲菲,两个孩子都已经耐不住性子,要撮合我们了,你还准备逃避到什么时候?”

    “这好办,我们明天就去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

    “嗯,是啊!”欧阳明晨还没有回神,只是被动的应声。

    “不,妈妈怎么可能会讨厌自己的孩子呢!”

    “啊,妈妈,我什么都不知道哦,这些事情都是哥哥教我的哦!啊,动画片的时间到了,妈妈,我先回去看动画片了哦!爸爸、妈妈、哥哥再见!”田菲菲低沉的声音才落下,刘念晨便自保的说道,小小的身子飞快朝外跑去。

    “自己洗手、吃药!”

    欧阳明晨沉默了,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凝睇着田菲菲,原来她还是知道了!

    “你最好是说到做到!”

    到急救室的时候,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急救室的门也是敞开的。

    “才不是耍流氓呢,我是在和我老婆亲亲,我们这是在培养感情……”微微一俯首,薄唇准确无误的覆上了她的。

    “妈妈,你居然为了那个坏男人要打我,你打啊,你打啊,你最好一巴掌打死我算了……”刘振轩大声的吼着,倔强的仰着小脸。

    “啊,对了,我想起来了!坏蛋叔叔,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晨晨才会害你挨骂的……等你好了,晨晨让管家爷爷做一大锅的可乐鸡翅,补偿你,好不好?”

    阖上房门,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到了这个时候,她终究还是舍不得那个男人么……

    哥哥,原谅我吧,妈妈生气了,后果很严重,这个时候,自保最重要!

    “嗯,按照你说的办。”

    一提到“死”这个字,无疑就是触碰到了田菲菲的禁忌,她的眉迅速的拢在了一起,不悦的吼道,“欧阳明晨!”

    “欧阳明晨,你是病人,得听医生的!”田菲菲语重心长的道,担忧的扫了他一眼,继续追问,“医生,他这样的状况要怎么办才好?需不需要把肾脏补回来,或者是……”

    两个小家伙都跑掉了,只留下两个大人面面相觑,田菲菲睨了欧阳明晨一眼,尴尬的伫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他才不是我的爸爸,他要是我爸爸的话,为什么妈妈你不和他在一起?还那么讨厌他?这个人只是一个和爸爸长的像的混蛋罢了!我才不会承认他是我的爸爸!”刘振轩大声的吼道,脸上的表情异常的坚定。

    “嗯,好,我马上起来,和晨晨一块去吃晚餐!”

    “我要怎么做,你才愿意原谅我?”说到这里,欧阳明晨的语气愈发的多了几分悲戚,“是不是,真的只有我死了,你才会愿意正视这个问题!”

    “欧阳明晨,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手术之前没有告诉我?”田菲菲的紧皱着,脸上的表情疏离而又冰冷。她此刻的心情是极度复杂的,他的做法让她有点感动,也有点担心,同时也有气愤和不安……

    但是两个人相处的模式却和夫妻没有什么两样,欧阳明晨对她的话言听计从,田菲菲也像妻子一样尽责的关心他,除却吃饭、上厕所这些时间段,基本都是寸步不离的待在病房中陪他的。

    “刘振轩,你在说什么呢?什么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他可是你的爸爸!”

    “喂,医生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从现在开始,你要住院开始治疗……”田菲菲收回自己的视线,语调别扭的说道。

    菲菲,到底我该怎么做,才能够挽回;到底我该怎么做,你才会再次相信我……

    两个小东西一前一后扑进了她的怀里,眼角更是闪着点点泪,一股不祥的预感顿时袭上心头。

    “欧阳明晨,你给我闭嘴,这里是医院,你是医生,没有你说话的权力!”田菲菲不耐烦的大声吼了一句,觑了他一眼之后,继续追问医生。

    差点脱口而出的亲昵称呼,很快被她止住。

    护士的话还没有说完,田菲菲已经以旋风般的速度拉着两个孩子离开了。

    两个孩子针对着欧阳明晨到底强壮不强壮的事情,开始了一场漫长的辩论赛。当辩论赛结束之后,医生也从卧室里出来了。

    “那你就等到明天再开荤吧!”挣扎间,她身上的浴袍已经被解开,某人的手已经很不老实的滑进去了。

    “负责手术的医生说我女儿体质太弱,医学上标准的骨髓量,不足以救回我女儿。”

    “咦,坏蛋叔叔,你醒啦?你是不是也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啊?”

