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文学 > 再活一世之悠闲的生活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大结局

第五百一十八章 大结局

推荐阅读:红楼梦夜的命名术全职艺术家斗破苍穹魔道祖师赘婿浅阳最强狂兵最强狂兵叶辰萧初然

555文学 www.555wx.com,最快更新再活一世之悠闲的生活最新章节!

    小雅没有灵根,这一点小鸥早就知道。而且当年的事情彻底的毁了她的身,就算自己有逆天药物能帮她伐毛洗髓,修为也最多就是炼气顶峰,连筑基都没太大的可能性完成。

    同样的,小燕年岁也大了,她和展楚雄一样也是无灵根之人,虽然可以用药改变体质,但最终的结果也不会很好,但是不让他们试试想必不甘心。

    因为疗养别院不接受太早的预定,为了能及时打探开订的时间,那些富豪们不惜花高价让手下的人入住桃花岛国际大酒店的豪华房。

    这些年,柯家的许多事情暗地里都是司马明柏在处理,柯小鸥这个甩手掌柜重生后的命可不是一般的好。

    这些人里,天资最好的除了自家的三个娃以外,就只有张青这个忻娘了。

    展父展母到是可以带着孩子上岛。可那样的话。身为父母的他们一年之中难得有空能看到孩子,再有了,桃花岛小学如今还没法开课。而明年圳圳就要上小学了,诸如此类的各种原因使得两夫妻不得已而放弃最初的打算。

    小雅犹豫着走上了台,五分钟后测灵球没有任何反应,她下台时的神情根本看不出来是庆幸还是失望。

    展楚鹏刚过四十,正当壮年,他所教授的学科在以后的社会中那是越来越重要的,再加上他被评为教授正职也不过才几年,让他放弃大学的育人生涯来这桃花岛,那真正是大材小用了。

    让它十年不得离开岛,那就表明了这十年它无法再去吃各地的美食,那不是和要了它的命没什么区别嘛……

    果然,鸥妈看到它这付德形就想替它求情了。

    “我可以的。”柯小莉的脸上的神情此刻是坚定不移的。

    而柯小鸥的三个孩子从大到小,分别是水木双根,冰灵根,和纯火天灵根,却没有一个继承了柯小鸥的五行灵根。

    可是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小文不是一个四六不分的人,自家的情况三姐都没避开他,做为家中唯一的男孩,他如果不立得正一些的话,抹黑的不止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柯家。继而也会连累自己的三姐和三姐夫。

    “爸。妈。小文,小雅,过来啊,你们不过来怎么可以。”小莉也面露焦虑。

    春之源公司,鸥柏超市,包括后来开发的地产公司,小文都有股份,每年的收益比普通的人家省吃俭用上十年也不一定能攒得下来。

    在小鸥的带领下众人郑重其事的一同祭拜过天地。

    “老首长,您也是的,每回和孩子们玩总要耍赖,我老徐头会让着您,可是这些孩子们可较真了。”

    最让他们害怕的还是大金时不时的会炫耀一下它那金色的翅膀,展开来足有几丈之宽。

    从小到大。家里的几个姐姐里。他和小雅两人年岁相差近,所以在一起的时间最多,小时候因为他性格弱。小雅总帮着他,可是大了以后,做为弟弟,家中的小男子汉。不知不觉得也成长起来了。

    它可是大乘境界的修为啊。现场可是有好些凡人啊。小莉,展楚鹏,张晨曦。张倩,张云,包括鸥爸和鸥妈等等全都被它这一嗓子给吼的七窍出血,最严重的是小莉和展楚鹏的儿子圳圳。

    高、富、帅,这三个字用在小文身上那是再名符其实不过的了。

    小鸥正欲说时,却发现屋内的众人全都伸长了脖子支起了耳朵想一探究竟,这货起了逗弄别人的心思,故意轻风细雨般的摆了摆手道:“很普通的字号,没什么好说的。”