    田菲菲一颗心紧紧的悬在了半空之中,她不安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偌大的急救室里只有仪器滴答滴答运转的声音,手术台上躺着一个被白布蒙住的人……

    “菲菲……”

    见到先生和太太亲密的手牵手回家,管家高兴的落泪了,先生终于追回了太太,这个家终于又开始像一个家了!

    刘振轩比起刘念晨就要冷静的多了,他的心中已经渐渐的清楚所有的事情,对欧阳明晨的恨意也在接触和欧阳明晨不断的关心之中渐渐的消失了。只是,他的个性使然,不可能会对欧阳明晨做出太过亲密的事情。

    两个孩子都走了之后,卧室里陷入了一片沉寂中,田菲菲冷着一张脸,没有开口。

    至少,她还在身边……

    “那个,没事的话,我也走了!”

    喵呜喵呜……

    “咦?坏蛋叔叔,你做错什么了?”

    “停!”田菲菲急急地比了一个停的手势,“晨晨,轩轩,不管你们听到了什么,或者对他有多么的不满!但是有件事情,你们一定要记住了,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事情,他再坏也是你们的爸爸,这辈子都是!”

    刘念晨凑到哥哥的耳边,听着他小声的嘀咕,不断的点着小脑袋。

    因为身份的缘故,一系列的检查做的很快,即便是检验单子也没有等候太长的时间。

    “这里是你家,你还想要搬到哪里去?”欧阳明晨低沉的开口,紧皱的眉头里写满了不悦。

    “医生,这样的状况,应该怎么处理和补救?”一直在旁边没有开口的田菲菲急急地开口追问,清亮的眸中满是担忧。

    “刘先生,在换髓手术的时候,你是不是让医生抽取了过量的骨髓?”

    田菲菲的手僵硬的垂在空中,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第一次,她在儿子的面前,感受到了真正的尴尬。

    在一个多月时间的相处里,两个小家伙已经渐渐改变了对欧阳明晨的看法。

    “……”田菲菲微微皱着眉,看着一双儿女在自己的眼前说他们父亲的坏话,心中百味俱杂。

    “田小姐,我建议你,还是带着刘先生去医院进行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吧!”

    他激动的叫着她的名字,抬手想要将她拥进怀里,却被田菲菲轻轻巧巧的躲过了。

    “妈妈没有喜欢别的男人!”她若是可以那么轻易的就喜欢上别的男人的话,现在的自己也就不会那么的难过了。

    “哥哥,你又忽悠我!明明是你说的,他很强!和几个人打架眉毛眨都不眨,就把人家撂倒了!你又骗我……”

    “唔,你就问人家吃了嘛,省的人家再跑一次了嘛!而且,还可以省水哦,你说那非洲的孩子多么可怜啊,我们省下来洗手的水都可以够人家喝半年的呢!”

    “因为他不仅不懂得拒绝,甚至还试图起床!刘念晨,你忘记了吗?医生叔叔走的时候特地交代了,他要卧床静养一周才可以下床的!”

    一路上,不管田菲菲说什么,欧阳明晨都只是答应。

    “喂,刘念晨,你哪只眼睛看见他很强壮了?受点小伤,就晕倒的人,强壮个屁啊!”

    一道门,隔开了两个人的距离,似乎也隔开了两个人想要靠近的心!

    眸色一敛,田菲菲很快明白了儿子和女儿为什么如此异常了!

    夜色,已经变得深沉了,此时正是良辰美景的最好时刻……

    “上厕所要记得关门!”他一直刻意的应承,让她微微蹙眉,有点不悦。

    “那他都一个人打败了好几个人了,怎么还不强壮啊?”

    “嗯,你说什么……咳咳,这个……是肯定的!”

    如果说之前他的伤口裂开,她还可以假装不在乎,但是当听到医生这些话之后,她再也无法淡定了。

    “没什么,我只是在问妹妹,待会要去哪里玩!”

    “刘念晨,你的智商又开始倒退了吗?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他是病人,病人!病人吃的东西应该清淡,清淡,你懂不懂?可乐鸡翅是什么东西?既不利于消化,又没有营养……”

    时间过去一周,医生带着助手来进行复查。

    “刘振轩!”田菲菲的声音微微上扬了几分,甚至带着一丝严厉的味道。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我说的是真的!”

    “唔,洗手好麻烦的,不如就你问我吃了吧!”欧阳明晨死乞白赖的说道,更是朝着田菲菲张开了嘴。

    “好,都听你的!”

    虽然她唠唠叨叨的话语很多,甚至有些话说的有些刻薄。但是至少,他不用害怕她会突然不告而别,不用担心她半夜再被噩梦惊醒的时候,自己不在她的身边!

    此刻,在她的心中孩子是最重要的,只要自己不和她抢孩子,她的抵触应该不会那么强烈了吧!

    见妹妹说了那么多都没用,刘振轩只好亲自出马了。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啊,什么死不死的!你死了,你是解脱了,那我和孩子怎么办?你欠我们的怎么还啊?”

    “想想想,当然想了!”刘念晨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父爱,这一次欧阳明晨的出现,弥补了前几年的空洞,也让她开始变得不知足,想要这个爸爸一直一直的留在自己的身边。

    “菲菲,我真的没事的……”

    “哥哥,你说妈妈这样,是不是就是人家常说的那个什么什么娇啊?”

    “吃了药再去装!”田菲菲的声音虽然低,却不容拒绝。

    “刘振轩,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任何停留,田菲菲立刻吩咐管家找来轮椅,不管欧阳明晨是不是愿意,硬是将他弄上了轮椅,然后送上车,开着车朝医院行进。

    顾不上两个小家伙,田菲菲拉住一个正在收拾东西的护士,急急地的追问,“护士小姐,请问之间病房的病人呢?”

    刘念晨眨巴着一双大眼,心中不停的在打着小算盘。

    讪讪的笑了几声之后,刘振轩趁着田菲菲一个不注意也溜了出去。

    “他到底出什么事了?”田菲菲有点急切的追问。

    “洗手、吃药!”

    “傲娇!”

    “欧阳明晨,你以为你不说话就算完事了吗?你不是一直都口若悬河吗?我在问你话,你干嘛不说话?”欧阳明晨的沉默让她心中的怒火更甚,口气也越来越差,“欧阳明晨,你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感激你了吗?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顶多就足够弥补你对晨晨的亏欠罢了!你若是想倚仗这事情带走轩轩或者晨晨,我告诉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是的,轩轩,妈妈,没有那个意思,我,我只是……”田菲菲急急地收回手,尴尬的想要开口解释,却发现自己竟然在儿子的面前词穷了。

    得到医生的首肯,一家人很快便搬回了家。

    “……”

    “你都已经不在乎我的死活了,我……”到了嘴边的话猛地顿住,他惊愕的转过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那为什么妈妈要打哥哥呢?是因为哥哥说了爸爸的坏话吗?”

    “菲菲,没事的,医生不过是夸大其词罢了!没那么严重的。”欧阳明晨拉拉她的手,轻柔的道,虽然他很想看见她在乎自己、为自己着急的模样,但是却不是在这个时候。

    “是不是,你真的不打算原谅我了?”欧阳明晨的语气有点沉重。

    “妈妈只是还没有原谅爸爸做的错事罢了!”一道突兀的声音忽地响起,打断了几个人的对话。

    莫名的,看着两张小脸蛋,她竟然有了一种被设计的感觉。可是,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多想,因为接二连三的问题已经一个个向她砸来了。

    “……先进行别的治疗,顺便等待合适的肾源……”

    等到医生唠叨完一大堆之后,田菲菲才将视线重新转移到欧阳明晨的身上,察觉到他投射的炙热的目光,田菲菲的心猛地打了一个颤抖,心弦似乎被什么拨动了!