    以前小鸥是一点不担心小文会学坏,可是随着这家伙开始实习之后,说话,行为,动作都开始花哨起来了,为此,就在前不久,小鸥狠狠的提点了其一顿。

    环看四周,小鸥深深吸了一口气复又吐出,舒缓了一下心情方说道:“今天能到这里来的,都是我柯小鸥的亲朋好友,我柯小鸥是修仙之人,按理来说该不问红尘事务,可是我在这世上有着父母姐妹,还有丈夫和孩子,所以我要让我一下子斩断红尘专心修炼,我也是做不到的。而我接受的传承中,师祖命我光大宗门,广收弟子,振兴门派,所以我就假公济私一下,先把这个机会给与我最为亲密的你们,如果有愿意加入我清凉宗修仙门派的,你们可以站到右边来,待会我会统一给你们一个测试的机会。”

    对这点,小鸥并没有给他什么太多的建意,门下的弟子家人自会有人定期的关照,只要他们不是自己学坏,一生是注定衣食无忧的。

    柯小鸥说这话是一点夸张也没有的,当年她的灵魂不就被困在空间里百年不得出嘛……同样的,许三多被选中后,一心求仙的他将家中的房屋,还有几年攒下的钱全给了家中的妻子后,果断的妻子离了婚,彻底的斩断了自己的后路,为此他还向小鸥借了一大笔钱分别存在三个孩子名下。

    “本该白天就做的事情,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给延误到现在,所以大家都不要多想多浪费时间了,我这里有一个测灵球,你们每一个人到底有多少天赋,能不能加入门派测灵球会告诉你们。”

    推开院门往里走上五六分钟后,就能听到清脆的童声从里面传来。

    “首长这是夸咱家呢,这‘逸仙’原本是唐朝著名的诗人白居易用过的称谓,‘逸仙’和‘亦仙’谐音,好似神仙,却又超越神仙又有隐居的意思、很有隐居士的感觉、啧啧,这名字真好。”展楚雄几句话简短捷说的解释了一通。

    “爸,妈,你们怎么不过来。”小燕急切的呼唤着,而她的儿子圳圳还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的父母,他根本不懂什么是修仙,之所以站了队是因为他的两只手一左一右都被父母亲所牵着强行带过来的。

    五岁的圳圳个头与司马景鸿两兄弟相差不多,皮白肉嫩的幸伙童声脆脆的一声问让屋里的人笑得真欢快了。

    “嗷呜。”一声狮子吼穿破了云霄,得意的土豆在众人羡慕加恐惧的目光下忘乎所以的吼了一嗓子,这一下子闯下了大祸。

    “你。”柯小鸥和司马明柏都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根本来不及指责土豆上前就展开了急救。

    看似不重的处罚却是要了土豆的命一般,这货自有了装有灵玉的储物项圈之后就不再满足于空间那点东西了,整天的满地球的转悠,那些有名的美食坊可没少被这货偷盗。

    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让在场的人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只是一只畜生就让那么多人轻易的受伤吐血,做为这只畜生的主人,那得有多么逆天的本领才能收服住它。

    刚出现时土豆只比普通的京巴犬大一些,可当它看到那两只雕的身形时不甘落后了,膨胀……我膨胀……没一会功夫,这二货的身形比两只雕还要高了。

    只是那么轻轻的一扇,一阵狂风刮过让人根本无法直立。

    而那个皮特却不一样,皮特是水土金火四系杂灵根,如果功法得当,加上悟性好的话,突破筑基是肯定的。

    人们一个个神情严肃,就连四个年纪最小的娃娃也被家长们告诫不许嬉笑,否则严惩不贷。

    因为这个疗养别院与别的疗养院有所不同,在这里住的人很有可能得到加入桃花岛黑玉会员的机会,而黑玉会员则每隔五年可以享受到桃花岛的佛道宗门派来的佛医为他们诊查身体。黑玉会员一年也就只有两位。

    “三姐,能不能让皮特也来试一试。”小雅神情褴堪的问道,声音低的几乎听不清……

    小燕的儿子圳圳指着她是一边笑,一边说:“妈妈,三姨是尼姑,尼姑不是不能吃肉的吗?那三姨刚才还和我抢香辣大肠。”

    “就是啊,小雅你自己先试试,等你通过了再求三姐吧。”小文在一边微笑着说道。小雅的事情在他进了北京之后偶尔一次从一次公子哥们的聚会当中听到了,当时他都差点没把那几个在私底下说小雅坏话的人给暴打一顿。冷静下来后他用自己的力量查了一下,发现事情早已让三姐和三姐夫给摆平了这才好过一点。

    小莉拉过圳圳搂在怀里笑道:“你三姨可不是真尼姑,所以可以吃肉。”

    而低调并不代表生意萧条,别院的所有房间以及几十幢小别墅早在半个月前都已被订了出去。

    佛门讲究的是不杀生,不沾荤腥,做为俗人家弟子,虽然对这方面没有明显的忌口,但是在开宗立派这一重大的时刻,香案桌上如果摆上荤腥就有点太过份了。

    一过年。柯小文就实足十九周岁了,按浙江这边的规矩男孩子在虚岁满二十的时候是该大肆操办的,再不济也要通知一下要好的亲朋坐在一起吃顿酒席。

    也不知是不是这两年在外跑的多的缘故。柯小文的肤色不再似牛奶般白,而是趋向于小麦色,高大,英俊,帅气,再加上这小麦色的皮肤和不俗的装束,柯小文走到哪里现在都是相当耀眼的。其风头直追四九城里著名的“笑面狐狸”司马二少爷。

    张青也是变异的水灵根……

    “说嘛。”柯小雅也在起着哄,而鸥爸鸥妈却在一旁逗弄着几个外孙和外孙女。根本就没想参与姐妹几个的闹场。

    没等母亲开口,柯小鸥就发话了:“念你初次犯错,罚你看守桃花岛十年不得离开,你可认罚。”

    土豆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错,当下也不敢逃走。在两个主人救治伤重者时,它就去救那几个轻伤的。

    可以说还是这些孩子的从小的底子打的好。

    第一个急着上前的是展楚雄,他是被柯小燕推上前去的,按着小鸥的提示,他闭上了眼睛,试着用心去感受测灵球。

    小文的个头现在已直逼司马明柏,他的亲生父母个子本来就不低。嫡亲的两个哥哥个子不但高,还很魁梧。基因好,再加上后天营养好。从小到大可没少吃带有灵气的食物,现在的他与小时候那个精皮黑瘦的小子完全看不到一点相似的影子了。

    自从知道三姐和三姐夫包括三个小包子都非凡人之后,柯小文身上的鸭梨好大啊。

    青狮那可是文殊菩萨坐下神兽的子孙,虽然那只神兽是头腌货。可人家也有繁衍子嗣的渠道。何谓神兽,众人可以自相展开联想。

    “测试结果你们都看到了,灵根越好就代表以后能达到的境界就越高,可是天下无不劳而获的东西,修行也是一样,所以这些都是要在努力之后,我还是要说的那句话,修仙之人要耐得着寞,耐得茁苦,只要你们能受得起这份苦,我就会一直帮你们。”

    小燕那事就更多了,越加不可能放下那一大摊事情搬到桃花岛来了。

    话音刚落,水晶般的测灵球凭空出现在众人眼前。

    “小文,你真的考虑好了?”身穿着青色缁衣的柯小鸥长发挽成了一个髻并用一根玉簪卡在头顶,一直以来盘在左手手腕上的沉香木手串此时也被她抓在了手上。

    “真的?是什么,说来听听。我帮你参谋参谋。”展楚雄那双闪亮的如同钛合金般的黑眼珠子此刻不停的滴溜乱转着,难得撕去了教授的斯文外衣开起了八卦专栏。

    那正是柯小鸥的大姐夫展楚雄,人家可是出身书香世家正儿巴经的大学教授。

    纠缠不过,柯小鸥无奈的双手一摊,随后双手合实,身体微微有些前倾,“施主,贫尼法号无华,乃五台山清凉宗妙吉祥座下弟子,请问施主有何见教。”