    “我没有这个打算……”

    田菲菲假装没有感受到他的视线,看向前方,推着轮椅朝已经安排好的病房走去。

    入院之后的欧阳明晨,俨然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妻奴”,虽然田菲菲似乎还没有原谅他,也没有答应和他在一起。

    而这头,两个小家伙小脑袋凑在一起,正在嘀咕着什么。

    医生的话似乎吓到了田菲菲,她定定的站在原地,许久没有说话。

    医生了然的点点头,为了自己的女儿嘛,多少都是愿意自己多牺牲一点的。

    欧阳明晨有点受宠若惊,也顾不上自己的身子,马上便要起床!

    屋子里的一大三小,都被田菲菲突然的严肃给吓了一跳。

    等到田菲菲再回来的时候,病房里却一片混乱,而本该在病房里休息的欧阳明晨已经不见了身影,只有两个小家伙傻傻的呆在病房里。

    “就是由于你一次性抽髓过多,所以才会导致现在的免疫力下降,造血功能减弱,这才导致了你现在体弱的身体状况。”

    “田小姐,田小姐?”

    “喂,欧阳明晨……”田菲菲挣扎了几下,却逃脱不了他的桎梏,或者该说是她自己也不愿意逃脱……

    “欧阳明晨,你给我躺好!”一道低沉清脆的声音猛然响起。

    “妈妈,你不用担心他!不是有句古语叫做,‘祸害遗千年’吗?像他这样的人,阎王老爷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收走他的!而且,不过就是伤口缝合罢了,脑袋被枪打了,他都没事。这种小伤,他能出什么事情啊?”

    “呃,好,谢谢晨晨!”欧阳明晨扯扯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天知道,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甜腻腻的餐点了!

    “老婆,你知道吗?多少个夜里,我都想这样将你抱在我的怀里。特别是当你被那噩梦纠缠的时候……可是,我却不能那么做,我怕自己再亲近会伤害你,会让你再一次的想起那些可怕的回忆!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

    医生走后,欧阳明晨一直在沉睡,不知道是药物的原因,还是真的疲劳了。

    还好,他没事!

    “妈妈,你是不是在担心坏蛋叔叔?”

    房门里,欧阳明晨倚在床头,沉重的垂下了眼睑。他忘记了,菲菲是怎么固执和倔强的一个女人,自己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她的心恐怕早已经破碎的不能再次修复了,他有什么理由相信她会再一次原谅自己?他有什么资格让她再次回到自己的身边?

    果然,欧阳明晨的脸色顿时变了,“好的,一切都听从你的安排,我一定配合医生的治疗!”

    医生在看过检验单子,细细做了一番研究之后,最后下了定论。

    住院观察了一个月之后,欧阳明晨的身体虽然还没有恢复到从前的模样,却已经生龙活虎的了!

    一道颀长的身影走进了手术室,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本应该躺在手术台上的欧阳明晨!

    她虽然没有哥哥那么聪明,别的事情或许不怎么清楚,但是有件事情她却很清楚,一个女人一定要有一个男人在身边保护,否则就会被别人欺负,就像珍珍阿姨身边有王捡叔叔,杨蝶阿姨身边有欧阳星叔叔一样……

    “医生,他、没事吧!”看了一眼医生的脸色,田菲菲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等我把这个零件装上去,马上就来!”坐在另外一张床上的欧阳明晨,正在替儿子捣鼓一架被拆散了架遥控飞机。

    “为什么他和我们的爸爸那么像呢?”

    “……”田菲菲皱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女儿的问题。

    “对啊,对啊,妈妈,你不要担心了,坏蛋叔叔一定活很长时间的!虽然晨晨不喜欢他,但是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妈妈,很强壮的。韩叔叔不在这里了,他还得代替韩叔叔保护妈妈呢!”

    感受着她的体温,发丝间独特的香味充斥在他的鼻尖,直到这一刻,欧阳明晨才真正的觉得,自己整个人是完整的了,没有残缺的……

    夜色正美好,弯月在天空静谧的散发着它的魅力,一只小猫在夜色中直叫唤着。

    “没有,晨晨没有做错什么!”看见女儿扁嘴,田菲菲急急地开口安慰。

    被质问的人依旧保持着沉默,稍微恢复了一点血色的俊脸依旧苍白的如一张白纸!