    “我也是,我陪爸妈。”小文也握紧了拳头申明道。

    “啾啾。”两声尖锐的鸟鸣由远而近,突然出现的两只海雕堪比二层屋宇还要高,除了小鸥一家和鸥爸鸥妈保持着镇定以外,让其余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妈咪说,不,是掌门说的,修道之人就要讲究个率真,一切不可妄为,老爷爷,您耍赖,是修不成真仙的。”

    柯家年龄最小的柯小文看不惯三姐被其他几个姐姐欺侮,跳将出来说道:“谁没有个私密的事情啊,三姐不想说就别逼人家了嘛,三姐。我站在你这头,甭理她们几个。”

    人们都陷入了梦乡。

    “我想好了,以武入道也是一样的,家里这么一大摊子,我要也入了宗派,大姐和二姐就太累了,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这份责任我不能逃避的。”

    小鸥是起名白痴,这一点她非常清楚。

    一嗓子幸伙连血都没来得及吐出来就晕了过去。

    不过这货也厉害,每每吃过的东西,他很快就能将做法给学回来。

    除了柯小鸥的一家五口之外,还有鸥爸鸥妈,小燕一家三口,小莉。小雅,小文,以及张晨曦一家四口。余下的五人正是柯小鸥在海岛训练基地收下的五名弟子,老和尚普济和他的跟班慧净和尚。

    “傻孩子,那是你三姨,是长辈,妈妈不是和你说过的,用手指着人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小燕强忍住了笑板起了脸一巴掌打下了儿子举起的手。

    为了自家妹子的幸福,小鸥再一次做了恶人,自私了一回。

    “圳圳,来。听三姨的,用两只手捧着这只漂亮的球球,闭上眼睛。用心去看,去想。”在小鸥的指导下。小燕的儿子展飞登场了。

    不远处的葡萄架下摆着一张摇摇乐椅,一个秃着顶飘着银色长髯的老者手捧着一个紫砂壶美美的啄了一口笑道。

    鸥爸和鸥妈这老俩口会心的对视了一眼。老俩口将手搭在了一起,鸥爸柯大林笑着说道:“我和你妈这辈子有老三这个丫头,有你们这一群孝顺懂事的孩子已是天大的福气,这天底下再也没有比我们更幸运的人了。所以修仙这事啊,还得你们年轻人有那个恒心。我和你妈啊就不参与了。”

    柯小文穿着米色的对襟改良式唐装,精致的盘扣是黑色丝绒盘成金线缝制的,脚下也是一双黑色斜纹布制做的老布鞋。

    柯小鸥当然没有忽略掉自己妹妹的纠结的神情。

    “老爷爷,您又再耍赖了,再移我的棋子,霖霖下次就不来和您玩了。”只见一个看似七八岁的男孩正撅着嘴将棋盘上被移开的地雷放了回去。

    司马恒宇搬走的十几坛空间佳酿最终被老长给强行分了一半走,不过人家也没白拿,大笔一挥留下了几个浑厚有劲,笔感丰富充满了深意的几个大字,让人送了过来。

    它来到小鸥收下的五个弟子中最弱的那个周宁身边。周宁因为修为一直没有涨进被下放到护卫队了。

    “呵呵,你还没正式嫁给皮特呢,就这样急着替他说话。后面还有好几个人要测试,别浪费时间了。”小鸥没说同意,也没有彻底的拒绝。

    所以供桌上除了香炉以外,摆放的三牲祭品都是用面粉捏制。

    救治完了众人,土豆耷拉了个脑袋走到柯小鸥面前口吐人言:“我又犯错了,请主人责罚。”清脆的声音晃若幼稚的儿童,楚楚可怜的神情又超萌。

    在桃花岛疗养别院的西南方向,有一个绿荫围绕着的四合院,四合院占地约有五亩,院内繁花似锦,一派生机勃勃。

    她的话还没说完,人群中已开始涌动,再定眼一看,除了小文。鸥爸和鸥妈和小雅以外,所有的人都站到了右手边。

    然在月芽山的半山腰的广场上。每隔五米一根的巨大灯柱顶端都摆着一盏太阳能灯,将空旷无寂的大理石垒砌而成的广场上照如白昼。

    “是爷爷眼花了,霖霖不气啊,下周再来陪爷爷玩。”老人此时哪还有那跺跺脚地球都会为之一颤的威严。

    小燕和展楚雄非常喜欢桃花岛上的环境,又看到小鸥的三个孩子个个异常聪明伶俐,小俩口就起了心思。想把孩子送到岛上放到小鸥身边来带。

    听到这里,柯小鸥忍不住的插了句嘴,“大姐夫,字号我早就有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对外宣称。”

    虽然小文现在的修为已达到了先天后期,可是他放在这上面的精力真的不太多,他奉信的是随遇而安,一切靠境遇,不强求,该来的则来。

    同样的,五分钟后,小燕也是怀揣着希望上台,却抱着失望下了台,夫妻俩相互看了看,眼神里全是苦笑。

    身为凡人的他们此刻再次面对柯小鸥,看着她的目光不再只是亲情,更多的是意味深远。

    小鸥得知这个消息时也愣了很久,司马明柏则是欣慰的笑了。

    可他的话到这并没有结束,“有了老首长的题字,咱家小鸥以后对外就可以称为‘逸仙’居士了……对了,国父孙中山本名就是孙逸仙呢。”

    柯小鸥本来就是一个取名白痴,别看她读了这么多书,偏偏对中国的古典文学不是那么感冒,可即使是这样,“逸仙”二字她也能说道出个一二来。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后,展楚雄灰败着退下了台,看着妻子走上台,他忐忑不安。

    知道小燕怀孕后,小鸥就定时给她送去保健药品,偶尔还借着按摩的名义用灵气替自家姐姐疏通身体的筋络,以至于能容纳更多的灵气保养胎儿。也正因为这样,展飞在娘胎里就已经不一样了,加上灵药的作用,他的根骨相当的纯净,是先天的土木双灵根。

    “没错,这两只雕是我养的,一只叫大金,另一只叫二白,还有这个它叫土豆。是我的坐骑。”柯小鸥的手一挥,青狮土豆出现在众人面前。

    台上只站了柯小鸥一人和一个负责事务的傀儡人,就连司马明柏也不例外的站在了台下。

    不愿意?土豆知道主人说出的话那就是一口唾沫吐在地上,绝没收回的道理,更何况它今天闯下的可是大祸,受伤的这些,都是和主人有着相当密切关系的亲人。

    “孽畜,休得胡闹。”小鸥轻声一斥,大金忙收起了翅膀耷拉下了脑袋,普济老和尚此刻明白过来了,上前一步正欲开口。

    “小雅,轮到你了,试一下吧,也许结果会让你做出决定。”

    夜深了……

    海风呼啸着刮过面掀起了一阵又一阵汹涌澎湃的浪涛,整个桃花岛上除了风声以外,只有那偶尔传来的犬吠与虫鸣声。

    “明柏,老首长这是给我们的庄园取的名?你给我们说说,这‘逸仙’二字是如何理解的。”柯小燕趴在桌案上,双手托举着下巴疑惑道。

    (全书完)

    这货在装可怜,幻想着骗取众人的同情,更幻想着能博得老主人鸥妈的帮助求情。

    为此,小文|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就是舍弃了自己最爱的汽修专业,改读了金融和工商管理。他这样做,那是想给自家三姐减轻负担呢。