    “唔,好吧……”

    “晨晨的换肾手术,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去洗了手,再吃药!”

    “妈妈……”

    “妈妈,你干嘛要吼我?难道我说错了吗?这个男人那么坏,让你伤心,让你难过,还伤害妹妹!这样的男人根本就是个大坏蛋,像他这样的人,就该早点死掉才好……”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在安娜和韩林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合适的肾源,医生对欧阳明晨的身体进行检查后,很快安排了手术。

    可是,真的要放弃吗?

    “不过体质弱了点罢了,等身体好了,以后多锻炼锻炼,补充补充营养就是了!”欧阳明晨轻描淡写的说道,似乎医生说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自己。

    “你要是敢偷偷跑出医院,不治疗,我就让你的儿子女儿这辈子都不认你,而且,我还要带他们离开这里,让你这辈子都找不到他们!”田菲菲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

    简单的嘱咐了几句之后,田菲菲便出门了。

    一到手术室门口便听到两个小家伙在追问田菲菲,本来想要直接进去的脚步硬是生生的顿住了,直到刘振轩不断追问的时候,他才终于忍不住开口替她解围!

    “坏蛋叔叔,你赶紧起床去吃饭吧!管家爷爷今天亲自下厨,做了晨晨最喜欢的可乐鸡翅哦,你和晨晨一起去吃吧!”

    “混蛋,你放开我!”

    “妈妈,那个人难道真的不是我们的爸爸吗?”

    “欧阳明晨,该吃药了!”

    “哎哟,你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啦,你说爸爸和妈妈到底会不会和好啊?他们这样子,晨晨看的好着急哦!我好想有个爸爸和我一起玩!”很为难扁了扁嘴,看上去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妈妈,你真的讨厌哥哥吗?”另外一道稚嫩的声音柔柔的响起。

    田菲菲冷着嗓子再说了一遍,欧阳明晨没辙,只好走进洗手间去乖乖的洗手了……

    一家人愉快的吃了一顿晚餐,甚至还开车到喷泉广场去游玩了一番,回家后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欧阳明晨率先打破了沉默,这样的架势,她是有事要和自己说的吧!

    医生在不断唠叨着注意事项和补救手段,欧阳明晨很听话的没有再开口,只是静静的凝视着田菲菲的侧面。

    刘念晨难得对她露出笑脸,甚至还有邀请她一起吃晚餐。

    “哦,原来你有在听我说话啊!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把我刚才说的再重复一遍!”

    刘念晨是彻底的诚服了,叔叔长叔叔短的叫唤着,更是像个小尾巴一样成天跟在他的身后。

    ……

    “刘先生,请你不要小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如果发展的不好的话,你很有可能会提前衰老,甚至,还有可能会导致其他器脏功能的衰竭!”

    “刘念晨,你居然出卖我!”在后面来不及逃走,被母亲死死盯着的刘振轩大声的嚎叫着。

    “喂,你们两个家伙在嘀咕什么呢?”

    “老婆,就让我这么抱你一会……一会就好……”低沉的声音竟然带着一丝淡淡的沙哑。

    “我对我自己的老婆动手动脚的,有什么不对的吗?”语毕,不管田菲菲是不是愿意,硬是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轩轩,晨晨……”

    “刘振轩!”

    她心里很清楚,他这样做是在刻意讨好自己,但是,只要一想到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不重视,她的心中便起来了一把无名火,恨不得好好的教训他一顿才好,甚至连要和他保持距离的原则都丢在了一边。

    (全书完)

    “一切听从……你的吩咐!”到了嘴边的“老婆大人”生生的转成了“你”,欧阳明晨的心中有一抹无奈,但是眼前这样的进展也未必不是好事。

    “咳咳,这种事情,有你一个人记住就好了,我只要乖乖的听从你的安排就行了!”

    “妈妈……”

    “你想不想让爸爸和妈妈和好?”

    虽然代价似乎有点大,但是,她值得——

本站推荐:赘婿美人不我期御宠医妃枷锁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老婆爱上我逮捕小逃妻:狼性总裁请温柔我身上有条龙美人劫一不小心嫁了总裁

邪恶总裁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北天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天月并收藏邪恶总裁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