    宁可妹子修为高一些,自己再帮衬上一点,两人活个百十来岁还是没问题的。当然这要在两人感情好的基础上。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柯家的每一个人都养成了穿布鞋的习惯,连带着与柯小鸥要好的几个朋友也爱上那份穿在脚底踏踏实实的感觉。也因此柯家成了老北京鞋庄的一大主顾,每年大大小小不同尺码的手工布鞋要订制近千双。

    小雅带回来了皮特,小文是盘根究底了好长时间。差一点就连皮特的祖宗十八代都被他给挖出来了这才放下了心。

    “逸仙山庄烜”柯小鸥苦笑的看着条幅与丈夫两人是面面相觑。

    周宁这货被狮子吼给震伤了,土豆救治他没用药材,而是从自己犬嘴里吐出了一个唾液吐进了对方的嘴里。虽然恶心的很,但是这个家伙却是因祸得了福。

    广场中央站在一群人。

    再接下来是小莉,当红黄青三色光柱在测灵球上亮起时,虽然不是很明显,柯小莉只差没兴奋的跳将起来。

    有钱人最怕啥,那就是怕生病怕死啊,佛医为他们诊断,那绝对是手到病除。

    广场的靠西南方向的高台上摆着一张紫檀打造的香案。香案上还供着一个漆黑的香炉,炉中烟雾缭绕,阵阵清香从炉类散发至天空,同时让四圈的人闻之心醉。

    看着姐姐们站队,小雅的内心十分纠结。今晚的事,三姐特地嘱咐过不许她带男朋友皮特过来。如果她选择了修仙,就意味着她需要和皮特分手,可是皮特为了她已经放弃国籍加入了中国籍。她要是抛弃他那不是太残忍了。

    思前想后小雅她真的是万分矛盾。

    而他的对面,坐着的不正是那个在一年前去逝了的老人吗。

    三年后的春日,筹建了许久的桃花岛度假疗养别院终于开业了,与半年前轰轰烈烈开业的桃花岛国际大酒店相比,别院的开业相当的低调。

    神兽身上无一不是宝。唾液也是神兽身体里的精华分泌物之一,普通人用之无病强身健体,有病消百病,武者可以一步登好几个台阶,修道者则可以借此来一个小范围的伐毛洗髓。

    “恭喜你二姐,你是金土木三系伪灵根,虽然不是很好,但有你妹妹我在,不好的也能给你变好了,可是修仙的道路非常漫长,要能耐得着寞,守得出孤苦,你确定能坚持得了?”

    鸥妈在空间里养魂其间土豆陪她的时间最多,不仅如此,还时不时的做一些美味收买鸥妈。

    她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金色的喙象一把锋利的勾子,漂亮的羽毛油光鏳亮,堪似钢管的腿下巨大的脚爪仿佛能一下子撕开地面。

    她是再正经不过的了,却惹得屋内众人笑得是人仰马翻,连带四个小娃娃笑成了一团。

    每一个来过桃花岛的人,特别是入桃花岛国际大酒店的人,吃过桃花岛美食的,无一不是赞口不绝,也会发现一些困扰着他们身体毛病正在渐渐的好转,那些极品宴席的效果更筹上一层。

    可还没等她出言,旁边却有人等不及的卖弄起来了。

    “说嘛,你老姐我知道你肚里那点货。别不好意思。我们不会笑话你的。”柯小莉捉狭似的上前攀住了小鸥的肩膀。

    除了自家人穿的,还有一部份是送人的。

    小舅子长大了,他这做姐夫的身上的担子也能轻松多了。

本站推荐:赘婿美人不我期御宠医妃大理寺卿的宠妻日常枷锁老婆爱上我我身上有条龙一不小心嫁了总裁总裁在上我愿意

再活一世之悠闲的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55文学只为原作者沧海秋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海秋叶并收藏再活一世之悠闲的生活最新章节